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收藏本站99首页|新闻|展览|拍卖|收藏|专栏|特色|人物|书画|机构|出版|版画|招聘|上海站|成都站|English
常锦超:喝下这碗解药,就是另一个故事的开始
2019-06-03 15:43:04 来源:99艺术网专稿 作者:Edward

绘画对于艺术家常锦超来说,是生活中不可或缺的部分,更是作为日常思考的一个结果,一个抵抗无聊的武器。如果说生活被分为现实与魔幻的话,绘画的语言更像是不切实际的世界中的那个最实际的部分,这是常锦超作为创作者可以掌控的,也是真实的。持续的创作是对抗生命无聊的一种方式,面对心理无法解决的空洞,即使获得临时的填补也只是短暂的愉悦,也许还会带来更坏的结果。艺术创作是一种语言,通过创作这个出口撰写记忆和感悟。去寻找,面对,对抗,吞噬,成就一个本来就早已面目全非的价值,变成一个和周遭不再发生关系,或者产生新的关系的自我。真正的魔鬼会用毒药击穿你的假面,再一次让你看到自己真正的灵魂,主导你所有的意识,让你成为一个全新的人。

小世界 / 多样尺寸 / 石膏&丙烯 / 2009
小世界 / 多样尺寸 / 石膏&丙烯 / 2009

小世界05 / 多样尺寸 / 石膏&丙烯 / 2009
小世界05 / 多样尺寸 / 石膏&丙烯 / 2009

小世界中的世界尽头

常锦超的创作围绕着相对自我的私密空间,以非常个人化的符号语言外化。他认为个人自我的小世界,达到了在自我程度许可的范围,这个被许可的空间范围,诱惑着心里面所有的情绪和性格。每一种情绪和性格都渴望着在新的空间里面占据一席之地。对于新鲜的,未知的找寻心理再一次成为了主角。在经过了即将陷入迷失之前的过程,大部分的情绪和性格都变成了自己从未变成的形状和语言。这些新的形状和语言是在迷失之前最后诠释个人以往情绪的符号。在摆脱以及依赖之间,不断的反复,结合,关联,离开。这是一种面对即将失去的恐惧。

在逐渐开始抛开从2006年开始的,人物角色以黑白色调为主的画面语言的过程中,增加了更多新的,彩色的,具有强烈符号特征的脸孔。在打开那些原有乏味的躯体以后,我们发现了一个全新并未知的世界,它来自世界尽头。在2008年创作的 “ You are the person who came from the end of the world (我/你来自世界尽头) ”作品中,常锦超展现了天马行空并蕴藏已久的那个未知(以为是未知的)的世界。大量的带有不同颜色和相同脸孔的角色登场了。在长期压抑在黑与白的躯体里面的这些元素一时间的突然爆发出来。带给画面更大的张力和视觉冲击。以往经常出现在画面上的主要角色,在这一系列里面变成了接纳这些来自未来世界物体的主人。他们身处不同的世界,但又相互影响,相互依赖。当以往的主角面对这些异样的来客时,原有的悲观情绪逐渐变成了一种接纳和包容。这些未知的新语言充斥着这个新世界,给与这些来客一个对等的交流空间。同时在这个由平面2维语言组成的被想象的空间里,存在着一个相互对峙的矛盾体。画面语言由原来的单一角色扩展到了由多个角色的相互依存。大量拥有相同面孔的躯体不断涌现并围绕在黑色人物的周围,这些躯体代表着当今人造社会的种种雷同的表象以及一种反复的,自相矛盾的人类情绪。他们冲破了由单一颜色所代表的那种旧的,乏味的,在这个被人造的新世界里面渴望被认可的单一情绪和社会角色。这种情绪的进入,让这些新的角色充满了扩散性。这种渴望是来自于对一成不变的厌倦。

