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收藏本站99首页|新闻|展览|拍卖|收藏|专栏|特色|人物|书画|机构|出版|版画|招聘|上海站|成都站|English
首届弗里兹洛杉矶:从艺术市场边缘到中心的距离,只差一场艺博会?
2019-02-28 09:04:29 来源:artspy艺术眼 

弗里兹洛杉矶艺博会,2019。摄影:Mark Blower,图片致谢 Mark Blower/Frieze
弗里兹洛杉矶艺博会,2019。摄影:Mark Blower,图片致谢 Mark Blower/Frieze

电影之城洛杉矶在充满戏剧和喜剧色彩的艺术市场中长期扮演着边缘角色。近期,伴随着首届弗里兹洛杉矶艺博会的举办,这座城市终于当了一回艺术市场的主角。首届弗里兹洛杉矶艺博会的开幕标志着美国第二大的城市正式进入国际艺博会的版图,这在全球艺术界引起了不小的骚动。近期四在派拉蒙影城举办的VIP开幕预览吸引了布拉德·皮特、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和朱迪·福斯特等一众大牌影星的到访。而对于艺术经销商来说更重要的是,全世界的顶级藏家一时间纷纷涌入洛杉矶,他们的购买力足以让紧凑的场地内70间展位的大部分都在周日落幕时收获圆满。

在近期热闹的洛杉矶艺术周,弗里兹艺博会是核心活动。除此之外,还有其他一些卫星展同期举行,诸如 Felix 艺博会和圣莫妮卡由来已久的洛杉矶当代艺博会(ALAC),一众美术馆也在艺术周举行了新展开幕,还有近100间画廊的展览供访客参观。总的来说,弗里兹的入驻让洛杉矶艺术周的热烈氛围几乎比得上自2003年起每年10月举行的伦敦弗里兹、还有每年五月举行、如今即将迎来第八届的纽约弗里兹。

Frieze Projects, 弗里兹洛杉矶艺博会,2019。摄影:Mark Blower,图片致谢 Mark Blower/Frieze
Frieze Projects, 弗里兹洛杉矶艺博会,2019。摄影:Mark Blower,图片致谢 Mark Blower/Frieze

弗里兹艺博会的总监 Victoria Siddall 说,首届弗里兹洛杉矶成功的关键是获得了当地的多方面支持。“洛杉矶本地所有的重量级藏家、美术馆馆长都来了,而且他们都赶在上午11点艺博会开门就第一时间入场。”

关于弗里兹继伦敦、纽约之后将在洛杉矶开办新的博览会的消息在2016年4月开始流传,那时,好莱坞著名经纪人阿里·伊曼纽尔(Ari Emanuel)的娱乐公司 Endeavor 收购了弗里兹的大量股份,包括三座城市的艺博会,《Frieze》杂志还有刚刚起步的教育项目 Frieze Academy(据传言,Endeavor 持股50%-70%)。2018年2月,弗里兹洛杉矶的计划正式公布,但首届艺博会的前景充满了种种不确定性。

尽管洛杉矶的画廊近年来发展迅速,随着 The Broad 和 Marciano Foundation 等国际化的艺术机构开幕,洛杉矶的艺术界呈现出蓬勃的态势,但对于艺博会来说,这座布局散乱、交通拥堵的城市还是带来不少难题。2016年,巴黎摄影博览会(Paris Photo)在洛杉矶举办了三届之后便戛然而止,法国艺博会 FIAC 取消了原本已经公布的首届洛杉矶博览会。ALAC 尽管是城中的老牌艺博会了,却难以吸引到全球顶级的画廊来参加。

保罗·麦卡锡,Frieze Projects,弗里兹洛杉矶艺博会,2019。摄影:Mark Blower,图片致谢 Mark Blower/Frieze
保罗·麦卡锡,Frieze Projects,弗里兹洛杉矶艺博会,2019。摄影:Mark Blower,图片致谢 Mark Blower/Frieze

Siddall 说,洛杉矶需要一个让藏家和策展人都不能错过的场合。“在过去五年中,洛杉矶的艺术界持续发展,唯一缺乏的就是像艺博会这样的契机,让大家都来感受这里不同寻常的文化氛围,”她说。“洛杉矶具备一切合适的元素,只差一个把这一切资源聚集在一起的时机。”

即便有着多种乐观的理由,弗里兹仍然打算先进行试水:首届弗里兹艺博会规模并不大,仅有70个展位,不足伦敦和纽约的一半(伦敦弗里兹有160个展位,纽约有190个)。压缩的规模,意味着艺博会更容易确保画廊能得到在更大规模的艺博会上很难博得的关注。

