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收藏本站99首页|新闻|展览|拍卖|收藏|专栏|特色|人物|书画|机构|出版|版画|招聘|上海站|成都站|English
东京又开了一家私人美术馆
2020-03-10 09:47:50 来源:澎湃新闻 

日本桥位于东京站附近。江户时代,德川家康以日本桥为起点,修建了五条主要道路,通达日本各地。在许多名家的浮世绘中,经常能见到日本桥与富士山同时出现的构图,还有以东海道诸景点为题材的创作,都少不了日本桥这一站。

\
葛饰北斋 富岳三十六景之江户日本桥

\
日本桥 1911年4月

同样,从日本各地来首都的人,跨过了日本桥,就意味抵达了首都,满眼皆是繁华,东京最早的百货公司三越百货就在这,还有各种铺子和食肆,时光荏苒,这些昔日的店铺如今就成为了满街的百年老店。再加上新建的摩登大楼,历史和现代在日本桥形成了一种有趣奇幻感,走在这,就仿佛走在时光通道,新旧如闪回般交错。

\
日本桥附近2020年1月新开美术馆Artizon Museum,前身是普利司通美术馆,外部设计由日建设计担任 官网图

2020年1月,这里新开了一家美术馆Artizon Museum,并非大众熟知的东京地标美术馆,我翻查中文网站,见不着介绍。倒是许多日本杂志,从去年就开始登载开幕展的广告,整版整版登。我当时有些纳闷,这是什么美术馆,怎么从来没听过呢?而且东京艺术馆和空间已经非常多了,突然又冒出来一家,究竟是何方神圣?去日本网站一查,Artizon Museum的前身是普利司通美术馆(The Bridgestone Museum),由日本企业家、收藏家石桥正二郎创办于1952年1月,在2015年闭馆休业,重新建造展馆空间,五年后改了名字重新开幕。

如今的Artizon Museum拥有了一幢全新的美术馆建筑,共六层。从外观看,底部挑高,用水泥柱支撑出一个门廊,有些致敬西方建筑的意味,而往上诸层,皆是镜面玻璃外观,晴好的日子里,反射湛蓝天空和朵朵白云,远远看去,仿佛像放露天电影,非常漂亮。

我在底层购票,坐自动扶梯直达三层,寄存衣服背包并排队等候入场。如今日本新开的展馆,许多都实行了限流入场,购票时就会选定一个时段,大约三十分钟一轮,依次入场。入场后,需通过安检,Artizon Museum是新开不久,设施一流,连安检设备都比一般美术馆高级,接着再搭电梯去六楼,从上往下逐层参观。

\
美术馆一二层部分打通,相当于拥有了一个调高层高的大厅 官网 图

Artizon Museum的开幕展是《新兴的艺术景观:我们收藏的状态》(見えてくる光景 コレクションの現在地),从名字上看,是以馆藏做的一个展览。这就意味着,展览的水准依赖于收藏的水准。Artizon Museum的馆藏来自于石桥正二郎的私人收藏,他以西洋近代绘画作品和日本近现代西洋画作品,超过2600幅。

六楼的展厅,展示了石桥正二收藏中的杰作,很容易就能辨认出其中莫奈、雷诺阿、塞尚等印象派大师的作品。印象派等西洋绘画,素来是日本藏家的收藏偏好,比如同样位于东京的国立西洋美术馆,藏品来自于松方幸次郎的收藏,以19世纪初至20世纪前叶的印象派绘画和雕刻为主,大约4400件西洋绘画和雕塑作品,如雷诺阿、高更等画家的名作也不少。又如我记得有一次在京都的泉屋博古馆,恰好遇到一个印象派展览,作品也非常多,均来自关西藏家们的收藏。

日本人对印象派真是顶礼膜拜般热爱,近代有钱的企业家们收藏这些名作,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是日本“现代化”的一个途径——日本明治维新后一直崇尚西方科学和文化艺术,通过收藏西方艺术,似乎也让日本有机会能够汇入”西方”主流,跻身入现代强国的“牌桌”上,获得平等游戏的一席之地。拥有和西方现代国家同样的艺术品位,浅而言之也就同西方现代国家同样的文明。

