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收藏本站99首页|新闻|展览|拍卖|收藏|专栏|特色|人物|书画|机构|出版|版画|招聘|上海站|成都站|English
藏家市场专家解读三家画廊联手抢走顶级拍卖行41亿生意
2020-02-25 16:13:20 来源:99艺术网 作者:刘军、何兮、汪珂宇

\
从左往右:阿尼·格里姆彻、比尔·阿奎维拉、拉里·高古轩以及马克·格里姆彻. 摄影:Axel Depuex

一周前,全球三大顶级画廊,佩斯、高古轩和阿奎维拉击败了一线拍卖行,拿到了出售著名收藏家和金融家唐纳德.马龙的藏品的权力。

在以往类似艺术藏品的遗产处理中,委托人基本都是交给拍卖行来进行拍卖,以期待在市场中卖出最高的价值。三家画廊在这一巨额藏品竞争中的胜利可谓为市场开了先河,提供了新的可能性。

现当代艺术大师的重要作品拍行垄断到如今画廊私洽,会打破今后拍行的市场份额吗?由画廊直接出售对美术馆、博物馆、藏家、投资机构收藏顶级艺术品有哪些利弊?对艺术品一级、二级市场行业发展格局有什么样的挑战和机遇?

99艺术网就此事件分别采访了国内几位美术馆、机构、画廊、收藏家、拍卖,艺术品市场专家,来听听他们对这一事件的看法及其会对行业产生的影响。

\
Donald Marron and Catie Marron. © Patrick McMullan

朱彤
著名当代艺术策展人

其实通过私洽的方式进行现当代艺术大师作品交易在欧美一直以来都处于主流。特别是对于顶级的收藏家和家族来讲,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收藏方式及过程,因为他们不愿意将财富公之于众,而私洽就是一种非常好的方式。而中国藏家更倾向于通过拍卖行来完成购买,一是对于这种私洽交易形式的信任和理解不够;二是拍卖行这种公开渠道让他们买的比较踏实。这些和欧美的收藏习惯完全不同。所以说私洽这种方式已经由来已久且已成熟,不存在对如今的拍卖行市场造成多么大的影响。

利弊的话,我认为利肯定是大于弊的。对于博物馆、收藏家或者机构来说,他们在一级市场购买艺术品一直是一种比较主流的方式。一是价格会有一定的保证,世界顶级画廊对作品价格的维护都有强大的保证 ,二是对于艺术品和艺术家的整理和后续的服务也很完善。这两点对于机构或者藏家来说这都是非常有用的,特别是一些顶级画廊所承担的角色以及他们这种对艺术的诚信、评判与后续服务都是非常完善。所以说很多的博物馆和收藏家都是从画廊来购买作品。相对于拍卖,这其实是稀缺资源流通的一种形式,是对艺术市场比较有益的补充。

从全球来看一级、二级市场已经相对比较固化,所以并无太大影响,但对国内市场来讲有着重要启示作用。因为国内现今大多数的画廊相比国外规模都小一些,所以某种意义上来说拍卖行在中国有着更大的话语权,要大于一级市场。

但这次的事件就表明很多中国优秀的画廊正好可以在未来的发展当中结合资本及专业实力来参与到中国现当代艺术家的家族基金或收藏、过世艺术家作品的整理工作中。只有这样才能像国外的优秀画廊一样,肩负起推动未来艺术品学术和交易的发展责任。我觉得这次对国内画廊来讲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机遇,从这件事情能看出来,未来只要有好的、有实力、有眼光的机构就可以参与进来。

\
唐纳德.马龙藏品 Cy Twombly, Camino Real, © Cy Twombly Foundation. Courtesy the Donald B. Marron Family Collection, Acquavella Galleries, Gagosian, and Pace Gallery.

