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收藏本站99首页|新闻|展览|拍卖|收藏|专栏|特色|人物|书画|机构|出版|版画|招聘|社区|上海站|成都站|English
1x3画廊《持久的魅力》:对话张大力
0条评论 2016-12-07 09:12:54 来源:99艺术网专稿 

张大力 民工 雕塑(汉白玉)  105X47X102cm  2016年
张大力 民工 雕塑(汉白玉)  105X47X102cm  2016年

Q:阎玉婷

记者:我们可以先以这一次展览《持久的魅力》作为切入点,聊一下展览的作品,请您先介绍一下《蓝晒》这个系列。

张大力:对这个作品的技术探索是从2009年开始做实验出现第一张,一直到现在已经有七年。通过很久对这个技术的实验,我可以在纸上、布上、油画布以及很薄的宣纸等其他的纸材上进行创作。当初为什么要做这件作品,一个很重要的契机是因为黑桥,那个时候说要拆迁,我很想通过我的方式来记录黑桥的图像,于是我就想能不能用别的方法记录,但它还是黑桥。

我们艺术家在面对一个题材的时候,总想找一种不普遍的技术,这个技术不是所有人都能够掌握,我们才会觉得有意思。为什么要艺术家呢,艺术家就应该这样,从一些书里发现了一种技术,经过实验后成功了。当时我不光做了这些竹子,还做了很多人,像你看过早期有骑自行车的那些。那个时候我记录了很多黑桥的生活,像这样骑三轮车的人,但单拍一张照片太简单没有意思。在《蓝晒》中出现的创作方法和技巧,起码从技术角度来说我觉得是作为艺术家在提供一种贡献。在表达某一个题材的时候,应该用一种新的技术。这些都是在黑桥找的模特,从那个时候开始,我也不单单只表现人。我同时在思考如何打开一个边界,有的题材确实是只能表现人,有的题材我觉得什么都可以表现,可以表现植物,可以表现建筑。所以后来我通过《蓝晒》的技术层面把这个框架打破了。

张大力 松树Pine(25)亚麻布蓝晒Cyanotype on canvas 100X146cm.2016.5.10
张大力 松树Pine(25)亚麻布蓝晒Cyanotype on canvas 100X146cm.2016.5.10

记者:我之前在整理资料的时候,觉得您每个阶段创作的特点十分明确,每个阶段都很完整。请您介绍一下每个阶段的思路和逻辑?

男:因为曲线太近我们还看不清一个人他的终极体现是什么。有的人要等到八、九十岁你才知道他是谁,因为社会在不断地变化,我们每个人也在不停地用自己的方式调整与社会之间的关系。现在社会发展的速度太快了,要等到所有的东西都走完了,我们才知道一个人和社会的关联原来那么密切。它可能从头到尾都是我们当年不能解释的,但过后完全用一种语言就可以解释。这也可以用来理解艺术家的行为。当然艺术家的语言需要滞后,当时解释不了。你评论五四时期的小说你看每一篇都不完美,因为那个时候语言刚形成,而且都是旧知识分子写新小说,但是过了那个阶段你再看它是可以解释的。我想我也是这样,可能别的艺术家也是这样的。

张大力 竹子_Bamboo(10).亚麻布蓝晒Cyanotype on canvas (100X80cm)2016.8.29
张大力 竹子_Bamboo(10).亚麻布蓝晒Cyanotype on canvas (100X80cm)2016.8.29

记者:从您现在创作的状态来说,这个系列做完了之后,你会一直延续着做,还是说它是同步一直在完善与生长。

张大力:我一般是同步,不然我花的时间太长。我一种创作要做,但涂鸦涂七年、十年,其他什么都不干也不行。我在涂鸦的同时也做雕塑、拍照片、画画,每一种创作延续到最后,差不多了,我就给它断掉,或者把它融合到另一种创作里去。

记者:据我了解,您的的整体大的线索,一个是涂鸦系列,另一个应该是第二历史,之后是刚刚提到的《蓝晒》系列。

张大力:我觉得我有几个大的东西,一个就是涂鸦。从涂鸦牵扯出来了绘画,它有AK47,还有从雕塑做人体的翻模,从翻脸这个系列一直到现在的雕塑。还有对第二历史图片的研究。这几个大的系列差不多组成我艺术的语言逻辑,或者看待世界的一种逻辑。

记者:我个人觉得在这几个系列当中,肖像,或者把肖像作为更宽泛的概念,对于肖像建立的一个意识,好像一直存在于整个系列里。我觉得不光是人物的形象,对于肖像的建立,不管这种涂鸦在城市中建立了一个很符号化的肖像,包括像AK47以纯肖像来建立一个符号语言,还是《蓝晒》系列,虽然它跟肖像没有必然的关系,除了黑桥之外。但它存在的形式感也有肖像被观看主体的意识,不管是竹子还是鸽子系列,它都有一种被客观观看的视角存在。当然这是一个比较模糊的概念,所以想跟您聊聊肖像创作对象,或者以肖像作为一个话题,您有什么样的想法。