你来自世界尽头 - 我在世界尽头 / 布面丙烯 / 2008
你来自世界尽头 - 我在世界尽头 / 布面丙烯 / 2008

你来自世界尽头 / 布面丙烯 / 2008
你来自世界尽头 / 布面丙烯 / 2008

借由艺术家细腻的情感体验,常锦超创作的画面都表达从内心直接溢流而出的感觉。在他看来,人类复杂的情感关系中,无论是家人,朋友,爱人,我们都不断地在面对有关适应,变幻, 欲望与野心的种种即将发生的,或者已经发生的那些可能。对于这个比他本身更加复杂的社会,充满着熟悉的语言,熟悉的面孔,但意识是陌生的。

你来自世界尽头 02/ 布面丙烯 / 2008
你来自世界尽头 02/ 布面丙烯 / 2008

你来自世界尽头-卡夫卡之梦 / 布面丙烯 / 2008
你来自世界尽头-卡夫卡之梦 / 布面丙烯 / 2008

自愈,我是我自己的

“我自己有多么重要吗?当我面对我自己的时候,我经历了多少恐惧呢?这种恐惧到底是个什么样子?当我们面对恐惧的情感, 那些事情的发生和出现是难以克服的,这就是我所梦寐以求的吗?找到了被缺失的意识之后 我还能再做什么呢?不断的重复吗? ” 常锦超说。

自愈 / 布面素描 / 2018
自愈 / 布面素描 / 2018

仿佛一切事物的运转规律都是反复的循环并从始自终一直证明同一个真理:由于一种厌倦情绪的始终存在,所以觉得无聊。不断的寻找新的未知才是解决这种无聊厌倦情绪的良药。这一观点又把我们带入了常锦超在2007年所创作的“Not only an exit(出口很多)” 系列的概念世界里。艺术创作的原动力来自于对无聊和乏味而产生的虚无的一种抵抗。这种由于长期处于无聊状态而产生的虚无诠释了我们正在面临的生存状态。只有通过自愈,才能解决自己的问题。这个概念再次体现了个人对自我中心概念的理解。在“We are kids of nobody, (我们就是我们自己的)系列作品中,除了反复出现的面孔符号以外,人物角色更加纠结于已经被分离的,存在于自我心理层面的不同性格,不同情绪之间相互的联系和矛盾。“他与他与她”这是作品对于个人内在性格及处于不同发展阶段的个人心理情绪同时产生作用的一种描述。作为一个矛盾体而同时并存于个人的心里深处,左右着个人意识形态以及行为的表达和发展,在复杂的心里矛盾以及多样情绪的世界里,期待着陷入迷失,同时又强迫自己保持清醒与平衡。

We are kids of nobody : 布面素描 / 2018
We are kids of nobody : 布面素描 / 2018

进来,你就是全新的

常锦超从还没彻底回国的时候就在做特约撰稿人了,当然一方面是有些稿费收入,但同时这份差事也让他学习到很多以前不太了解,不太擅长的知识。有社会性的,也有理论性的,还有就是写作让他的思维逻辑变的更加客观。常锦超说:“ 我觉得这是个好事,更加客观的去看待自己,也多一个维度去思考问题,是好事就可以坚持做下去。我在回国的这6年中做过很长时间的Copy Writer(广告文案),后来还领导过十几个人的创意团队,在这段时间里,我获得了很多对社会,对人的新的理解,当然有好有坏。我毕竟在国外留学和工作加起来了差不多12年,虽然也经常回国,但其实并不是真的了解中国社会,所以我一直觉得回国就算是补课吧。现在看起来,回来是对的,让自己成长了很多,在工作和生活中学习到了更多对自身发展非常有用的能力。中国的发展潜力非常大,有更多的机会和包容力。从2006年的第一次个人展到2011年的这5年里,其实体会过从最开始的充满创作灵感和内容,到后来发觉自己缺少更多的营养,而停滞不前。的确是需要新的环境,了解新的事物,需要扩充自己对社会的了解,才会有新的维度去进展我的作品内容,我的小雕塑和动画作品也就是在那个时间段产生的。”