据说松方幸次郎收藏西洋画作以及建造美术馆,是为了让日本学习艺术的青年们有机会能够近距离地观摩世界名作。而石桥正二郎的初衷则不太一样,他是日本著名的企业家,1889年出生于福冈久留米市,17岁继承了家业——一家裁缝店,后转战橡胶业,在1931年创立了普利司通轮胎株式会社(现为普利司通株式会社),这是日本论坛三巨头之一。

发家后,某次石桥正二郎遇到了小学时期的图画老师,也是日本的西洋画家坂本繁二郎。坂本繁二郎告诉他,当时非常著名的画家青木繁,不到30岁就去世了,而这位画家也来自于福冈久留米,是他倆的老乡。老师建议事业成功的石桥正二郎收藏青木繁的画作,最好再为他开个美术馆。石桥正二郎深以为许,开始以青木繁为中心收藏日本近代西洋画。

西方美术画作以及印象派画作收藏,是在二战之后,由于日本社会动荡,许多财阀和藏家开始抛售他们战前收藏的西方美术画作。而石桥正二郎因此收藏了许多,包括塞尚的《圣托-维克多瓦山和夏托-诺瓦》,就是实业家原三溪的儿子善一郎为了建立“白桦美术馆”在巴黎购买的作品。逐渐,石桥正二郎的藏品形成了以印象派为首的19世纪至20世纪法国绘画为中心的收藏脉络,其中有莫奈、雷诺阿、马蒂斯等印象派画家,也有莫迪里安尼、波洛克、毕加索。

1950年,石桥正二郎第一次去美国,对位于市中心大楼的纽约近代美术馆产生了强烈的感受,回到日本后,就把东京在建的总公司大楼2楼划出来作美术馆,向公众开放,“普利司通”(Bridgestone),这个名字来自于他自己的姓:ishibashi,“ishi”是日语中“石头”的意思,而“bashi”则是“桥”。

焕然一新的Artizon Museum显然和日本以往的私人美术馆不太一样,不仅仅是在美术馆空间和展陈方式上,连策展和布展,也加强了学术性。简单而言,以往的日本私人美术馆,展览一般有两类:常设展和特展。

常设展主要就是以馆藏来呈现,就像上海博物馆书画展馆,定期更换些作品,并不会强调特别的“策划性”主题。也有以定期特展为主的私人美术馆,比如根津美术馆、静嘉堂文库、出光美术馆等等,会策划一些小而美的主题,围绕着主题来展示馆藏。但规模多不大,也就二十来件作品,也不太能在展陈布展上做文章。如根津美术馆近期的《绘画的对称美》(〈対〉で見る絵画),就是以日本传统绘画的对称性为主题,挑选馆藏品做展览。

而Artizon Museum就不太一样,开幕展《新兴的艺术景观:我们收藏的状态》遍布三个楼层,可想而知展出藏品之多。而策展者又对藏品抽离出一些特定的线索,来划分展陈空间,比如“肖像画”,“原始与神话”等等。于是我们能够见到罗马彩绘陶壶和青木繁的油画出现在同一个空间里,青木繁的画作以写实的技法来描绘日本神话传说题材,而画布上的人物通常是史前时代先民,充满着原始的能量。这就恰好与罗马陶壶形成一种对峙和呼应,因为罗马陶壶上绘制的同样是神话传说故事。在同一个展厅里,日本和罗马不同时期的艺术作品,就如此穿越时间和空间,形成了有趣的联系。同样,我们在展厅中,还能见到古埃及的木乃伊棺木。

同样的联系,还出现在贾科梅蒂,亨利摩尔和罗马雕塑,以及莫迪格利亚尼、毕加索,或是藤田嗣治的肖像画作,这些不同时代不同文化背景的艺术家,以人作为创作对象,用不同的媒介和技法,呈现他们的思考和想法。如此布展,能够引发观众许多思考,不仅仅是东西方艺术之间的联系,或是艺术发展在时间上的脉络和序列,还能见到日本近代画家在探索传统日本艺术现代化进程中的种种尝试。