李大钧
势象空间创始人

首先我不认为这是一个“三大画廊联手击败国际一线拍卖行”的问题,因为事实不是这种情况,也不应是这种思维。尽管我们还不知道三大画廊和收藏家家族关于遗产处置的合作内容,但我认为本来就没有一个特定的输家。拍卖行也不一定非要拿下这个资源,相反,或许还有各种合作的可能,例如拍卖行进一步帮助三大画廊来拍卖其中一部分作品。

对于资产方而言会更灵活,或有选择性地选择买家,或许也会使这批资产增值,最后各方面各得其所。唯有的不确定性,是三大画廊担负资金压力。

艺术品市场到今天,已经具备以下几个条件:其一,优质艺术品资源很重要,在价值确认和价格的估值上,市场是比较明确的,而且市场上的各方力量实际上是有共识的。其二,顶级画廊的能力会越来越强,也会刺激竞争,加大竞争成本。整合营销、跨界经营、联合经营的局面出现了,这是市场充分发育的结果。第三,一级、二级市场和合作样式会更多元,更融合。顶级机构、头部企业之间不是谁击败谁,而是会更加寻求合作共赢,共同应对艺术市场的发展机遇和来自各方客户的需求。

\
唐纳德·马龙藏品 Mark Rothko, Number 22 (reds), 1957, Photo: Kate Rothko Prizel and Christopher Rothko/ars, New York//the Donald B. Marron Family Collection, Acquavella Galleries, Gagosian, and Pace Gallery.

郑林
当代唐人艺术中心创办人

这个事件对拍卖行来说,我觉得没什么影响,拍行每年都有多次征集,这次虽然这个大单没有接到,但他们还是有不同的客户来源和市场运作方式。但是三家画廊接管了这4.5亿美金的作品做市场营销,销售,作品有可能进入到美术馆,博物馆或非赢利机构,变成公共性的收藏和陈列,可能性就会非常大,画廊的销售是有选择性的。

但如果通过拍卖销售进到公共性的收藏,可能性就没有了,拍卖销售是没有选择性的,只遵循价高者得,所以并不会带给二级市场波动,我觉得这三家顶级画廊通过展览,全球项目推广,来对接优质藏家机构,是很聪明的做法,看重得不仅仅是钱。

全球的大画廊不是从今天才开始做二级市场的运营和管理的,其实很早就开始了,只是人们对画廊的运营,管理不是很清楚。从顶级的博览会来看,从巴塞尔到弗立兹,全球前十的画廊展位都会出现二级市场上的作品,包括毕加索这样的艺术家。所以二级市场不仅是今天,过往几十年早已存在,只是这么大规模的作品在现在这样的特殊时期,作品的所有者和管理者做了一个准确的选择而已,但让外界很震惊。

在我看来,这三家画廊出售这批作品不一定会要很高的价格,甚至会出让一些作品的价格以出售给重要的美术馆,博物馆,我觉得这批作品的所有者可能目标不是价格卖得有多高,比如预估4.5亿美金可能就是他们心理预期的作品价值,但他们交给这三家画廊,肯定更多考虑的就是要进入全球顶级的美术馆,机构收藏系统,因为如果通过拍卖肯定无法进入这些收藏系统,用很高的价格在拍卖市场上抢作品不是公共机构的风格,所以作品持有者的需求就是进入到重要机构收藏,另外一部分是顶级的藏家。

事件对整个行业的影响来看,其实最近两三年,画廊行业在全球当代艺术顶级范畴里面,影响越来越大。过去可能艺术品交易更多集中在拍卖行,但最近几年,我们可以明显看到,很多拍行的高管离开拍行去开画廊,或进入画廊工作,唐人香港就有这样的情况,这都是一个信号。

二级市场未来也不会只是拍卖行的专利,全球很多顶级的大画廊也在做二级市场,甚至有些画廊只做二级市场,我们现在其实也有这方面的考量。唐人每年做不同的展览、项目、推广,但一级市场年轻艺术家作品的价格毕竟有限,但常玉,赵无极、朱德群、这样的艺术家作品少则几千万,多则几个亿,如果我们专做当代艺术的机构和画廊都不去碰,那谁来做。

唐人在曼谷的空间专门辟出100平米做VIP私恰,这样藏家在看新展览的同时,也可以在VIP看到很多二级市场上重要艺术家的作品,这样的模式我们也会在香港和北京进行推广,会大大提高画廊的销售推广能力。总之,画廊的发展和对二级市场的关注和推广同样是不容忽视的。

\
唐纳德·马龙藏品 Ed Ruscha, Honk (1964) ©Ed Ruscha. Courtesy the Donald B. Marron Family Collection, Acquavella Galleries, Gagosian, and Pace Gallery.