选址在市中心的派拉蒙影城有助于避免交通拥堵问题,同时方便搭建弗里兹标志性的白色帐篷,本次展会的帐篷由建筑师 Kulapat Yantrasast 创立的wHY工作室设计。派拉蒙影城的纽约布景区为 Frieze Projects 和几间pop-up餐厅提供了场地,对纽约来的访客来说,行到此处难免产生一种奇异感,阴雨天让这些SoHo的住宅布景和地铁站牌看上去奇特而逼真。

Trulee Hall,Frieze Projects,弗里兹洛杉矶艺博会,2019。摄影:Mark Blower,图片致谢 Mark Blower/Frieze
Trulee Hall,Frieze Projects,弗里兹洛杉矶艺博会,2019。摄影:Mark Blower,图片致谢 Mark Blower/Frieze

弗里兹艺博会的策略奏效了。周日闭幕时,不少画廊都销售一空,还有几笔瞩目的大生意,足以和纽约、伦敦弗里兹媲美:豪瑟沃斯画廊带来的麦克·凯利(Mike Kelley)的《无性别爱巢》(Unisex Love Nest,1999)以180万美元售出给一家欧洲的基金会,莱维·格瑞画廊(Lévy Gorvy)售出了冈瑟·尤克(Günther Uecker)的作品《螺旋 III》(Spirale III,2002),标价120万美元,以及草间弥生的《无限之网(B-A-Y)》(2001),标价160万美元。

莱维·格瑞画廊的资深合伙人 Emilio Steinberger 说,首届弗里兹艺博会给他的团队留下了很好的印象,不仅是因为漂亮的销售数字。“我们感到很惊喜,不仅是因为销售表现,还有来到这里的访客质量,”他说。“我们没有明确的预期,这里的人群没有迈阿密那么国际化,但意想不到的是, 这里的访客质量相当之高。”

迈克凯利,《无性别爱巢》(1999)展览现场,弗里兹洛杉矶艺博会,2019。 ? Mike Kelley Foundation for the Arts. All Rights Reserved / Licensed by VG Bild-Kunst, Berlin, Germany. 摄影:Fredrik Nilsen,图片致谢豪瑟沃斯画廊
迈克凯利,《无性别爱巢》(1999)展览现场,弗里兹洛杉矶艺博会,2019。 ? Mike Kelley Foundation for the Arts. All Rights Reserved / Licensed by VG Bild-Kunst, Berlin, Germany. 摄影:Fredrik Nilsen,图片致谢豪瑟沃斯画廊

在弗里兹洛杉矶艺博会上值得注意的销售还有:

●里森画廊带来的肖恩·斯库利(Sean Scully)的《Landline Magenta》(2018),以120万美元售出。

●立木画廊带来的施拉泽·赫什阿里(Shirazeh Houshiary)的大规模雕塑《Lunate》(2018)以47.9万美元售出;到了艺博会结束,画廊呈现的赫什阿里独展共计售出超过130万美元。● Jack Shainman 画廊带来的尼克·凯夫(Nick Cave)的《Arm Piece》(2018)以11万美元售出。

●Blum & Poe 画廊带来的马克·格罗蒂扬(Mark Grotjahn)的一幅绘画以60万美元售出。● Maureen Paley 画廊带来的大幅沃尔夫冈?提尔曼斯(Wolfgang Tillmans)摄影作品以15万美元售出。

● 佩斯画廊带来的亚历克斯?卡茨(Alex Katz)的《Blue Flag 4》(1967)以七位数的价格(美元)售出;塔拉·多诺万(Tara Donovan)的《Drawing (Pins)》(2017)以22.5万美元售出;亚历山大·考尔德(Alexander Calder)1967年创作的纸上作品以20万美元售出;亚当·彭德尔顿(Adam Pendleton)于2018年创作的一幅绘画12万美元售出。

● 施布特-玛格画廊(Sprüth Magers)画廊带来的芭芭拉?克鲁格(Barbara kruger)的《Untitled (Stripe 1)》(2019)以48万美元售出;布里奇特·莱利(Bridget Riley)的《Measure for Measure 25》(2018)以45万英镑售出(约58万美元); 路易斯·劳勒(Louise Lawler)的《Formica》(2011/2012/2015)以17.5万美元售出。

在弗里兹洛杉矶收获颇丰的不只有国际大画廊。Siddall 非常关注洛杉矶本地画廊的发展,她和弗里兹洛杉矶的执行总监 Bettina Korek 密切合作,Korek 创办了洛杉矶艺术空间 ForYourArt,长期致力于推动当地艺术的发展。

