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收藏本站99首页|新闻|展览|拍卖|收藏|专栏|特色|人物|书画|机构|出版|版画|招聘|上海站|成都站|English
2019广州空港双年展 以当代艺术焕新旧村
2019-06-03 13:19:27 来源:99艺术网专稿 

前言:广州市白云区人和镇凤和村建立于同治十五年,在经历了百余年的历史变迁之后,这里依然保留着历史悠久的古建筑群和其独特的岭南文化遗韵,与此同时,这里也因城市化发展造成了乡村空心化的局面。在这个基本只有老人和小孩生活的原始村落,自然形成的村规民约成为了唯一维系村民关系与生活的方式。随着粤港澳大湾区战略的逐步实施,作为白云机场的腹地,在空港经济的带动下,这个曾经被遗忘的村落也正面临着发展的新机遇。

\

由江宁和鲁明军共同担任策展人,艺术家徐震、范勃担任艺术顾问的“极限混合”——2019广州空港双年展(以下简称“空港双年展”),于6月1日在广州市白云区人和镇凤和村广州翼·空港文旅小镇正式开展。本次展览为期三个月,将于8月31日结束。

“极限混合”——2019广州空港双年展开幕式
“极限混合”——2019广州空港双年展开幕式

“极限混合”——2019广州空港双年展开幕式
“极限混合”——2019广州空港双年展开幕式

“极限混合”——2019广州空港双年展开幕式
“极限混合”——2019广州空港双年展开幕式

“极限混合”——2019广州空港双年展开幕式
“极限混合”——2019广州空港双年展开幕式

参与本次展览的中外艺术家共有81位/组,展出逾100件/组作品,涵盖了绘画、装置、雕塑、影像、表演等各种艺术形式。其中有超过40件/组作品,是艺术家根据本次展览所在地拥有的独特人文风貌而创作。展览也将首次公开包括来自艺术家埃利亚松、草间弥生等在内的6件/组从未在国内展示过的大型装置作品。同时,多件/组作品将在展览结束后继续保留在凤和村中,助力当代艺术真正介入社区和村民的日常生活。

广州翼·空港文旅小镇,“极限混合”2019广州空港双年展主展场
广州翼·空港文旅小镇,“极限混合”2019广州空港双年展主展场

作为首届广州空港双年展,策展团队着力于“双年展+”新模式的探索,致力将地域民俗文化与当代艺术有机地结合,以期撞击出一片独特的景致和风貌,从地域本身打造一个“文化混合体”。

极限混合

当代艺术赋能乡镇文化

选择“极限混合”作为首届空港双年展的主题,主策展人之一的鲁明军谈道,“空港小镇因为地处郊区及其别样的生态,在城市化的过程中,本身就是一个'文化混合物'”,而“混合”也体现了广州这个传统文化底蕴深厚,又最早成为中国港口城市的独特气质。

凤和村原貌,“极限混合”2019广州空港双年展主展场
凤和村原貌,“极限混合”2019广州空港双年展主展场

鲁明军提出,“'混合'无疑是全球当代艺术的普遍方式和特征,可以说,'混合'已经成为一种全球性的文化方式。”因此,通过“极限混合”这样一个大型展览,希望在全球化衰退和越加壁垒愈加分明的今天,再度传递一股新的激进力量和文化动能。

凤和村原貌,“极限混合”2019广州空港双年展主展场
凤和村原貌,“极限混合”2019广州空港双年展主展场

作为本届双年展主策展人之一的江宁,曾于90年代初生活在广州人和镇。对比中国近30年的发展,人和镇内诸多村落在文化生活上却呈现出愈加贫乏的状态,江宁认为空港双年展的举办将是为当地文化信心树立的最好方式。他表示:“我们希望空港双年展能够为这个小镇营造出一个文化艺术的氛围,去改变当地居民们的思维和生活方式,并希望未来它能够真正成为一个可持续产生艺术事件的小镇。”

