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收藏本站99首页|新闻|展览|拍卖|收藏|专栏|特色|人物|书画|机构|出版|版画|招聘|上海站|成都站|English
保利香港秋拍这对永乐舞菩萨将再现十年前的拍卖传奇
0条评论 2017-09-21 11:36:13 来源:99艺术网专稿 

保利香港将于2017年秋拍举行

「清净广严— 重要藏家珍藏永乐宫廷造像」专场

10月2日下午4时

香港君悦酒店宴会厅

Lot 3211
Lot 3211
明永乐 铜鎏金舞菩萨一对
款识:「大明永乐年施」
H 16.7cm; H 16.8 cm
HK$ 5,500,000 - 7,500,000
US$ 705,000 - 962,000
参考:香港苏富比,2006 年10 月7 日,编号805,明宣德铜鎏金金刚舞菩萨立像,成交价 50,520,000港币

本对菩萨独特罕见,头戴花冠,耳侧缯带翻卷,面形方正,面容端庄秀雅,神态宁静慈和。上身袒露,下身着长裙,衣褶流畅自然,胸前及腰间饰连珠式璎珞,手足处有钏镯装饰,周身长条帔帛,灵活生动的帔帛向两端自然飘垂,至腿部向上翻卷,富律动感。菩萨舞动的动作相同并左右对称,均为单腿站立,另一腿凌空横曲,一手搭腰,一手上举,躯体呈三折枝式,舞姿优美。

明永乐铜鎏金舞菩萨一对(局部)
明永乐铜鎏金舞菩萨一对(局部)

\
莫高窟148 窟 盛唐药师经变(局部)
© 敦煌研究院

此对舞菩萨相信是如来主尊的胁侍菩萨,在佛前展现曼妙舞姿、以乐舞娱神的热闹场面,常于敦煌壁画之上,当时唐代因净土宗思想的盛行,经变图中常以缤纷的乐舞来表现佛国的欢欣无忧及无上庄严,有多达二十人以上的乐部编制及一整排舞者一起跳舞。最有名的莫过于莫高窟第220窟北壁药师经变中的大型舞乐队,依着《佛说药师如来本愿经》而绘画,描述东方净土世界的情景,七佛前的舞者肩上披着彩带,轻柔摆荡,尤其左方舞者姿态与本造像的动作形态十分相似。在敦煌莫高窟第148窟主室东壁,盛唐时期的《药师经变》中的一对舞菩萨,身呈三折姿,一手高举,一手内弯,身后披帛弯折曲绕,婀娜妖娆的势态相互对称,观之与本对舞菩萨一脉相承。

明永乐铜鎏金舞菩萨一对(局部)
明永乐铜鎏金舞菩萨一对(局部)

大威德金刚唐卡 
大威德金刚唐卡 
© 美国大都会博物馆藏

明早期大黑天唐卡
明早期大黑天唐卡
©佳士得纽约,2006年3月29日,编号275

\
大威德金刚唐卡(局部)
©美国大都会博物馆藏

本对舞蹈菩萨的容貌、服饰、皆为西藏样式,然其题材则有着深厚的汉地渊源。这种舞蹈造型在元代至明早期唐卡中亦多有出现,充分地体现出西藏受到汉地文化之影响。美国克利夫兰美术馆藏有一幅十三世纪早期西夏时期的伏魔金刚唐卡,其主尊下方五位舞姿空行母,身材丰满妖娆,她们手持供品,头后有背光,肤色各异,见屈志仁, Anne E. Wardwell,《When Silk was Gold: Central Asian and Chinese Textiles》,纽约,1997年,页90-91,图24。2014年佳士得香港售出的明永乐御制红阎魔敌刺绣唐卡的下方,有七位供养菩萨,他们头带宝冠,身姿婀娜,高举供品,足踏覆莲瓣,造型与前述十三世纪伏魔金刚唐卡非常接近,然而人物装饰则更为繁复,增加了披帛、璎珞、宝冠与莲座,与本对菩萨造像趋向一致。