当然,如果只是冲着名家名作去Artizon Museum,也不会失望,重量级的展品数量不少,比如莫奈,我就见到了大约三幅,其中《睡莲》的尺寸并不小。雷诺阿有两幅人物肖像,那种光影洒在人物身上呈现出的丰腴肉感与红嫩,让人怦然心动。毕加索有一些比较有趣的肖像画,还有梵高的风景画,不是大众熟悉的充满情绪的点彩笔触,而是写实而冷峻的基调,在描绘一座风车,或许是他早期的作品,几乎无法辨认。当然,熟悉如马蒂斯或塞尚,那标志性的色彩运用和笔触,让人一眼就能认出,随后从心底泛起了一种激动,就反复在异乡的人群里突然认出了一张家乡儿时伙伴熟悉的面孔。同样没料到的意外收获,是三幅赵无极的作品。如此近距离领略赵无极散发着哲思的色彩,仿佛有种把人吸进画中的魔力,让神思随着色彩的渐变和极简的线条,去往山水间和虚空中神游。随后不得不感慨,这种近距离看展的体验,实非观摩印刷品可比拟。

\
贾科梅蒂、亨利·摩尔和罗马雕塑出现在同一个空间中,形成一种有趣的对峙。

\
《乔治亚特·夏尔潘提耶小姐坐像》 皮埃尔·奥古斯都·雷诺阿 1876

Artizon Museum崭新的美术馆大楼,4-6楼都是展览空间,3楼是一个剧场空间,用来做艺术教育或讲座之用,2楼是美术馆商店,1楼是咖啡馆和餐厅。4-6楼的展示空间中,也有一些小的设计,如每一层都暗嵌了一个小小的观景区域,透过玻璃窗,能够俯瞰日本桥区域的街景。日本美术馆建筑中,很在意这种休憩之用的观景区域,如东京国立博物馆或奈良博物馆等,都有一片庭院供观赏,而即使如私人美术馆,如京都的乐烧美术馆,也会留出一小块坪庭,让观众能休憩时观赏。当然,Artizon Museum各层楼层的展示空间中,也藏着独立的展室,用来放映或做一些小型的单元陈列,有一个特别为日本屏风画设计的展示橱窗,布展效果非常好,《洛中洛外屏风》在漆黑的展厅和灯光下,金光四射,而展示橱窗的大面积无接缝玻璃,来自德国,而展示柜则由米兰进口,面积大又避免反射,能够让观者看清楚屏风上每一个细节。

4楼内部还特别划分出一个展览区域,是关于美术馆历史和建筑设计的展示。投影仪在正面墙上投放关于Artizon Museum创办历史的视频,配以一些照片和文献及标本,来阐释美术馆建造的点点滴滴。布展也做得非常细,比如,会特意用图画和材料标本,来讲述整幢大楼不同区域的材料,以展现材料的区分实际是为了划分美术馆不同功能区域和空间。通过一系列细节的展示,观众还能了解到Artizon Museum的建筑外装由日建设计,内装则由TONERICO: INC操刀(代表作:代官山的茑屋书店),更细致如一张椅子或是工作人员的制服,都由专门的设计公司设计。Artizon Museum电子展示品则来自如今大红的Teamlab,而更细致的如标识系统,是由广村正彰操刀,2020东京奥运会体育图标,就同样出自他手。

美术馆还有些新功能,能够发现日本设计的前瞻性,如针对地震做了设计和处理。除了防震外,也有断电后能持续72小时的紧急供电设施,以及对艺术品防水防火的设计。

\
美术馆公共区域的雕塑来自石桥正二郎的收藏

在官网上,能够见到Artizon Museum一整年的展览计划,以及近期的一些有趣的讲座。开幕展《新兴的艺术景观:我们收藏的状态》原计划持续至3月31日,若是晚些时日去东京,今年Artizon Museum重量级的展览还有不少,比如用日本琳派绘画和印象派做对照的《琳派和印象派,东西城市文化产生的美术》(琳派と印象派東西都市文化が生んだ美術),还有个《印象派女画家》(印象派の女性画家たち)。下半年则是一个关于莫奈的大展《莫奈:对自然发问》(Monet: Questioning Nature),展品是来自于奥赛和橘园的,值得一观。

编辑:江兵

新闻热线:010-51374003-809/818/808  主编信箱 Email:art@99ys.com 客户投诉
编 辑QQ:1173591114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2号798艺术区01商务楼2010室 邮编:100015 99艺术网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号:文网文[2010]179号 京ICP备19027716号-1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4-2008 北京久久弋曙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常年法律顾问: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436号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