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收藏本站99首页|新闻|展览|拍卖|收藏|专栏|特色|人物|书画|机构|出版|版画|招聘|上海站|成都站|English
可爱的丑小鸭:行为艺术家笔下的安徒生童话
2018-03-06 09:24:07 来源:凤凰艺术 

玛丽娜·阿布拉莫维奇(Marina Abramović),这位塞维利亚行为艺术家,最近“演绎”安徒生著名童话故事《丑小鸭》。

安徒生(Andersen)《丑小鸭》玛丽娜·阿布拉莫维(Marina Abramović),由丹麦赫尔辛基路易斯安那现代艺术博物馆出版提供(所有图片均由路易斯安那州博物馆提供)
安徒生(Andersen)《丑小鸭》玛丽娜·阿布拉莫维(Marina Abramović),由丹麦赫尔辛基路易斯安那现代艺术博物馆出版提供(所有图片均由路易斯安那州博物馆提供)

此次的作品,源于艺术家玛丽娜·阿布拉莫维奇(Marina Abramovi?ć)对《丑小鸭》故事的重新定义,她孩子气的用铅笔“重述”故事:破裂的鸡蛋,粗糙的雨滴,肥硕的鹅卵石,还有眼睛,构成了这部童趣十足的作品。这部作品拟定于2月底,由丹麦赫尔辛基的路易斯安那现代艺术博物馆(Louisiana Museum of Modern Art)出版,这也是艺术家联合创作安徒生童话系列(Andersen books)的第二部作品。(第一部是草间弥生(Yayoi Kusama)对《小美人鱼》的精彩演绎)

《丑小鸭》最初于1844年出版,当年的安徒生(Andersen )并没有特意标注这是一部童话故事,而是定义为“为年轻读者准备”。也许,当年的安徒生(Andersen)这些故事主题,即使是对于成年人也是极具思考价值的,这一点,他自己感同身受。

一天,安徒生(Andersen )向评论家乔治·布兰德斯(Georg Brandes )承认,他可以不写自传,因为《丑小鸭》就是他人生的写照。时至今日,玛丽娜·阿布拉莫维奇(Marina Abramovi?ć)也抱有同样的想法,她在作品的结尾处写道:“我对故事(《丑小鸭》)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因为小时候,我也是丑小鸭。我十几岁的时候非常尴尬和不开心,因为我有一张婴儿脸,并且长着一个大鼻子。”她接着说:“与故事中的天鹅不同,我在得到公众认知之前,就意识到了自己的身份和力量。当我第一次在公众面前表演时,我经历了人生的转变,就像孵化而出丑小鸭。”

安徒生(Andersen)《丑小鸭》封皮,玛丽娜·阿布拉莫维(Marina Abramović),由丹麦赫尔辛基路易斯安那现代艺术博物馆出版提供(所有图片均由路易斯安那州博物馆提供)
安徒生(Andersen)《丑小鸭》封皮,玛丽娜·阿布拉莫维(Marina Abramović),由丹麦赫尔辛基路易斯安那现代艺术博物馆出版提供(所有图片均由路易斯安那州博物馆提供)

安徒生(Andersen)《丑小鸭》内容,玛丽娜·阿布拉莫维(Marina Abramović),由丹麦赫尔辛基路易斯安那现代艺术博物馆出版提供(所有图片均由路易斯安那州博物馆提供)
安徒生(Andersen)《丑小鸭》内容,玛丽娜·阿布拉莫维(Marina Abramović),由丹麦赫尔辛基路易斯安那现代艺术博物馆出版提供(所有图片均由路易斯安那州博物馆提供)

不过,近期玛丽娜·阿布拉莫维奇(Marina Abramovi?ć)发表的一些偏激言论,让人有所诟病。尽管她经历了“丑小鸭”阶段,但她对澳大利亚土著人的残酷种族主义言论表明,作为一个白人女性,她对待他人的偏见,让人们对这位曾经的“丑小鸭”不再抱有同情心,这并不是说那些非常富有和成功的人没有资格去评判,但人们总会希望从他们身上看到或学到一些东西,例如善良。(她后来为种族主义言论道歉。)

