登录注册|收藏本站99首页|新闻|展览|拍卖|收藏|专栏|特色|人物|书画|机构|出版|版画|招聘|上海站|成都站|English
信托探究:近期艺术品信托财产离奇丢失事件解读!
2019-02-15 13:21:26 来源:用益研究 

一、艺术品信托财产丢失要点回顾

艺术品信托财产离奇丢失的几个要点

2019年1月底,某大型信托公司的艺术品信托名下的艺术品丢失事件曝光。根据该信托公司的法庭陈述,可知,杨某在担任该信托公司执行经理期间,发生艺术品丢失事件,造成约200万元的损失。信托公司认为,被告在该项目管理过程中存在严重失职。

但吊诡的是,原告在公安机关未查明物品丢失的时间与原因,根据信托公司提交的现有证据,亦不能明确认定杨某在该项目中所应承担的具体职责范围,不能证明杨某与艺术品丢失之间存在关联性,且该项目组成员有三人,杨某不是主要负责人。

最终,信托公司解除了与杨某的劳动关系。

这起诉讼围绕的主要是艺术品丢失事件所引发的劳动关系纠纷。那么从这起丢失事件,是否可以看出当前艺术品信托存在的某些问题呢?

这起丢失事件有以下几个要点或者疑点:

(1)艺术品丢失事件离奇

信托计划中的艺术品,通过在银行租用保险箱的方式进行保管,在此过程中发生财产丢失事件,一直未能查明原因。

银行的保险箱业务有固定的流程,为何发生财产丢失,却一直未查找出原因?根据商业银行保险箱的管理规则,从保险箱中取出财产,需要账户所有人持本人身份证,进行验证密码的操作,随后在银行工作人员的陪同下,进行财物的取出。取出过程中,要通过名为“双人双锁”的两道流程。在保险箱外,亦有视频监控。在重重防备下,如何丢失,实在令人不解。

(2)个人名义保险箱保管公司财产有较大隐患

杨某作为负责该项目的小组成员、信托执行经理,最初是保险箱的开箱人之一,后期该信托计划的艺术品则以杨某个人名义租用保险箱进行保管。

公司业务所用保险柜竟然使用个人名义进行租用,与理不符。从这件事明显可以看出,低迷的状态导致低落的士气与草率的态度,草率的态度必然以得过且过的方式工作。信托公司在艺术品信托上没有赚头,才会对信托计划的后续管理采取放任自流的态度,由此出现使用个人名义租用的保险箱存放信托财产的现象,这样极易出现操作风险。例如,如果杨某想取出信托财产,可以不知会其他小组成员,也不需要上级领导审批。整个信托计划寄托于某人的私德之上。

(3)信托计划权责不明晰

信托计划小组成员有三人,包括单某、刘某和杨某,作为项目组的主要负责人,单某在艺术品丢失后自行离职。单某作为项目组的主要负责人,在艺术品丢失后自行离职,而并未被追究责任。这说明在信托计划最初的设计中,并没有很好地明确每个客户经理的职责。例如,如果出现了第2点中提到的操作风险,项目组的成员该分别承担何种责任,应该在计划成立之前就明确,而非在风险真正出现后,任由部分责任人自行离职。这一类的权责不明确的问题可能还存在很多,本次事件的可能只是问题的冰山一角。

(4)信托公司对于艺术品市场缺乏了解

信托计划以所募集资金根据投资顾问的建议进行象牙、玉器、寿山石、紫檀、端砚等古代稀缺性材质雕刻艺术品交易。

信托计划说明书中关于艺术品的信息缺乏准确性,象牙、寿山石、紫檀属于材料的范畴,而玉器是器物的范畴,端砚则是器物这个大类下的一个细分。这三类概念有较大的区别,不宜统称为“古代稀缺性材质雕刻艺术品”。

而且“古代稀缺性材质雕刻艺术品”这个概念也比较模糊,基本可以认定为生造。这个名词中的“古代”是指材质是古代的,还是只这个艺术品是古代的,不甚明确,比如玉石、寿山石和端砚石,都是史前时代由于地质变化形成的,而紫檀的生长周期也较长,最少也要100年才能成材,而且成材率低,有“十檀九空”、“节屈不直”和“粗不赢握”说法。这些材料本来就够“古”,那么就只能理解成这类艺术品是“古代”制作的。