模式创新——“双年展+”新模式

文化坚守——尊重本地自然环境与人文环境

“极限混合”——2019广州空港双年展现场
“极限混合”——2019广州空港双年展现场

“极限混合”——2019广州空港双年展探索“双年展+”新模式——通过“艺术介入空间改造”、“创新市集”、“传统文化”以及“空港元素”四部分充分体现公共文化聚合力。同时,空港双年展以“3+365”的方式带来一个真正可持续发声的艺术事件——“3”表示本届展览展期持续的月份,而“365”则表示了在双年展结束后,包括香格纳展库、没顶公司、张鼎控制俱乐部都将持续至少一年的驻地计划。空港双年展策展团队致力于以引入外地艺术机构并同时联动当地艺术机构的方式,在地创建具有学术价值的文化生态圈。

“极限混合”——2019广州空港双年展现场
“极限混合”——2019广州空港双年展现场

在整个布展过程中,空港双年展秉持以尊重本地自然环境与人文环境为核心,力求在维护在地风物、习俗及语言等岭南原生态文化的同时,保持艺术家创作线索在实践中的完整性。以充分尊重村民民主的前提激发艺术家的创作与地域文化和空间特征直接产生联系,并为当地保留下具有存续性的作品。

艺术家范勃、乔晓光创作的作品,都将作为可体验的内容进行长期展览,而艺术家毕蓉蓉创作的《无用的理想空间(二)》,不仅延续了对于商铺空间价值和理想化属性的探讨,也将在“握手楼”这一特定建筑的立面下,以新形态风景为隐喻长期发酵。其他以艺术介入“握手楼”改造的艺术家还包括丁乙、陆平原、李鼐含等。

毕蓉蓉,《无用的理想空间(二)》,2019,墙面丙烯,尺寸依场地而定,“极限混合”——2019广州空港双年展现场
毕蓉蓉,《无用的理想空间(二)》,2019,墙面丙烯,尺寸依场地而定,“极限混合”——2019广州空港双年展现场

范勃,《界》,2019,场地特定装置,尺寸依场地而定,“极限混合”——2019广州空港双年展现场
范勃,《界》,2019,场地特定装置,尺寸依场地而定,“极限混合”——2019广州空港双年展现场

何多苓,《思考的兔子》,2019,充气雕塑,尺寸可变,“极限混合”——2019广州空港双年展现场
何多苓,《思考的兔子》,2019,充气雕塑,尺寸可变,“极限混合”——2019广州空港双年展现场

与此同时,空港双年展也将借艺术介入空间的形式,将当代艺术的价值真正渗透到生活之中,启发村民开拓和升级当地的商业业态,促使本地的整个经济生态面貌发生改变。如艺术家张鼎创作的装置作品《GOLD CAN MOVE THE GOD》,不仅延续了以往这一系列的艺术性与实验性,同时也将作为酒吧来经营,对小镇产生持续的商业价值。

《GOLD CAN MOVE THE GOD》,2019,综合媒介 尺寸可变
《GOLD CAN MOVE THE GOD》,2019,综合媒介 尺寸可变

四万平方米户外开放空间

打造空港小镇艺术文化新聚力

本届空港双年展以广州翼·空港文旅小镇户外的开放空间作为主展场。面对四万余平方米的庞大空间,策展团队对此进行了四个区域的划分(A、B、C、D)。坐落在A区内的红一祠堂改造后将作为大师展区;B区集中展出近十件大型户外装置作品;本届空港双年展针对作品指向及其与空间匹配度等综合条件,特别策划的艺术家介入改造项目,则主要集中在C区。