程昕东
北京画廊协会首任会长、艺术经纪人、策展人、收藏家

我认为在艺术品二级市场交易中,拍卖行还是会占有更大的份额。尤其是著名的收藏转移,尽管也有画廊参与其中。这是无法改变的一个长期存在!尤其是在全球化不断深入和互联网不断普及的消费时代。因为有以下几个很难改变的事实:拍卖行尤其是拍卖巨头与金融资本越来越紧密的结合;可使用资本的超级体量。拍卖行不断优化的宣传手段,使他们的影响力无比巨大,可使用的社会、人脉资源不断增加至无法想象。再加上新的消费者可以更便捷、高效地进入艺术行业对接。并且人人期望拍卖结果的出奇不意,而符合人性;所谓的拍卖价格更透明、公正;消费体验更激动人心等等。拍卖行会继续垄断艺术品二级市场,所占份额也会越来越大……

这次三大画廊巨头的联手,是一个鼓舞人心的团结就是力量的个案。首先它们本身也是艺术品二级市场的操盘手。这次合作,他们肯定是作了充分准备、精密合算的。能拿到这批精彩的收藏代理权,首先他们给卖方开出的条件肯定优于拍卖公司!如果卖方抱着落袋为安,不追求拍卖结果的超越预期(也有可能低于预期,在当下复杂的国际经济环境下,不是沒有可能!)避免风险的话,就出现了现在的意想不到的结果。至于三家画廊如何通过运作,再将这批收藏品交易出去并且能够收获满满,他们是应该冒着巨大的商业投资风险的!至于对于各种收藏机构而言只是买卖的自愿,没有利弊而言。很大的可能性这批藏品应该会去中东艺术沙漠....

艺术品一、二级市场中各种角色、定位有很大的差异性。我认为各就各位,相互合作,强大自我是关键。在未来艺术品一、二级市场的边界会越来越模糊……

\
唐纳德.马龙藏品 Pablo Picasso, Femme au beret et la collerette (Woman with Beret and Collar), 1937, © Estate of Pablo Picasso / Artists Rights Society (ARS) NY. Courtesy the Donald B. Marron Family Collection, Acquavella Galleries, Gagosian, and Pace Gallery.

马修
BANK画廊创始人

这确实是一个非常奇怪的情况。与十年前,拍卖行侵犯一级市场的情况正好相反。佳士得甚至有自己的画廊, Haunch of Venison(2002-2013)。这在当时的艺术市场引起了巨大的轰动,当时画廊担心强大的拍卖行会接管他们的角色和市场。包括中国在内的世界各地拍卖行已经开始继续进行初级市场拍卖和展览销售,但它们仍然依赖画廊来发展和稳定市场。现在我们遇到了马龙的这种情况——这可能不是第一次。

但大众现在可以看到的是,他们愿意让画廊去整理和清算它的收藏。事实上,大多数画廊通常都希望,甚至有些画廊的购买协议中也会设有条款规定,当买家转卖从他们那里购买的作品时,还是会再次通过他们进行交易。在这种情况下,这是一笔涉及大量资金的大买卖,因此这绝对是一个转变的信号。我的猜测是,画廊将根据拍卖行与出价最高的人来设定价格,并尽其所能保持这个价格。这样一来,为卖家赚取一定数量的钱,画廊将是一个更稳定的选择。这同时也标志着收藏家对他/她信任的画廊的声援。不过这种情况是一个特殊的例子,因为人性告诉我们,大多数人只想通过艺术品尽可能得到最多的钱,所以拍卖行还有很多可以做的。

不管你和谁做生意,诚信都很重要。我认为人们太容易相信大型拍卖行,因为它们被视为质量、诚信或真实性的堡垒。然而,情况并非总是如此。与画廊合作,你肯定会得到更多的关注,他们会帮助你得到任何想要的。虽然拍卖似乎有更多的资源去获得更广泛的作品,但在世界范围内有一个二级经销商网络,允许画廊以合理的价格提供一些优秀的作品。