但是,根据新闻报道,丢失的艺术品是现代艺术家完成的,那么这就不能称为“古代”艺术品。

此外,象牙贸易在全球已是臭名昭著,国务院办公厅2016年12月30日发布通知,宣布于2017年12月31日前全面停止商业性象牙加工销售活动。日前,国家林业局发出通知,要求对有关象牙加工单位和销售场所按照截止期限进行自查。交易现代艺术家创作的象牙制品在今后属于违法。

这点说明了信托公司对于艺术品市场没有基本的了解,可能一叶障目,只是关注了艺术品市场的暴利,在某些艺术品掮客构天花乱坠的游说下,就被忽悠进去了。而且,把“象牙”写进说明书,反映了信托公司对当今艺术市场舆论和国家政策把握不到位,随着环保意识的增强,象牙交易已经被全世界大多数国家抵制。

二、从公开数据看艺术品市场的现状

不少报道和研报对于艺术品市场还是抱有较大的希望。但是从目前掌握的公开数据来看,艺术品市场的前景并不乐观。信托公司贸然进入必然面临较大的风险。

(一)艺术品成交额和成交率长期低迷

\

总体上看,全国艺术品市场处于一个较为低迷的状态,2018年上半年春秋拍卖会的成交额为267亿元,比2017年后半年下降了1/3强,甚至不如2012年6月的281亿元。

除了2013年底和2017年底,成交额均处于增长停滞的状态。而且2017年底的爆发式增长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天价艺术品的带动作用,例如2017年12月17日,齐白石的画作《山水十二条屏》在北京保利秋拍中,以8.1亿元落槌,加佣金最终以9.315亿元的天价成交,不仅刷新了全球中国艺术品的拍卖纪录,而且成为第一件成交价超过一亿美元的中国艺术品。

(二)天价艺术品占有重要地位

据雅昌艺术网统计显示,2018年度国内上拍的中国艺术品成交价超过亿元的共计24件,其中14件诞生自香港拍场、大陆拍场10件。较之2017年度此价位拍品数量下降超过40%,并且集中在2亿元以下成交。

尽管天价艺术品的成交量较2017年有所下降,但是整个艺术品市场的成交额也出现约1/3的下降,天价艺术品在整个艺术市场中仍占有重要地位。

以2018年上半年为例,总成交额为267亿元,共有84630件艺术品成交,平均成交额为31.55万元。其中共有13件天价艺术品成交,通过港币汇率粗略估算,成交额合计约19.79亿元,占全国的7.41%。除开天价艺术品后,平均成交额降至29.22万元。由于极高值的存在,全国艺术品成交额的中位数可能更低。

而下半年还有11件艺术品拍出天价,全年天价艺术品成交额合计约39.74亿元,全年天价艺术品成交额占比可能会超过8%,这可在2018年底的数据披露后进行计算。

(三)油画和当代艺术品占比提高

\

从绝对值来看,油画及当代艺术,成交额在近6年间有较快的增长,2018年上半年,成交额为37.06亿元,比2012年6月,同比增长38%,也超过了近年来最高的成交额36.53亿元。说明油画及当代艺术的需求有所上升。

相比而言,中国书画和瓷器杂项虽然成交额较高,但是并未有较大幅度的增长,而奢侈品的增长则更不明显,甚至还有下降的趋势。

\

从占比上看,油画及当代艺术成交额的占比从2012年6月的9.5%上升到2018年6月的13.9%,增加4.4个百分点,在6年间的大多数时间超过了10%,整体处于上升的趋势。

(四)当代艺术品存在严重的泡沫

卢森堡大学的几位经济学教授分析了近36年来的逾百万场拍卖记录,认为全球艺术品市场已经过热,尤其是战后艺术、当代艺术领域的“泡沫”随时可能破灭。

上文讲到,油画及当代艺术成交额占比较高,而中国的油画除了20世纪初的部分作品外大多数可以归为当代艺术。

而在大多数学者眼中,当代艺术价格是被严重高估的。在浙江大学教授河清的著作《“当代艺术”:世纪骗术》中这样写道:凯洛斯直指“当代艺术”是一种“金融衍生品”,一个“金融和体质的乌托邦,魅惑而时髦的极权主义,庞氏骗局”。