“极限混合”——2019广州空港双年展现场
“极限混合”——2019广州空港双年展现场

D区作为本届空港双年展的新媒体主展区,艺术家通过对村落中早已凋敝残败的老宅进行再创造,共同创建出14间新媒体空间,其呈现的反差感将不仅仅带来视觉的震撼,也是一次关于当代文化的新的思考和实验。这其中包括了来自吴珏辉,葛宇路,宫岛达男,莱恩 甘德以及前teamLab成员新锐艺术家李昊哲等三十余位艺术家的作品。新媒体空间区的展品作为当代艺术形式中的年轻视角,将在沉淀了几代人生命经历的建筑中激荡起新的感官体验。

“极限混合”——2019广州空港双年展现场
“极限混合”——2019广州空港双年展现场

空港双年展分设了单元展—— 在“闪回凤和”人文展中,凤和村作为百年历史村落,所承载的岭南民俗文化将通过大众流行方式,生动地连接与再现凤和村的历史风物。

空港双年展并不满足于打造一场短暂的艺术盛宴,而是因地制宜地提出具有颠覆性与前瞻性的重设,在以艺术动能振兴地域经济的大环境下,区别于其他国际性艺术展览的模式,以独特的理念与办展形式,在符合地方历史与空港小镇的功能和特征的条件下,打造属于空港小镇独特的艺术文化体验新聚点。

更多现场图

媒体群访,“极限混合”——2019广州空港双年展现场
媒体群访,“极限混合”——2019广州空港双年展现场

策展人江宁,“极限混合”——2019广州空港双年展现场
策展人江宁,“极限混合”——2019广州空港双年展现场

策展人鲁明君,“极限混合”——2019空港双年展现场
策展人鲁明君,“极限混合”——2019空港双年展现场

陆兴华,“极限混合”——2019广州空港双年展现场
陆兴华,“极限混合”——2019广州空港双年展现场

徐震,“极限混合”——2019广州空港双年展现场
徐震,“极限混合”——2019广州空港双年展现场

“极限混合”——2019广州空港双年展现场
“极限混合”——2019广州空港双年展现场

“极限混合”——2019广州空港双年展现场
“极限混合”——2019广州空港双年展现场

“极限混合”——2019广州空港双年展现场
“极限混合”——2019广州空港双年展现场

“极限混合”——2019广州空港双年展现场
“极限混合”——2019广州空港双年展现场

“极限混合”——2019广州空港双年展现场
“极限混合”——2019广州空港双年展现场

“极限混合”——2019广州空港双年展现场
“极限混合”——2019广州空港双年展现场

“极限混合”——2019广州空港双年展现场
“极限混合”——2019广州空港双年展现场

“极限混合”——2019广州空港双年展现场
“极限混合”——2019广州空港双年展现场

“极限混合”——2019广州空港双年展现场
“极限混合”——2019广州空港双年展现场

“极限混合”——2019广州空港双年展现场
“极限混合”——2019广州空港双年展现场

“极限混合”——2019广州空港双年展现场
“极限混合”——2019广州空港双年展现场

奥拉维尔·埃利亚松(Olafur Eliasson),《Your Lost Time Gradient》,2018,水晶球,银,油漆(黑、白),不锈钢,直径 240cm,“极限混合”——2019广州空港双年展现场
奥拉维尔·埃利亚松(Olafur Eliasson),《Your Lost Time Gradient》,2018,水晶球,银,油漆(黑、白),不锈钢,直径 240cm,“极限混合”——2019广州空港双年展现场

曹雨西,《多位采样 - #2》,2018,AR装置,尺寸可变,“极限混合”——2019广州空港双年展现场
曹雨西,《多位采样 - #2》,2018,AR装置,尺寸可变,“极限混合”——2019广州空港双年展现场

草间弥生(Yayoi Kusama),《南瓜》,2017,著色强化玻璃纤维塑料、聚氨酯漆,H180 × 201 × 202 cm,“极限混合”——2019广州空港双年展现场
草间弥生(Yayoi Kusama),《南瓜》,2017,著色强化玻璃纤维塑料、聚氨酯漆,H180 × 201 × 202 cm,“极限混合”——2019广州空港双年展现场