另外,在西藏大昭寺所藏的明永乐御制胜乐金刚刺绣唐卡与大威德金刚唐卡的下方,同样可见到相同造型之舞蹈菩萨,可以推断,可见当时宫中是有一定的制式及轨制去设计当前的菩萨动作,相同组合还可见于一幅明初大黑天刺绣唐卡的下方,见佳士得纽约2006年3月29日,编号第275。美国大都会博物馆藏有一幅明初期大威德金刚刺绣唐卡,其下裱边上亦刻画有八位供养菩萨之形象,参考同上,页202-203,图62。

莲座座上「大明永乐年施」六字款
莲座座上「大明永乐年施」六字款

造像足下为单层圆形覆莲座,座上方刻「大明永乐年施」六字款,莲瓣尖长圆润,瓣尖下方的连珠纹之间更饰有连绵不断的卷草纹浮雕,更富装饰性。此种在莲花座上装饰高浮雕的工艺,在永乐宫廷造像中并不少见,公私收藏中亦有多件著名的观音菩萨坐像有此装饰,可作为高品位作品的鉴赏要素之一。参考例可见克里夫兰美术馆(The Cleveland Museum of Art)藏著名明永乐铜鎏金大成就者毗鲁巴像之莲座,载于Marylin M. Rhie及Robert AF Thurman,《智慧与慈悲:神圣的西藏艺术》,伦敦,1996年,页444,编号197;另可参考佳士得香港,2014年4月8日,编号3057,明永乐铜鎏金弥勒佛立像,也有类似莲座花纹,非常精美。

明早期铜鎏金舞菩萨立像
明早期铜鎏金舞菩萨立像

明宣德铜鎏金金刚舞菩萨立像
明宣德铜鎏金金刚舞菩萨立像
Speelman旧藏
©香港苏富比,2006 年10 月7 日,编号805
成交价HKD50,520,000

 

如同宣德时期的造像,永乐时期的主尊与莲座是先分体铸造,再嵌接在一起,如今作品的底板被打开,制作工艺一览无遗,内趟的包浆自然老到,更见到胎体厚重,铜质精纯。整尊结构匀称,造型生动,形象庄严,具明代皇家造像特点。同样题材的明早期作品,可参考英国藏家Speelman旧藏的一对明宣德鎏金铜金刚舞菩萨立像,曾载于香港苏富比,2006年10月7日,《佛华普照—Speelman收藏重要明初鎏金铜佛》,编号805,成交价高达5355万,亦曾出版于Ulrich von Schroeder,《印度和西藏的铜像》,香港,1981年,第527页,图版149F,是为珍贵的参考例子。与之功用相同,身姿有所区别的可参见瑞士苏黎士雷特伯格博物馆(Museum Rietberg)所获明早期铜鎏金舞菩萨立像,不同之处,此件菩萨双手各持金刚,单腿站立成舞蹈姿,可作本对菩萨参考。

明永乐御制红阎摩敌刺绣唐卡
明永乐御制红阎摩敌刺绣唐卡
©佳士得香港,2014 年4 月8 日,编号3001

\

A PAIR OF GILT BRONZE DANCING FIGURES OF  BODHISATTVA
MARK AND PERIOD OF YONGLE, 1403-1424
H 16.7cm and H 16.8cm
Estimate
HK$ 5,500,000 - 7,500,000
US$ 705,000 - 962,000

This pair of richly gilt figures was gracefully portrayed with dancing postures which mirror the other. They keep the balance on one foot with the other raised to the knee. One arm raised on the thigh and the other raised above the head with the palm held upwards . The movement is accentuated by billowing skirt-ends and scarf, wearing a bodhisattva crown and elaborate beaded jewellery. They are both supported by a lotus pedestal cast with bands of beading, the top of the plinth inscribed the six-character mark and the base is engraved with a visvavajra. This pair of Yongle dancing bodhisattvas is quite unique and rare. The faces of the bodhisattvas are imbues with a sense of inner calm while we shall also observe the weight and movement of loosely worn cloth, as the robes and scarves swirl with the dance of these animated and jubilant bodhisattvas.

编辑:江兵

0条评论 评论

0/500

验证码:
新闻主编信箱 Email:art@99ys.com 商务合作99yangkai@163.com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2号798艺术区01商务楼401室 邮编:100015 99艺术网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号:文网文[2010]179号 京ICP备19027716号-1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4-2008 北京久久弋曙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常年法律顾问: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436号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