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收藏本站99首页|新闻|展览|拍卖|收藏|专栏|特色|人物|书画|机构|出版|版画|招聘|上海站|成都站|English
画廊的线上竞争力取决于其规模吗?香港巴塞尔销售分析
2020-03-30 11:56:58 来源:Artsy官方  

\
Klaas Rommelaere, Escape Route: in order to be successful one must…Galerie Zink. Darryl Westly, Bathsheba, 2019, Cuturi Gallery.

COVID-19 在全球的大流行已经造成了数十亿美元的损失,世界上最强大的经济体停滞不前,艺术界正在应对整个行业面临的两大挑战。

首先,在大多数公众聚会被禁止的情况下,一个以吸引人们聚集在独特艺术品周围作为运作前提的行业将如何适应这种变化?其次,如果全球经济在此期间受到冲击,那么行业变革是否会变得十分关键?要知道,在较为封闭的艺术界,这种变化通常来得更为缓慢。

过去的一周中,巴塞尔艺术展香港展会和 Art Central 的主办方开通了线上展厅,进行了应对未知新常态的首批试验。这两场艺博会通常在3月下旬于香港同期举行,但由于新型冠状病毒的传播,它们的“线下”版本被迫取消。

\
Jenny Holzer, XX 8, 2015. © 2019 Jenny Holzer and Artists Rights Society (ARS), NY. 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Hauser & Wirth. Noah Davis, Untitled (Man on Couch), 2009, David Zwirner.

为期一周的巴塞尔艺术展在线展厅在周三正式闭幕,旨在替代已取消的实体艺博会。共计242家计划参展的艺术品经销商中有235家签约了在线展厅。

全球卫生紧急情况催生了将大型艺博会完全搬上网络的商业实验。与此同时,在线展厅也使过去十几年来缓慢改变的艺术行业加快了变革的速度。

Art Central 的展览总监 Corey Andrew Barr 说道:“可以这么说,数字艺术品目录不应被视为达到目的的一种手段,而应被理解为一种可供选择的展会体验——发现、联结、收藏是其意在实现的三大目标,而每一个目标都是观众体验的重要组成部分。我相信,未来网上交易会平台的成功与否将取决于这些功能是否可以实现。”

\
Yoshitomo Nara, Untitled, 1997. © Yoshitomo Nara. 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Blum & Poe, Los Angeles/New York/Tokyo.

大型艺博会的在线门户网站已存在多年。正如文化经济学家克莱尔·麦克安德鲁(Clare McAndrew)的《2020年艺术市场》(The Art Market 2020)报告所披露的那样,画廊在展会上的销售业绩,有三分之一以上是在展览会开幕前或闭幕后创造的。但对于许多人来说,从贵宾预展到展位展览——尝试在线复制整个展会体验确实开创了行业的先河。

巴塞尔艺术展全球总监马克·施皮格勒(Marc Spiegler)说:“本次疫情不是测试新平台的理想时机。对于我们来说,这是一个全新的平台,而对于我们许多参展商来说,这种类型的平台更没有先例。它首次上线就发生在历史罕见的经济背景下——标准普尔500指数的跌幅至少是2008年雷曼兄弟(Lehman Brothers)倒闭后的两倍,甚至高达三倍。”

尽管如此,巴塞尔艺术展的在线展厅还是吸引了十分可观的访问人数,超过25万名参观者在网上探索了在线展厅,而去年在香港举行的巴塞尔艺术展的参观人数约为8.8万人。目前,在线展厅有2000多件艺术品正在拍卖,总价值约合2.7亿美元,平均价值约为13万美元。斯皮格勒指出,价格的形成和参展画廊提供的70件价格在100万美元以上的作品有关。除了完全在线举办之外,展会最新颖的特色之一莫过于每件展出的作品都有特定的价格或价格范围,这种极高的透明度在不爱报价的艺术界实属罕见。

\
Luc Tuymans, Tree, 2019, David Zwirner. Marlene Dumas, Like Don Quixote, 2002, David Zwirner.