陈冷,《信息壁》,2018,喷绘布、钢材,700 × 280 cm,“极限混合”——2019广州空港双年展现场
陈冷,《信息壁》,2018,喷绘布、钢材,700 × 280 cm,“极限混合”——2019广州空港双年展现场

陈天灼,《咬–放大》,2019,充气雕塑,布,尺寸可变,“极限混合”——2019广州空港双年展现场
陈天灼,《咬–放大》,2019,充气雕塑,布,尺寸可变,“极限混合”——2019广州空港双年展现场

丁乙,《窗眼》,2019,特定场地装置,不锈钢喷漆、镜面不锈钢、霓虹灯 管,150 × 150 × 4 pcs,“极限混合”——2019广州空港双年展现场
丁乙,《窗眼》,2019,特定场地装置,不锈钢喷漆、镜面不锈钢、霓虹灯 管,150 × 150 × 4 pcs,“极限混合”——2019广州空港双年展现场

卡特娅·诺维兹科(Katja Novitskova),洛基的城堡,2015,综合媒介,“极限混合”——2019广州空港双年展现场
卡特娅·诺维兹科(Katja Novitskova),洛基的城堡,2015,综合媒介,“极限混合”——2019广州空港双年展现场

黎小杰,《Single Moment》,2018,布面油画,242 × 162 cm,“极限混合”——2019广州空港双年展现场
黎小杰,《Single Moment》,2018,布面油画,242 × 162 cm,“极限混合”——2019广州空港双年展现场

李汉威,《“液态健康”文化体验馆》,2019,综合媒介,“极限混合”——2019广州空港双年展现场
李汉威,《“液态健康”文化体验馆》,2019,综合媒介,“极限混合”——2019广州空港双年展现场

林万山,《耕魂乙》,2019,铝合金、不锈钢、光敏材料、电机、控制主板等,180 × 180 × 220 cm,“极限混合”——2019广州空港双年展现场
林万山,《耕魂乙》,2019,铝合金、不锈钢、光敏材料、电机、控制主板等,180 × 180 × 220 cm,“极限混合”——2019广州空港双年展现场

陆平原,“Look! I
陆平原,“Look! I'm Picasso”-1901-c,2019,玻璃钢,360 × 230 cm,“极限混合”——2019广州空港双年展现场

陆兴华,《城市哲学外卖》,2019,广告牌,尺寸可变,“极限混合”——2019广州空港双年展现场
陆兴华,《城市哲学外卖》,2019,广告牌,尺寸可变,“极限混合”——2019广州空港双年展现场

茅昊楠,《Delegate-D10》,2019,影像装置D10房间,4K电视,PC电脑,5.1音响,摄像头,麦克风,Led灯管,尺寸可变,“极限混合”——2019广州空港双年展现场
茅昊楠,《Delegate-D10》,2019,影像装置D10房间,4K电视,PC电脑,5.1音响,摄像头,麦克风,Led灯管,尺寸可变,“极限混合”——2019广州空港双年展现场

明日代理,《与你的时间》,2019,玻璃钢、树脂塑料、电子元件,体积可变,“极限混合”——2019广州空港双年展现场
明日代理,《与你的时间》,2019,玻璃钢、树脂塑料、电子元件,体积可变,“极限混合”——2019广州空港双年展现场

彭可,《The Flow》,2019,PVC壁纸 70 × 1.9 m,“极限混合”——2019广州空港双年展现场
彭可,《The Flow》,2019,PVC壁纸 70 × 1.9 m,“极限混合”——2019广州空港双年展现场

乔晓光,《城市生活·出发》,2018,人物组合(8人),不锈钢、喷漆,约130 × 220 cm × 8 个,“极限混合”——2019广州空港双年展现场
乔晓光,《城市生活·出发》,2018,人物组合(8人),不锈钢、喷漆,约130 × 220 cm × 8 个,“极限混合”——2019广州空港双年展现场