我认为在未来各行业之间的交叉会越来越多。在世界许多地方,你甚至可以看到所谓的“博物馆”进入游戏。画廊和拍卖行将继续相互蜕变,我们需要这两个市场成功增长但始终保持着足够的独立性和相互依赖性,平行存在。

\
唐纳德.马龙藏品 Pablo Picasso, Femme assise (Jacqueline), May 13––June 16, 1962, © Estate of Pablo Picasso / Artists Rights Society (ARS), New York, Courtesy the Donald B. Marron Family Collection, Acquavella Galleries, Gagosian, and Pace Gallery

程守太
知名收藏家

很高兴看到三家顶级画廊联手拿到这批重要作品的私恰代理权,我认为这是个重要的信号,但会不会打破拍行的市场份额,我认为影响不会太大,但是个好的现象,因为总的看来,拍卖的市场份额还是占主要部分。

首先,马龙作为一个重要藏家,这批作品能被顶级画廊看重,说明这批作品的价值非常高;其次,作为藏家有一份社会责任,他希望这批作品能传承有序,而拍卖行则是价高者得;第三,商人逐利,毫无疑问,三家画廊看重了作品在私恰部分的利益,他们为何不能卖到更好的价格?顶级美术馆可以买,顶级藏家可以买,甚至用一幅马龙收藏的作品搭售画廊其他艺术家的作品,我认为这是这几家画廊非常精明的一步商业布局。

还有一个问题,画廊可以冠冕堂皇的说顶级画廊拿到顶级藏家顶级作品,通过顶级画廊私恰,也是未来的趋势,他们打破了拍行的垄断,虽然不能从根本上打破,但我认为对全球画廊的顶级生态链有了更好的补充,这是顶级画廊有远见的表现。

关于利弊问题,我经常去国内一些顶级富豪的办公室,在那里我常常看到一些国内外著名艺术家的作品。这些大师作品如果由画廊私恰,那么可以聚焦性地销售给美术馆,博物馆机构和藏家。但弊端在于,被画廊私恰后,购买的渠道会变得单一,有些客户不可能买到这些作品;其次,和拍卖行不同,画廊不对公众开放,没有拍卖图录,作品甚至如消失一般,艺术最重要的作用是对社会的普及,被画廊私恰后不展出,一般人就无法看到了。

对艺术品市场来说,人们对画廊的兴趣越来越浓,成为这样顶级画廊的客户就成了一种身份的象征。我作为一个藏家,乐见其成,如果国内画廊从此次事件中看到这样一个范例,如果高古轩或佩斯的客户,可以通过这样的途径买到自己心仪的作品,这给我们国内画廊的经营,一二级市场的经营,起到一个很好的示范作用,会给我们的业态带来一些思考。

\
唐纳德.马龙藏品 Brice Marden, Complements, 2004––2007, © 2020 Brice Marden/Artists Rights Society (ARS), New York, Courtesy the Donald B. Marron Family Collection, Acquavella Galleries, Gagosian, and Pace Gallery

甘学军
北京华辰拍卖有限公司董事长、北京拍卖行业协会会长

说拍行垄断其实是一个伪命题。拍卖行从来就没有垄断过现当代艺术大师作品的交易。只是因为拍卖这种交易方式,使艺术家作品在拍卖中实现其公开价格,成为艺术品投资市场的风向而已。而且过往的艺术品拍卖市场一直就是艺术家、藏家、画廊和拍卖行共同支撑的。目前这三大艺术机构联合私洽唐纳德.马龙的收藏,其后续运作也势必与拍卖机构合作。这只能会在增加整体的艺术品市场规模的同时,增加拍卖行业的规模。所以,不必把这种私洽和拍卖行的市场运作对立观察。

这类大师代表作品由画廊直接私洽是市场运作方式的现实升级。几大机构联合直接私洽现当代艺术家的作品,说明艺术品创作规模日益增大,且艺术品市场的价格水平已经达到了相当高的水平,需要市场的集约运作。而这种运作将使市场外延得到拓展,传统的艺术收藏机构和藏家将面临更广泛的竞争,但同时也会有更长远和更可持续的价值判断空间。