不可否认的是,玛丽娜·阿布拉莫维奇(Marina Abramovi?ć)的铅笔插图很迷人,并且很精确的抓住《丑小鸭》故事的灵魂,整部作品看上去像是一位小学生画的,人们仿佛走进了她的童年,看到了她的愿望。这里有成群的小鸭子,茅草屋、温馨的农场和一只优雅的天鹅,这些作品犹如九岁孩童的涂鸦之作,充满童趣。鸭妈妈的蛋看上去像一堆摇摇欲坠的圣诞小球,同样,作品随着丑小鸭的成长而变化,我们可以发现小鸭毛茸茸的羽毛愈发充满流线感,这是一只正在生长的天鹅,它是美丽的。

安徒生(Andersen)《丑小鸭》玛丽娜·阿布拉莫维(Marina Abramović),由丹麦赫尔辛基路易斯安那现代艺术博物馆出版提供(所有图片均由路易斯安那州博物馆提供)
安徒生(Andersen)《丑小鸭》玛丽娜·阿布拉莫维(Marina Abramović),由丹麦赫尔辛基路易斯安那现代艺术博物馆出版提供(所有图片均由路易斯安那州博物馆提供)

安徒生(Andersen)《丑小鸭》玛丽娜·阿布拉莫维(Marina Abramović),由丹麦赫尔辛基路易斯安那现代艺术博物馆出版提供(所有图片均由路易斯安那州博物馆提供)
安徒生(Andersen)《丑小鸭》玛丽娜·阿布拉莫维(Marina Abramović),由丹麦赫尔辛基路易斯安那现代艺术博物馆出版提供(所有图片均由路易斯安那州博物馆提供)

安徒生(Andersen)《丑小鸭》玛丽娜·阿布拉莫维(Marina Abramović),由丹麦赫尔辛基路易斯安那现代艺术博物馆出版提供(所有图片均由路易斯安那州博物馆提供)
安徒生(Andersen)《丑小鸭》玛丽娜·阿布拉莫维(Marina Abramović),由丹麦赫尔辛基路易斯安那现代艺术博物馆出版提供(所有图片均由路易斯安那州博物馆提供)

安徒生(Andersen)《丑小鸭》玛丽娜·阿布拉莫维(Marina Abramović),由丹麦赫尔辛基路易斯安那现代艺术博物馆出版提供(所有图片均由路易斯安那州博物馆提供)
安徒生(Andersen)《丑小鸭》玛丽娜·阿布拉莫维(Marina Abramović),由丹麦赫尔辛基路易斯安那现代艺术博物馆出版提供(所有图片均由路易斯安那州博物馆提供)

安徒生(Andersen)《丑小鸭》玛丽娜·阿布拉莫维(Marina Abramović),由丹麦赫尔辛基路易斯安那现代艺术博物馆出版提供(所有图片均由路易斯安那州博物馆提供)
安徒生(Andersen)《丑小鸭》玛丽娜·阿布拉莫维(Marina Abramović),由丹麦赫尔辛基路易斯安那现代艺术博物馆出版提供(所有图片均由路易斯安那州博物馆提供)

毋庸置疑,这些作品会让孩子们感觉很熟悉,这个故事和以往一样,仍然是一个振奋人心的故事,讲述着如何找到自我,找到你在世界上的位置。

安徒生(Andersen)《丑小鸭》玛丽娜·阿布拉莫维(Marina Abramović),由丹麦赫尔辛基路易斯安那现代艺术博物馆出版提供(所有图片均由路易斯安那州博物馆提供)
安徒生(Andersen)《丑小鸭》玛丽娜·阿布拉莫维(Marina Abramović),由丹麦赫尔辛基路易斯安那现代艺术博物馆出版提供(所有图片均由路易斯安那州博物馆提供)

编辑:江兵

新闻热线:010-51374003-809/818/808  主编信箱 Email:xinwen@99ys.com 客户投诉
编 辑QQ:1173591114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2号798艺术区01商务楼2010室 邮编:100015 99艺术网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号:文网文[2010]179号 沪ICP备17033488号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4-2008 北京久久弋曙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常年法律顾问: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