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收藏本站99首页|新闻|展览|拍卖|收藏|专栏|特色|人物|书画|机构|出版|版画|招聘|社区|上海站|成都站|English
艺术界的“影像魔术大师”—— 比尔·维奥拉(Bill Viola)
0条评论 2017-11-10 09:50:59 来源:合美术馆 

比尔·维奥拉(Bill Viola)
比尔·维奥拉(Bill Viola)

在影像艺术的舞台上,比尔·维奥拉(Bill Viola)是一位耀眼的国际明星,作为视像装置艺术先驱,他早期受白南淮等艺术家的影响,后来也直接影响了一批中国当代艺术家,令他们感受到影像艺术语言的魅力。 Bill Viola的作品以录像为主,也有多媒体装置及跨界聚合形式,其中气势恢弘的大量超慢镜头作品,令他成为影像艺术领域的开拓先行,此后不断利用最新技术与专业影棚,以求达到最佳效果。

Bill Viola虽然在纽约长大,但因家庭环境而深受欧洲文化所影响。23岁时,他在佛罗伦萨生活了一年多,并把大量时间花在文艺复兴的大教堂和礼拜堂之中;此后,他对世界多个地区传统的表演艺术进行记录研究,在日本生活时,创作同时修习日本禅和水墨画,这些使他以更广阔的视野,看待世界上不同宗教和艺术的关联与发展。这些多元化的文化涉猎,令他关心的不只是一个宗教,而是所有人类的情感 —— 人的世界的机能、人的世界的内耗、人的世界和其他世界的犬牙交错。

《殉难者之土、空气、火、水》,2014
《殉难者之土、空气、火、水》,2014

《牙缝之中》,1976
《牙缝之中》,1976

Bill Viola的作品还有一个特殊之处,就是无声胜有声,其创作语言本身蕴含的视觉动态势能往往伴随着某种内隐的不可知的声源而缓慢变化。例如,在红专厂当代艺术馆2号馆展出的《救生筏(The Raft)》充满了一种世界末日之感,让人联想到《圣经》里着力描绘的灭世洪水,不同肤色、不同地位的陌生人挤在一起并处于高压水流冲击之下。

《救生筏》,2004

《救生筏》,2004

《救生筏》,2004
《救生筏》,2004

一切表面的克制和努力营造的个人形象都被撕开,本能的防护机制毫无用处,慢速摄影下一切人类遭劫、恐惧余生的情感和充满情绪呐喊的姿态,都以一种物理上沉默而心理上激烈的奇妙听觉被尽数捕捉。这种针对心理学声音元素的运用,其实得益于上世纪70年代Bill Viola跟随白南准参与首个欧洲录像艺术团体Art/Tapes/22驻留弗洛伦萨时的偶然所得。

当时,他被宏伟的大教堂里巨大的石厅所产生的回音深深地吸引住了,并在许多宗教性建筑里作了一系列的音响录音。当他发现在任何空间都具有一种声音内容,一个核心的单音或者共振频率,就辨认出了在看得见与看不见的世界之间,在抽象物、内部现象和外部物质世界之间存在的一个至关重要的关联。它为Bill Viola敞开了许多原来被封闭的事物,这是一种成为一件事物和能量、成为一种物质和过程之间的元素性力量。在他随后创作的诸多录像作品中,就出现了很多类似的声源模仿的应用,它绵亘在你聆听一首伟大的乐曲时能感到的微妙变化和压力波摧毁一件物体时的狂暴力量之间。它引导Bill Viola藉由录像本身的内在声音结构走近空间,创造一种包括观看者在内的作品,于是Bill Viola开始有意识地录下事物中蕴藏的“区域”而不是“观点”,录像艺术在这里慢慢演变成一种时刻在空间里渗透着声音效能的视觉麦克风。

《回忆五人组》,2000
《回忆五人组》,2000

《静默五人组》,2001
《静默五人组》,2001

《惊骇五人组》,2000
《惊骇五人组》,2000

20 世纪 90 年代以后的创作,Bill Viola频繁以古典宗教绘画为直接灵感,俨然是在录像艺术的框架下重新创作“宗教画”。其中,于2000年创作的《惊讶五重唱》灵感就是源自中世纪尼德兰画家博斯的《嘲弄基督》,这件作品没有任何声音,两女三男的五人组被一波强烈的情绪席卷时,他们的面部表情生动夸张,分别演绎了喜、怒、哀、惧、疑五种情绪。极度缓慢的镜头呈现了最微小的细节及表情变化,创造了一种主观的心理空间

《仪式》,2002
《仪式》,2002

《嘲弄基督(荆棘王冠)》,耶罗尼米斯·博斯
《嘲弄基督(荆棘王冠)》,耶罗尼米斯·博斯

《四师徒》,丢勒
《四师徒》,丢勒

从形式上来说,Bill Viola的作品中存在不少与欧洲传统艺术有关的严肃元素,比如他的一些作品会涉及对弗朗西斯科·何塞·德·戈雅-卢西恩特斯、希罗尼莫斯·布希、约翰内斯·维米尔的绘画再现;另一幅作品《南特三联画(NantesTri ptych)》则与那些相当传统的结构例如圣坛背壁装饰三联画有关。该作品由左到右记录了他次子的出生时刻、一个迷茫的男子在水中漂浮以及他母亲在濒临死亡前的景象,体现了艺术家自我的写照并可以窥探出他的创作主轴以人类的生活经验为基础,探讨生命、死亡、感官、潜意识等议题并回归艺术传统。

《光与热》,1979
《光与热》,1979

这份崇高,让人回想到马克·罗斯科(Mark Rothko 1903-1970)。他曾说“许多人能在我的画前悲极而泣的事实表明,我的确传达出人类的基本感情,能在我的画前落泪的人,就会有和我在作画时所具有的同样的宗教体验。如果你只是被画上的色彩关系感动的话,你就没有抓住我艺术的核心。”

Mark Rothko, Untitled, 1952-1953
Mark Rothko, Untitled, 1952-1953

其实,观看Bill Viola的作品从来不轻松。曾经身处他的展览现场,体会到那一种庄严与崇高。昏暗的展览环境充满异样感与不安,感官完全被影像充斥,脑中瞬间升起来自宗教、神话、自然的种种回响,心中生出疑问,念念不忘,回响的是内心深处传来的回声。

《初梦》,1981
《初梦》,1981

《亘古常在者》,1979-1981
《亘古常在者》,1979-1981

从艺四十多年以来,他先后创作了150余件录像、音像装置、电子音乐表演以及电视和广播艺术作品。在艺术家层出不穷的今天,比尔·维奥拉以他的博学和对当代高科技传媒的熟练掌握在国际艺坛牢牢地站稳脚跟,并成为闻名世界的视像魔术大师。

编辑:江兵

0条评论 评论

0/500

验证码:
新闻热线:010-51374003-809/818/808  主编信箱 Email:xinwen@99ys.com 客户投诉
编 辑QQ:1173591114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2号798艺术区01商务楼2010室 邮编:100015 99艺术网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号:文网文[2010]179号 沪ICP备17033488号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4-2008 北京久久弋曙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常年法律顾问: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