施皮格勒说:“我们认为推动这一进程十分重要,也很高兴看到参展商愿意配合。当然,对于很多藏家来说这也是难能可贵的机会——他们无论如何都希望价格区间可以更小一些。”

无论是线上还是线下,许多全球最大艺术经销商带来的艺术品都处于价格区间的顶端。包括卢西安·弗洛伊德(Lucian Freud)、韦恩·第伯(Wayne Thiebaud)、贾科莫·巴拉(Giacomo Balla)、安纳祖(El Anatsui)等艺术家在内,纽约 Acquavella 画廊在本次在线展厅上呈现的大多数作品价格都超过了100万美元。卓纳画廊(David Zwirner)创下了拍卖会最高的一笔交易记录,将马琳·杜马斯(Marlene Dumas)的画作以260万美元的价格卖给了一位美国收藏家,并以200万美元的价格售出了吕克·图伊曼斯(Luc Tuymans)的画作。高古轩则以120万欧元(130万美元)的价格成功卖出了乔治·巴塞利兹(Georg Baselitz)的一幅画作。两家画廊都在社交媒体上大力推广了自己的展位,并拥有多年运营自有在线展厅的经验,这可能使他们在新的展览形式中占据了优势地位。

\
Friedrich Kunath, How Could One Ever Think Anything is …Blum & Poe. Kim Tschang Yeul, Recurrence, 1993, 1993, Almine Rech.

多家重要画廊在此次在线展厅中创下了傲人的销售业绩,这些数字如若放在线下艺博会上必将引起轰动:

除了价值260万美元的马琳·杜马斯和价值200万美元的图伊曼斯作品外,卓纳画廊还以50万美元的价格卖出了一幅刘野的画作,并以36万美元的价格售出了诺亚·戴维斯(Noah Davis)的绘画作品《无题(沙发上的男人)》(Untitled (Man on Couch) ,2009)。约什·史密斯(Josh Smith)2019年完成的作品《 卡尔马棕榈树#4》(Karma Palms) 售价为25万美元,而卢卡斯·阿鲁达(Lucas Arruda)的绘画售价则为10万美元。

博伦坡画廊(Blum&Poe)总部位于洛杉矶,在纽约和东京设有空间。该画廊以27.5万美元的价格售出了奈良美智创作于2018年的纸上炭笔作品,并以15万美元的价格卖出了该艺术家1997年所作的水彩画。画廊还以5.5万美元的价格出售了弗里德里希·库纳斯(Friedrich Kunath)的画作《最后的完美日子》(The Last Perfect Day,2019)。小川·安娜斯塔西娅·明日香(Asuka Anastacia Ogawa)的新作《行进(Walking)》(2020年)以4.8万美元售出,而托尼·刘易斯(Tony Lewis)的绘画作品《概念》(Notion,2019年)则以4.5万美元成交。

阿尔敏·莱希画廊(Almine Rech)售出了乔治·康多(George Condo)的一件作品,价格在50万至100万美元之间。鲁道夫·波兰斯基(Rudolf Polanszky)的人物形象作品成交价在5万至10万美元之间,而金昌烈(Kim Tschang-Yeul)的人物形象作品售价则落在1万至2.5万美元的区间内。

常青画廊(Galleria Continua)在意大利、法国、古巴和中国设有展览空间。在本次展览上,该画廊以48.2万美元的价格售出了安东尼·葛姆雷(Antony Gormley)的金属雕塑。

\
Antony Gormley BROKEN MEAN II, 2017, GALLERIA CONTINUA.

纽约的宝拉·库珀画廊(Paula Cooper Gallery)成功售出了塞西莉·布朗(Cecily Brown)最近创作的一幅画作,名为《In the sort of a kind of a something mapped》(2019-2020年),价格在50万至60万美元之间。

高古轩以75万美元的价格售出了玛丽·韦瑟福德(Mary Weatherford)的大型霓彩绘画《草地上的辉煌》(Splendor in the Grass ,2019年)。画廊还以50万美元的价格成交了石田徹也(Tetsuya Ishida)的严肃漫画风格画作《废弃的建筑工人椅》(Derelict Building Worker's Chair,1996年)。曾梵志创作于2019年的《无题》售价为45万美元,而艺术新星詹妮弗·圭迪(Jennifer Guidi)的亮黄色画作《‘形成’的实例》(An Instance of Becoming ,2019年)则以30万美元售出。此外,贾蔼力在2019年创作的画作《青春与群青色》(Youth and Ultramarine)售价为26万美元。

