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收藏本站99首页|新闻|展览|拍卖|收藏|专栏|特色|人物|书画|机构|出版|版画|招聘|上海站|成都站|English
当艺术市场遇上人工智能 艺术还专属于人类吗?
2018-08-29 09:11:39 来源:腾讯财经 作者:米娜

今年秋天,纽约佳士得拍卖行将创造历史,届时该拍卖行将成为全球首家出售由人工智能创作的画作的拍卖行。

将于10月23日至25日在佳士得拍卖行拍卖的这幅画作,是隶属于法国艺术组织Obvious的一幅名为《Edmond de Belamy》的画作。更准确地说,这幅画作是Obvious设计的运算法则创作的画像。

《Edmond de Belamy》
《Edmond de Belamy》

在接受采访时,在Obvious负责大量技术工作的人工智能博士生雨果·卡塞勒斯-杜普雷指出,他们对“背后所隐藏的哲学方式很感兴趣”。他说:“一种运算法则可能拥有创造性吗?如果有的话,这种运算法则将是最接近人脑的创造性。”

挂在佳士得拍卖行的白墙上

Obvious利用“生成式对抗网络(Generative Adversarial Networks,简称GAN)”创作出《Edmond de Belamy》。GAN是一种算法,最早是由美国人工智能研究员伊恩·古德费罗在2014年创造的。GAN算法包括两个部分:生成器和鉴别器。

Obvious的一个团队收集了15000幅横跨十四世纪世纪到十九世纪的肖像画,并将它们输入到GAN算法。生成器学习了这些画像的“规则”,然后开始根据这些规则创作新的图像。与此同时,鉴别器的工作是鉴别图像,推测哪些是来自于数据库的“真实”画像,哪些是来自生成器的“虚假”画像。当生成器试图骗过鉴别器时,它会从每次失败中学习。当它成功骗过鉴别器时,这个过程就完成了,即《Edmond de Belamy》诞生。画中是一名穿着清教徒式的黑色衣服,看起来有些犹豫但面部很模糊的男子。

《Edmond de Belamy》
《Edmond de Belamy》

乍看上去,这幅画像似乎是某位古代大师的作品。当前,用金色画框裱起来的《Edmond de Belamy》,就悬挂在纽约佳士得拍卖行的白墙上。据估计,这幅画像的拍卖价将介于7000美元-10000美元。

Obvious表示,拍卖所得将被用于继续完善该公司的运算法则算法,为创作此类画像所需的计算能力提供资金支持,并进行3D建模试验。Obvious计划不久以后尝试诸如印象主义的一些特定风格,并试验利用来自不同文化的样品来创造新的画像。该公司的成员皮埃尔·福特雷尔声称,“我们真的对亚洲艺术市场很感兴趣。保守的艺术界更接受实体作品,他们明白我们不是在试图欺骗艺术界。我们是想要成为现代艺术家。””

佳士得拍卖《Edmond de Belamy》,无疑是对人工智能艺术领域的一次重要确认。尽管有很多所谓的“创造性编码器”利用相似的技术来完善互联网体验,但是很少有被被认为是现代艺术家的。Obvious的成员认为自己是现代艺术家,而他们的主要目标是让GAN普及化并让人工智能创作的艺术合法化。

“艺术创造不只是人类的专属品”

“我想要把这种新方式引入更传统的市场,而非仅仅局限在科技领域,”卡塞勒斯-杜普雷说,“最初,这种新方式很难获得传统艺术市场的理解,因为后者正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我们,同时在想‘那些家伙是什么人?这种新的奇怪的东西是什么?’但是,我们越多解释我们正在做什么,我们想要分享什么,以及我们想要说什么,一书世界就越会注意我们的工作。”

Obvious的座右铭是“艺术创造不只是人类的专属品”。

在佳士得完成拍卖之后,Obvious计划与更多的品牌和画廊达成合作。“我们真的相信,人工智能可以成为一种新的艺术工具,”卡塞勒斯-杜普雷说,“1850年,当照相机亮相时,只有高级工程师们使用它,因此摄影被认为没有艺术潜力。当时,人们说摄影不是真正的艺术,拍照的人就像机器。现如今,我们都一致认为,摄影已经成为真正的艺术分支。我们现在的情况和当时差不多,因为人们认为我们是工程师。但是,我们认为,这种技术将被越来越多地应用于艺术领域。”

据报道,在伦敦举行了一个关于区块链对艺术世界的影响的研讨会之后,Obvious开始与佳士得拍卖行进行合作对话。佳士得版画和复制品业务国际主管理查德·劳埃德安排了《Edmond de Belamy》的拍卖,他认为这将引发人们对有关艺术和创造力的基本问题的讨论。

在声明中,劳埃德说:“佳士得一直在努力适应艺术市场的变化以及科技对艺术创作和消费的影响。人工智能已经被现代艺术家当作是一种工具。随着人工智能技术的进一步发展,我们很高兴能参与到这些持续的对话中。”这位高管还说:“我们都将一次又一次地经历这种文化冲击。在这种冲击中,我们认为我们是在与人交流或者互动,之后突然意识到我们是在与机器人交流互动。对于艺术品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定义。我倾向于认为,作者身份相当重要——这关乎其与观赏者的联系。但是你也可以说艺术存在于观看者的眼里。如果人们觉得它充满感情,鼓舞人心,那么它就是如此。如果它摇摇晃晃,嘎嘎叫,那它就是一只鸭子。”

Obvious是高蒂尔·维尼尔与另外两位25岁的创始人在2017年4月共同创建的。自那以后,Obvious打造了一整套Belamy系列作品,包括《Edmond de Belamy》、《Le Comte》、《La Comtesse》、《Le Baron》和《Le Comte de Belamy》等11幅画像。

2月,巴黎收藏家Nicolas Laugero-Lasserre花了10000欧元买下了《Le Comte de Belamy》。

需要指出的是,Obvious不是唯一一个从事人工智能艺术研究的组织。自2012年以来,新泽西州罗格斯大学的艺术和人工智能研究所一直在进行这方面的试验。2017年,该机构的研究人员表示,他们已经利用人工智能创造出了全新的艺术风格,后者与之前人类设想的任何一种艺术风格都不一样,这引发了人们对人类想象力极限的质疑。3月,来自西弗吉尼亚州的大学生罗比·巴拉特在Twitter上发布自己用人工智能生成的“裸体”图像,得到了网民的大力赞赏。

不过,一些网友针对“人工智能画画”表示出了作为人类的担忧:这将迫使人们重新考虑他们称之为艺术的事物,并更加大力推动其界限。

编辑:江兵

新闻热线:010-51374003-809/818/808  主编信箱 Email:xinwen@99ys.com 客户投诉
编 辑QQ:1173591114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2号798艺术区01商务楼2010室 邮编:100015 99艺术网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号:文网文[2010]179号 沪ICP备17033488号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4-2008 北京久久弋曙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常年法律顾问: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