另外,我一直不太同意艺术品市场的所谓一、二级市场的划分。艺术品市场的运营方式,因为艺术品价值判断和认知的特殊性,其价格实现是多种方式交叠而成的。画廊、收藏机构和拍卖行一直是共同支撑这种价值判断和价格实现的。随着互联网时代的发展,市场信息披露机制透明化,拍卖行在价格公开化这方面的优势和特点也将会逐步淡化。所以,未来的艺术品市场将更加社会化,无论画廊、藏家和拍卖行,都将面临运营姿态和模式的转型,其方向就是正面的开放,内在的融合。

季涛
中央财经大学拍卖研究中心研究员

这一事件不会影响拍卖行的市场份额。主要因为这是一次偶发事件。

由于这样一位背景的收藏家,作为MOMA的前董事长,他的藏品品质应该是很好。首先,藏品来源是非常可靠的;其次,肯定都是非常知名的当代艺术品,一些艺术大师的作品;再次,是整个艺术行业都很认可的作品,甚至这三大画廊作为马龙生前非常重要的艺术顾问,马龙这些藏品很可能就是他们经手藏购的。他们都互相知根知底,互相了解。因此,这样的事来进行一个拍卖行跟画廊一起招标也很正常。

我相信这样的事以前也有,只是没有新闻报道出来,没有公开。马龙去世以后卖出藏品是因为需要交遗产税,这就要求尽快完成交易,才能保证其他的遗产能够顺利传承。这种情况下找画廊是有优点的:第一、这些作品他们可能很熟悉,有非常明确的买家群体。第二、这些当代作品也不存在什么真假问题需要团队仔细鉴别,所以画廊卖这些东西不愁卖,他们要比拍卖行运作快很多。拍卖行的缺点在它要走拍卖程序,要做专场,印刷图录加上组织拍卖会,至少需要2个月以上的时间。

因此,某些藏品尤其是当代艺术品方面,画廊是占有优势的。他们经营当代艺术品,他们熟悉客户群体,也熟悉这些艺术家,市场上很多经典的作品就是由他们经手的,让他们卖是很正常的事情,是他们具备了优势。如果这些藏品是经典的西方欧洲油画、中国的古代艺术品、瓷器等,我觉得画廊可能就拿不到了,这些绝对就是拍卖行擅长了。因为拍品的不同,藏家特殊的地位,才使得这些画廊占有优势。这是一个偶然的事情,以前也有,以后也会有,但不是经常性的。

画廊私洽优点有灵活性,不必等到拍卖会那一天。多方买家私下询价就可以了,相当于是私下里的一种拍卖,仍然是一种竞价模式。买家各报一个价,谁高卖给谁,或者看付款的方式。对于买家方便,直接可以面对面的谈。拍卖会上藏品竞争的人会更多,适合受众特别广泛的物品,不局限于少数买家,可以让大家都来公开参与是一个优势。但我的结论是没有什么利弊的问题,价格方面不好说哪一种形式会更好,这次代理需要的是快捷方便。

在美国,一级市场比较完善,大画廊拿到这样的项目很正常。国内的一级市场比较弱,时间短、规模小,如果有这样一个大藏家不太可能出现这样的画廊和拍卖行一同竞标艺术品代理权的方式,要么找拍卖行直接拍,需要快速的话就找画廊直接运作。

在国内,相对画廊,拍卖行更具有优势。保利、嘉德这样的大型拍卖行对应的国内的画廊,比起佳士得、苏富比对应的美国三大画廊来说,国内的拍卖行更有实力。无论私洽还是公开拍卖,国内拍卖行占有垄断地位,不管在当代还是古代艺术领域,都更擅长做这样的代理。

谈不上挑战还是机遇,对国内的画廊是一种鼓励。让我们看到画廊是可以和大拍卖行去竞争,虽然我们与国际顶尖画廊差距还很大,但是伴随着积累努力壮大自己,整合强化自己的艺术家藏家各方面资源,有一天与拍卖行比肩,甚至胜出。

编辑:江兵

新闻热线:010-51374003-809/818/808  主编信箱 Email:art@99ys.com 客户投诉
编 辑QQ:1173591114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2号798艺术区01商务楼2010室 邮编:100015 99艺术网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号:文网文[2010]179号 京ICP备19027716号-1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4-2008 北京久久弋曙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常年法律顾问: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436号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