豪瑟沃斯(Hauser&Wirth)以60万美元的价格售出了约瑟夫·阿尔伯斯(Josef Albers)的画作《向正方形致敬的研究:日暮静寂》(Study for Homage to the Square:Late Silence,1960)。画廊还以35万美元的价格售出了珍妮·霍尔泽(Jenny Holzer)2015年的画作《XX 8》,并以14万美元的价格成交了皮皮洛蒂·瑞斯特(Pipilotti Rist)充满狂欢感的视频雕塑《水中宝藏(黑光)》(Wasserschatz (Schwarzlicht), 2019)。

里森画廊(Lisson)在上海、伦敦和纽约设有展览空间。此次,画廊以85万美元的价格售出了104岁的硬边艺术(hard-edge)画家卡门·埃雷拉(Carmen Herrera)的作品《卡米诺·内格罗》(Camino Negro,2017年)。

\
Beiren Hou, Mountain Spring, 2009, NanHai Art. Josef Albers, Study for Homage to the Square: Late Silence, 1960, Hauser & Wirth.

尽管如此,有一部分参展画廊对巴塞尔艺术展线上展厅的态度显得更为复杂。在某些方面,线上展厅似乎可以复刻影响传统艺博会交易的动能。《2020年艺术市场》报告指出,虽然各类艺博会为年销售额超过1000万美元的画廊提供了47%的收入来源,但对营业额低于50万美元的画廊而言,其艺博会销售额仅占总销售额的30%。因此,一些中型画廊对在线展览会的印象并不那么深刻。

芝加哥理查德·格雷画廊(Richard Gray Gallery)的保罗·格雷(Paul Gray)说:“坦白说,我们收到的直接询问或是完成的交易都完全不够预期,因此未来是否还会继续参加在线展厅对我们而言还是未知数。只能说我们准备得过于充分了。”

对于施皮格勒来说,画廊在线上展厅中的成功并不受画廊规模的影响,而在于他们如何明智地推销自己的产品。

\
Jim Dine Primary Ladies, 2008, Richard Gray Gallery.

施皮格勒表示:“总的来说,做得不错的画廊在推广在线展厅展览方面都很有建树,他们广发电子邮件、更新 Instagram 故事并通过其他渠道进行自我宣传。有些画廊甚至还利用 Zoom 云会议软件预先排演,让藏家更好地了解自己的展位。我加入了其中的一场,该预演由多家画廊共同组织,同时有350人在线观看。”

对于许多参展商而言,在线展会的火热参与度也反映出,在每个大型画廊和博物馆都不得不关闭大门,以及双年展和拍卖被纷纷推迟之际,人们对艺术表现出了最根本的渴求。

布鲁塞尔艺术商 Xavier Hufkens 说:“鉴于当前的情况,我们认为此次倡议产生了真实的推动力。事实证明,在线展厅也是让艺术界保持联系的好方法。我们的交往不再如以往一样反复无常,因此可以进行更深入的讨论。我们将作品卖给了世界各地的收藏家常客,但同时也有一些亚洲的新名字出现在我们的买家名单上,这真是一个惊喜。”

\
Alessandro Pessoli, Today Today Today, 2018, Xavier Hufkens. Alex Katz, Iris 4, 2019, Richard Gray Gallery.

当艺术界大多数的“惊喜”都在存亡之际时,能够在特殊时期继续建立联系并在线上开展业务,似乎可以让我们嗅到些许“一如往常”的气息。

随着 Art Central 将继续在线上进行为期五周的展览,巴塞尔艺术展已经把注意力转移到瑞士巴塞尔展会之上。该博览会于周四被正式宣布推迟,举办时间从平时的6月下旬改为9月15日至20日。

施皮格勒在一份声明中说:“我们希望情况能迅速改善。我们将与参展商紧密合作,在9月成功举办一场艺术展。”届时,在经历完这次艺术盛事的完全网络化之后,巴塞尔艺术展和参展画廊必将获益良多。

编辑:江兵

新闻主编信箱 Email:art@99ys.com 商务合作99yangkai@163.com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2号798艺术区01商务楼401室 邮编:100015 99艺术网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号:文网文[2010]179号 京ICP备19027716号-1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4-2008 北京久久弋曙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常年法律顾问: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436号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