河清教授通过综合诸多学者的研究,对比了传统艺术和当代艺术的区别,相对于传统艺术,当代艺术价值衡量标准不确定,销售也多采取囤积抬价的方式。“当代艺术”,首先获得市场价值,然后才慢慢获得所谓的“审美”价值。

由于价值衡量标准的不确定,为内幕交易提供温床,在获得市场炒卖之前,是要经过当代艺术批评家、艺术史学家、博物馆馆长、艺术主管官员和策展人等的遴选和追捧。一旦在市场获得好价,便有利于审美判断的确立和流通。

这个艺术市场是把艺术品当成投资和投机的商品,充满了投机性,并在一种信息不对称的情况下,少数有能力以巨额资金炒作的“大腕”多获得暴利。

有人把当代艺术市场比作股市。但是学者穆兰认为,股市还相对具有竞争性,而“当代艺术”市场则是高度垄断。股票价位尚有企业效益作为依据,而“当代艺术”市场则是任意、投机和高度不确定。股市相对有一定的透明,“当代艺术”市场则充满暗箱操作。拍方与买方串通,允许买方以拍卖品抵押不付全部购买款的事情,屡见不鲜。

河清还指出,在“当代艺术”市场,画商画廊起了非常关键的作用。尤其是那些“主导性画廊”(Galeries leaders),相当程度主导了“当代艺术”的风向。这种“主导性画廊”一旦选中某个艺术家,便会发动一个“制造需求的宣传战略”,并“能够在国际上动用一个重要的画廊网络:一种画商的无形联盟”,共同炒红一个艺术家或一个流派,利益均沾。

这些大画商还与少数超级收藏家合作,垄断供求以求共获暴利。这些超级收藏家与捧炒某艺术家的画商协商好,相对低价买入一大批作品,许多是同一艺术家的作品。由此控制供货,囤积抬价。

因此,总结艺术品交易的流程,一般是先由画商展览、炒作,之后马上交拍卖行拍卖,拍得高价后又助成画商捧炒的艺术家地位的确立。

除河清的著作外,唐·汤普森(Don Thompson)的《疯狂经济学:让一条鲨鱼身价过亿的学问》也对类似的案例进行了分析和揭示。

三、对艺术品信托的反思

超然阁话廊这样说道:“2012年,伴随着艺术品市场逐渐进入调整期,艺术品信托市场便迅速回落,其发行规模和数量出现了大幅下滑。进入2014年后,随着国内艺术市场进入结构性调整,艺术品信托市场依然没有任何起色,产品发行数量跌至个位数。”

这就不是简单的缺乏艺术品交易配套制度的问题了,这是整个市场不景气带来的系统性风险,德科地产频道指出,在经济持续不振的情况下,旅游地产这种非刚需的商品需求必然萎缩,而使用价值并不高的艺术品,情况可能更为严峻。关于艺术品市场的文章有许多,观点各异,十分全面,读者可以自行阅读并鉴别。

本文在对艺术品信托进行反思后,主要提出两个观点:

(1)对于不了解的行业,就算收益率奇高,也不建议信托公司进入。对于目前的信托公司来讲,参与艺术市场,就像散户炒A股,怎么可能与那些掌握内幕的大型机构抗衡。

(2)信托公司即便要参与艺术市场,也应换一种思路,可以把慈善信托的模式引入,致力于文物保护和传统文化传承。这在之后的文章中会专门介绍。

编辑:江兵

新闻热线:010-51374003-809/818/808  主编信箱 Email:art@99ys.com 客户投诉
编 辑QQ:1173591114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2号798艺术区01商务楼2010室 邮编:100015 99艺术网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号:文网文[2010]179号 京ICP备19027716号-1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4-2008 北京久久弋曙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常年法律顾问: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436号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