A Place Named Foreign Country 02 : 多样尺寸 / 925银 / 2005
A Place Named Foreign Country 02 : 多样尺寸 / 925银 / 2005

一个叫外国的地方 / 布面素描 / 2012
一个叫外国的地方 / 布面素描 /

进入中国社会,才算是真的进入社会了。如果说早年出国上学扒了常锦超一层皮的话,后来回国工作就又扒了一层。常锦超说:“每一次进入陌生的环境,其实对我来讲都是一次考验吧。以前不是很擅长和陌生人打交道,但一旦接触多了,了解多了,就会成为特别长期的好朋友。经过这6年多的社会磨练之后,对社会适应了很多,已经好太多了,也有底气多了。”在2017年创作的“New Liar (另一种解药)”系列作品中,常锦超的创作语言在基于一贯的自愈概念之外,增加了一种“魔鬼的故事”。“2017年,在准备M50要空间的个人展时,我在创作概念里提到:变成恶魔不是那么容易。当自己硬着头皮进入了曾经想象的,害怕的,无法掌控的魔鬼的世界,首先获得的是一杯魔鬼的糖精饮料。本能对甜味的抗拒几乎为零,当这种诱惑进入体内之后,精神的愉悦让自己立刻顺从于魔鬼的指令,喝下这碗毒药,就是另一个故事的开始。其实“魔鬼的糖精饮料”就是个比喻,这些都来自在我进入一个陌生和全新的环境里,所看到,遇到,获得的感悟。社会变的快,人就跟着变,我还是比较习惯和人保持比较长久的关系,所以我比较在意信任和共鸣。无论在哪,人都是善变的。“硬着头皮进入”其实是有个上下文的,前因是来自于对旧环境的厌倦,以及对未知的恐惧。所以看我都扒了两层皮了,心态自然平实了很多,我正在从原来以自我为中心的视角,扩大或者说多一些维度来看待这个世界以及生活在这里的人,心态有时候会决定你的路可以走多远。”

New Liar : 纸上油画棒 / 2017

New Liar -heads : 纸上油画棒 / 2017

New Liar 02 : 纸上油画棒 / 2017
 New Liar 02 : 纸上油画棒 / 2017

New Liar 04 : 纸上油画棒 / 2017
New Liar 04 : 纸上油画棒 / 2017

常锦超的作品是以叙事性为主,表现他自己成长的一些阶段发生的故事,时间在作品里都被转化为某一个定格的场景和行为,有人出现的地方,时间就会记录这一切,留下记忆的定格。但这些故事也许并没有告知具体的开始和结尾,或者为什么开始和怎么去结尾。也许开始就是一种巧合,但随着时间的发展,一切都会发生变化,不想知道结局是什么,其实也没必要过早知道。在“You are the person who came from the end of the world(我/你来自世界尽头”的动画中,每一个场景和人物,都会安成长的顺序对应到他不同时期的作品,这也是常锦超在艺术创作中从2006年开始一直延续着的一个主线,每一次内容的变化都和自己的经历发生变化有关。“每次个人展,在克服一些条件限制的情况下,我会尽可能的把故事说的完整一些,在作品中保持一种延续性。如果再扩大一个角度,把整个展览作为一个作品的话,我想对于空间,人和时间这几个概念的运用还需要更完善,这也是我需要多去思考的地方。”常锦超说。

You are the person who came from the end of the world : 动画 / 2008
You are the person who came from the end of the world : 动画 / 2008

You are the person who came from the end of the world : 动画 / 2008
You are the person who came from the end of the world : 动画 / 2008

You are the person who came from the end of the world : 动画 / 2008
You are the person who came from the end of the world : 动画 / 2008

编辑:江兵

标签
新闻热线:010-51374003-809/818/808  主编信箱 Email:art@99ys.com 客户投诉
编 辑QQ:1173591114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2号798艺术区01商务楼2010室 邮编:100015 99艺术网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号:文网文[2010]179号 京ICP备19027716号-1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4-2008 北京久久弋曙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常年法律顾问: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436号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