(左)冈瑟·尤克,《螺旋 III》,2002。图片致谢莱维·格瑞画廊(右)草间弥生,《无限之网(B-A-Y)》,2001,图片致谢莱维·格瑞画廊
(左)冈瑟·尤克,《螺旋 III》,2002。图片致谢莱维·格瑞画廊(右)草间弥生,《无限之网(B-A-Y)》,2001,图片致谢莱维·格瑞画廊

有24间在洛杉矶设有空间的画廊参加了首届弗里兹洛杉矶。这样的策略有助于在画廊展位与城中的实体空间之间形成健康的访客流动。由 Fran?ois Ghebaly 于2009年成立的 Ghebaly 画廊如今在洛杉矶市中心拥有占地面积12000平方英尺的空间,Ghebaly 画廊的展位上展出了艺术家 Kelly Akashi、Ne?l Beloufa、Sayre Gomez、Patrick Henry Johnson 和 Kathleen Ryan 的作品。画廊总监 Gan Uyeda 说,画廊的洛杉矶本地的藏家悉数到场。

“我们在艺博会上还没有结识很多新的藏家,大部分都售出给了老客户,”Uyeda说。“但弗里兹艺术周为我们画廊空间引来了大量访客。全城艺术界都围绕弗里兹组织展览日期,这产生了非常好的集聚效应。”

洛杉矶本地的另一间重要画廊 Kayne Griffin Corcoran 也表示,城中的艺术机构和藏家纷纷在新开张的艺博会上花了大手笔。画廊带来的玛丽·科思(Mary Corse)的纸上作品以15万美元售出给洛杉矶 Hammer 美术馆。画廊还售出了同为光与空间运动的重要艺术家詹姆斯·特雷尔(James Turrell)的作品,售价35万美元。画廊总监 Beatrice Shen 说,除了本地的忠实客户,画廊还吸引来不少中国和韩国的藏家,她认为,如果没有像弗里兹这样的国际艺术盛会,这些藏家未必会跑来洛杉矶。

塔拉·多诺万,《Drawing (Pins)》,2017。图片致谢佩斯画廊
塔拉·多诺万,《Drawing (Pins)》,2017。图片致谢佩斯画廊

“藏家们不仅来到艺博会,还纷纷去到画廊参观,” Shen 表示,画廊正在举行贝弗利·佩珀(Beverly Pepper)的个展。“很高兴藏家既能看到我们带来艺博会的作品,还能看到我们的空间和日常的展览。”画廊曾经参加过 ALAC 艺博会,但是那里更多是当地的人群。

Thaddaeus Ropac 画廊驻香港的亚洲区主管 Nick Buckley Wood 也表示有很多亚洲藏家专程来到洛杉矶,到访了画廊的展位。“很多重要的藏家都来了,”他说。“我的不少客户从亚洲来到洛杉矶,因为这里比纽约和迈阿密更近。从东京、韩国、香港和中国大陆到这里都有直飞的航班。”他说,来到弗里兹洛杉矶的客户比去十二月份巴塞尔艺术展迈阿密海滩展会的还要多。

Thaddaeus Ropac 画廊也收获了不错的销售成绩。艺博会开幕首日,便以87.5万美元售出了安迪·沃霍尔的《乔治亚·欧姬芙》(1980);两件安东尼·葛姆雷(Antony Gormley)的雕塑作品分别以40万英镑售出(约51.7万美元);还有两幅亚历克斯·卡茨(Alex Katz)的绘画,《CK23》(2017)和《Coca-Cola Girl 12》(2018),分别以75万美元和55万美元售出。

(左)芭芭拉 克鲁格,《Untitled (Stripe 1)》,2019。摄影:Robert Wedemeyer,图片致谢施布特-玛格画廊(右)布里奇特·莱利,《Measure for Measure 25》,2018。图片致谢施布特-玛格画廊
(左)芭芭拉 克鲁格,《Untitled (Stripe 1)》,2019。摄影:Robert Wedemeyer,图片致谢施布特-玛格画廊(右)布里奇特·莱利,《Measure for Measure 25》,2018。图片致谢施布特-玛格画廊