史莱姆引擎,《史莱姆航空》,2019,多屏高清影像(有声)、彩色喷绘、灯箱,尺寸可变,“极限混合”——2019广州空港双年展现场
史莱姆引擎,《史莱姆航空》,2019,多屏高清影像(有声)、彩色喷绘、灯箱,尺寸可变,“极限混合”——2019广州空港双年展现场

王思顺,《启示20181220》,2018,石头,500 × 480 × 200 cm,“极限混合”——2019广州空港双年展现场
王思顺,《启示20181220》,2018,石头,500 × 480 × 200 cm,“极限混合”——2019广州空港双年展现场

王欣,《幸福自助站》,2019,虚拟现实眼镜,灯箱,木板,LED灯带, 书籍等,尺寸根据空间可变,“极限混合”——2019广州空港双年展现场
王欣,《幸福自助站》,2019,虚拟现实眼镜,灯箱,木板,LED灯带, 书籍等,尺寸根据空间可变,“极限混合”——2019广州空港双年展现场

尉洪磊,《,#2》,2018,黄铜、不锈钢、铁丝、纸张、小米 100 × 48 × 60 cm,“极限混合”——2019广州空港双年展现场
尉洪磊,《,#2》,2018,黄铜、不锈钢、铁丝、纸张、小米 100 × 48 × 60 cm,“极限混合”——2019广州空港双年展现场

肖克刚,《开放是违背伦理的-3》,2018,木雕一组(8件),高度120cm左右,“极限混合”——2019广州空港双年展现场
肖克刚,《开放是违背伦理的-3》,2018,木雕一组(8件),高度120cm左右,“极限混合”——2019广州空港双年展现场

徐震%U00AE,《I’m fine!》,2019,充气雕塑,“极限混合”——2019广州空港双年展现场
徐震%U00AE,《I’m fine!》,2019,充气雕塑,“极限混合”——2019广州空港双年展现场

徐震%U00AE,《新-拉奥孔》,2019,树脂,喷漆,310 × 370 × 160 cm,“极限混合”——2019广州空港双年展现场
徐震%U00AE,《新-拉奥孔》,2019,树脂,喷漆,310 × 370 × 160 cm,“极限混合”——2019广州空港双年展现场

展望,《假石山104号》,2005 ,不锈钢,H266 × 132 × 100 cm,“极限混合”——2019广州空港双年展现场
展望,《假石山104号》,2005 ,不锈钢,H266 × 132 × 100 cm,“极限混合”——2019广州空港双年展现场

章清,《树》,2011,铁,橡胶,镜头,花岗岩,油漆,闪光灯,560 × 360 × 260 cm,“极限混合”——2019广州空港双年展现场
章清,《树》,2011,铁,橡胶,镜头,花岗岩,油漆,闪光灯,560 × 360 × 260 cm,“极限混合”——2019广州空港双年展现场

郑国谷,《心游素园之魅丽》,2014,红色花岗岩,207 × 222 × 38(H) cm,“极限混合”——2019广州空港双年展现场
郑国谷,《心游素园之魅丽》,2014,红色花岗岩,207 × 222 × 38(H) cm,“极限混合”——2019广州空港双年展现场

周春芽,《绿狗》,2007,玻璃钢着色,185 × 140 × 415 cm,“极限混合”——2019广州空港双年展现场
周春芽,《绿狗》,2007,玻璃钢着色,185 × 140 × 415 cm,“极限混合”——2019广州空港双年展现场

编辑:江兵

新闻热线:010-51374003-809/818/808  主编信箱 Email:art@99ys.com 客户投诉
编 辑QQ:1173591114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2号798艺术区01商务楼2010室 邮编:100015 99艺术网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号:文网文[2010]179号 沪ICP备17033488号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4-2008 北京久久弋曙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常年法律顾问: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