张大力:我觉得艺术家是这样,人类几千年的艺术创作,它最主要关注就是人自身。我们画人像,画各种战争题材,但表现植物和动物的作品从整体数量来说算少一点。我们不能说表现动物、植物的题材跟人完全没有关系,因为它也是人类的观察,是通过人的眼睛去理解这个世界。它还是我们人的选择,或者特定时期的特定表现。比如宋朝花鸟,那个时代是那样的表达,但是到了别的时期就不是了。所以我觉得一个艺术家,它应该更多提供人类眼界的可能性,我们在一个时代如何观察这个世界。

我们对这个世界的理解很少,科学家提到这个世界94%是暗物质,只有4%是我们知道的物质。在这4%里面我们人类所知道的还不到万分之一,可能是十万分之一。那我们为什么不研究写各种实验,在有生之年在很短的历史中能够更多地了解这个世界。人是一种好奇的动物,我们看世界的方法,包括我看人看什么,我觉得在我作品里,现在就是要打破这种东西。我什么都想去表现,不论表现什么,都是用我的眼光去看,别人不会这么看,你就是跟我用同样的技术,也不一定这么摆,用这个角度。所以越多的眼光做作品越好,用越多的技术越好,作品做了越重样越丰富多彩形式越多越好。这样当后人研究你的时候也会说,这个人有什么想法,他为什么这么画,他那个时候这种技法从那里来,眼光从那里来的,这个有意思。

张大力 松树Pine(27)亚麻布蓝晒Cyanotype on canvas 122X152cm.2016.5.10
张大力 松树Pine(27)亚麻布蓝晒Cyanotype on canvas 122X152cm.2016.5.10

记者:你最初怎么会以涂鸦的形式来创作呢?我觉得涂鸦在西方还是蛮复杂的一个社会体系与艺术系统,但是在中国又产生了新的处境。

张大力:这是一个很好的问题。因为当时我到西方之前是八五思潮画水墨画,我是用西方的技术和手段来表达中国人的精神,那个时代普遍都有这种想法。但是我又不能画古画,我就画墨抽象表现主义,用的是宣纸,还有很多是用油彩宣纸画那些红的。但是到了西方以后,我一阶段已经跳过去,我觉得在宣纸上这么画跟我的生活没有什么关系。而一个人最重要是看自己生活在哪里,用自己现在的脑子看周围,所以我就断然放弃了这些水墨,我觉得没有什么意思,路往哪走、怎么做也不知道。只有一个东西最简单,那就是涂鸦。我画一百张油画会耗很多年,而直接画水墨画我还是中国人住西方,所以干脆找一个最简单,也能表达我的心情和我居住环境有关系的形式,涂鸦是最适合的方式,因为它速度快,第二天就可以实现。

记者:涂鸦在西方也与领地的各个方面有关。

张大力:它是西方的一种亚文化,主要流行在青年里。它反抗主流文化,一个是有领地,主要大部分是在抗议。这种抗议或多或少有用,但是时间长了就变成一种势力。我一个人中国画涂鸦,开始不知道要画什么,我就写汉字、画我自己,画一个人头,但是只有我知道,有含义。它表示我存在,我在这个地方。至于能不能卖,能不能进入艺术史不重要,我觉得我释然了,只要能表达自己的存在就很好。而当它挪到中国是有意义的,正因为我在西方住了这么几年我这么做,到了中国那个剑走了很长时间,一下穿透了。在北京这个大都市也有这种亚文化,也有年轻人对主流文化的嘲讽和抗议,涂鸦不仅仅是西方的形式。在西方的形式中,涂鸦是一张画,画的很好看还有签名。但是我的涂鸦是有个人很大的强制性,有一种特别性,因为我一直画同一个符号。最终我把涂鸦的形式放弃,凿成一个洞,看起来它已经不是涂鸦了。当然我们今天用很多东西都是西方的,很多技术都是,但最终变成我们中国人自己的,由我们操纵。

《持久的魅力:黄锐、高氏兄弟、张大力》展览海报
《持久的魅力:黄锐、高氏兄弟、张大力》展览海报

编辑:江兵

0条评论 评论

0/500

验证码:
新闻热线:010-51374003-809/818/808  主编信箱 Email:xinwen@99ys.com 客户投诉
编 辑QQ:1173591114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2号798艺术区01商务楼2010室 邮编:100015 99艺术网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号:文网文[2010]179号 沪ICP备17033488号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4-2008 北京久久弋曙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常年法律顾问: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