洛杉矶有着享誉全球的艺术机构,包括洛杉矶当代艺术博物馆(MOCA)、洛杉矶郡立美术馆(LACMA)、Hammer 美术馆还有盖蒂博物馆,这促使当地许多画廊都积极呈现那些他们认为应该获得美术馆更多关注的艺术家,尤其那些长期被市场忽视、但如今渐渐重获市场赏识的女性艺术家。Jeffrey Deitch 画廊用整个展位呈现朱迪·芝加哥(Judy Chicago)的作品;施布特-玛格画廊的展位几乎全部由女性艺术家的作品占据;阿尔敏·莱西(Almine Rech)画廊展出了薇薇安-斯普林福德(Vivian Springford)花卉一般的绘画,斯普林福德是抽象表现主义绘画的女性先驱,职业生涯的大部分时光都没能得到市场的重视。

阿尔敏·莱西画廊纽约空间的总监 Ethan Buchsbaum 说,画廊在开幕首日就售出了斯普林福德的三幅绘画,售价在5万到7.5万美元之间。斯普林福德于2003年去世,画廊花费了很多努力呈现艺术家创作生涯的脉络。Buchsbaum 说,画廊选择用整个展位展出她的作品,也反映出了藏家对这位艺术家的强烈兴趣。

“我们想让人们在充分的上下文中看到艺术家的创作轨迹,”他说。“将整个展位献给这位艺术家,也是清楚展示画廊此项工作的一个理想的方式。”

比起东海岸的艺博会,来到弗里兹洛杉矶的欧洲藏家确实要少了些。对欧洲艺术经销商来说,大老远飞到洛杉矶参加艺博会实在是太麻烦。一位伦敦经销商告诉我,他在飞来洛杉矶的航班上决定取消三月底的巴塞尔香港展会的行程,因为受够了参加国际艺博会的密集飞行。

弗里兹洛杉矶艺博会上,施拉泽·赫什阿里在立木画廊展位的独展,2019。图片致谢立木画廊
弗里兹洛杉矶艺博会上,施拉泽·赫什阿里在立木画廊展位的独展,2019。图片致谢立木画廊

但不辞辛苦远道而来的欧洲藏家此行收获不小。在伦敦和那不勒斯分别设有空间的 Thomas Dane 画廊带来三件英国艺术家贺文·安德森(Hurvin Anderson)的作品,2017年的透纳奖提名给安德森带来了不俗的市场反响。2017年伦敦弗里兹艺术周的拍卖上,他的作品《Peter‘s Series:Back》(2008)以180万英镑成交,远高于60-90万英镑的估价,创下了艺术家的个人拍卖纪录;去年伦敦弗里兹艺术周的拍卖上,一件小规模作品以190万英镑成交,达到高位预估价的三倍之多。

弗里兹洛杉矶展出的安德森作品取自他职业生涯的不同时间点——2004年、2017年,以及近期完成的新作——在艺博会开幕首日便悉数售出,价格在16万英镑到150万英镑之间。

首届弗里兹洛杉矶的成功让人不禁好奇,下一届艺博会是否仍然只容纳70间画廊,还是会向伦敦和纽约规模看齐。Siddall 说,目前派拉蒙影城的帐篷无法容纳更多展位了,艺博会想要扩张就必须找到新的场地,但他们目前还没有动作。但她不排除艺博会未来扩张的可能性。

Siddall 的客户并不希望艺博会扩张。 一些画廊主说他们更青睐弗里兹洛杉矶较小的规模和亲密感,我接触到的藏家也认为,不如舍弃一些展位,打造一个小而精的艺博会环境,让藏家探索起来更容易。

弗里兹洛杉矶艺博会上 Thaddaeus Ropac 画廊的展位,2019。图片致谢 Thaddaeus Ropac 画廊
弗里兹洛杉矶艺博会上 Thaddaeus Ropac 画廊的展位,2019。图片致谢 Thaddaeus Ropac 画廊

莱维·格瑞画廊的资深合伙人 Steinberger 说,他预期明年的弗里兹洛杉矶会增加几间画廊展位。“但我希望他们不要把这里变成又一个巨大的博览会,那样会非常混乱,”他说。

Thaddaeus Ropac 画廊的 Buckley Wood 也希望艺博会控制规模。“如果扩张得太快,或许不如现在这样成功,”他说。

抛开规模不说,Siddall 保证弗里兹洛杉矶不会重蹈巴黎摄影博览会和 FIAC 覆辙,她说艺术界可以准备好2020年2月份回到阳光明媚的加州了。“我们对这里抱有长远的打算。”

编辑:江兵

新闻热线:010-51374003-809/818/808  主编信箱 Email:xinwen@99ys.com 客户投诉
编 辑QQ:1173591114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2号798艺术区01商务楼2010室 邮编:100015 99艺术网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号:文网文[2010]179号 沪ICP备17033488号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4-2008 北京久久弋曙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常年法律顾问: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