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收藏本站99首页|新闻|展览|拍卖|收藏|专栏|特色|人物|书画|机构|出版|版画|招聘|上海站|成都站|English
仇国仕:苏富比何以扎根香港45年
2018-12-12 11:14:06 来源:艺市纵横 作者:陆静

2018年正值苏富比扎根香港45周年。

现在看来,如果没有1973年苏富比的入驻,香港艺术市场或许不会像今天这样具有超强的市场号召力。如今的香港已经是继伦敦、纽约之后的世界第三大艺术品交易中心,香港能够占据艺术市场第三宝座,苏富比可谓功不可没。

目前香港作为亚洲艺术市场的优势十分明显——自由港、健全的法制、位于亚洲的核心地区、金融等相关产业齐备、链接中西方的纽带。于是,中国内地或者世界各地的拍卖行和画廊都蜂拥扎堆于此,以期开拓更大的市场。近年来,经济持续放缓的态势席卷,或多或少的影响了艺术品市场。

在这样的形势下,香港苏富比又是如何力压群芳,独占鳌头?在这40余年间做了哪些探索和努力?对于未来市场的变化又有哪些预期?

仇国仕
仇国仕
苏富比亚洲区主席
中国艺术珍品部门专家

入驻香港为进军亚洲

“自进驻香港的45年来,苏富比一直处于亚洲艺术市场的最前沿,这正是我们在拍卖概念上推陈出新,悉心筹划,不断吸引新的藏家并扩大市场的结果。”苏富比亚洲区主席、中国艺术品部环球主管及主席仇国仕表示。

40多年前的苏富比之所以选择香港,不只看中当时香港的背景,实则是要借这座港湾进军整个亚洲。据仇国仕介绍:“早在华人开始关注中国艺术品之前,中国艺术品早已活跃在欧美市场。而那时的亚洲购买力量则主要来自于日本,尤其是在日本经济腾飞的那几年,非常少量的买家来自香港。”既然日本的购买力如此强劲,为何最终选择了香港?仇国仕分析:“首先,不论在地理、金融、法律、艺术品进出口税率和物流等方面,香港皆具优势,而且背靠祖国这强大后盾,有利于香港担当全球经营网络‘超级联系人’的角色。香港是苏富比亚洲区的总部,对中国内地、台湾地区及东南亚等地产生了巨大辐射作用;从全球布局而言,香港是苏富比的第三大市场,仅次纽约及伦敦。其次,一直以来,香港拥有一群由儒商及文人学者组成的成熟收藏群体,对中国艺术品有多年收藏及鉴赏经验。在这样的文化收藏背景下,苏富比于1973年落户香港,成为本地首家拍卖行,同年在香港文华酒店举行首场中国瓷器拍卖会。以后,多间国际拍卖行,以致近年内地同业亦相继进驻。”

苏富比入驻香港之后,则给整个艺术品市场带来了巨大的影响。仇国仕说:“作为首家立足亚洲的国际拍卖行,我们对艺术品市场带有牵头作用,不仅为藏家带来从全球征集而得的顶级艺术品,也引入拍卖及艺术知识与人才,并同时引进严谨的规管方式,一直领导着艺术市场的发展。”在他看来,拍卖带给了香港艺术市场一个非常公开公正且透明化的平台。在没有拍卖之前,一级市场是一个封闭而且不开放的市场。同时,苏富比也提供了特别高品质的精美艺术品,吸引越来越多的人进来,这个市场便越做越大。

清乾隆 洋彩透雕夹层玲珑尊成交价 1.49亿港元
清乾隆 洋彩透雕夹层玲珑尊成交价 1.49亿港元

首开私人收藏专场

香港苏富比的拍卖从瓷器起步,主要是缘于朱汤生(苏富比亚洲区首位CEO同时兼任拍卖官)。他在英国所受到的教育主要以宋代及明清瓷器为主。事实上,当时国际上对中国艺术品的审美也只有中国瓷器。朱汤生尤其擅长明清瓷器,因此,初入香港自然以优势项目驻足,而当时香港主流的中国艺术品市场就集中在瓷器领域。因为朱汤生在香港开拍明清官窑,又从某种程度上加深了这一审美的影响。

1980年,香港苏富比首次推出了私人收藏专场——仇炎之私人收藏拍卖会。一件明代成化斗彩鸡缸杯拍出了528万港元,创下当时的一个纪录。”首次推出私人收藏专场却出乎意外的成功。这使得苏富比之后接二连三地推出私人收藏,例如Frederickknight和戴润斋收藏。从此之后,私人专场的做法也被多家拍卖行广而效仿。当然,苏富比并没有满足于只做瓷器,当香港形成了固定的春、秋两大拍之后,也在积极寻求和拓展新的领域。先后引入了珠宝和中国书画,如今更是有了越来越多的分支。

然而,凭借在销售理念上的创新和技术上的投资,苏富比不断吸引新的藏家并扩大市场。在过去45年来,一直处于亚洲市场的前列。尤其是在当下并不算明朗的市场环境下,香港苏富比2018年秋拍以36.4亿港元结束了一场“硬仗”。而这项成绩成为苏富比进驻香港以来总成交额的第三高,较去年同期增长15%,2018年总成交额直逼10亿美元。早在香港苏富比2018秋拍开拍之前,长久以来持续艺术品市场的低迷,让人一度担心,尤其当苏富比拍卖一件一件重量级标的浮出水面之后,市场能否有资金接盘,一跃成为媒体讨论的焦点。从第一件清乾隆洋彩玲珑尊,甚至疑似几年前的天价转心瓶;再到清乾隆御制珐琅彩盌,曾经牢牢占据中国瓷器拍卖第一名的纪录;最后说赵无极10米巨制的爆出,仅仅是预料成交价就足以燃爆媒体。最终,这3件重器均得以成功释出。超级重量级拍品重出市场,加之香港艺术品拍卖市场的多年来积淀的诚信化,是保证本季香港苏富比取得36.4亿港元成交额的关键。

清雍正(印玺)清乾隆(盖盒) 乾隆帝御宝昌化石与田黄组玺三件 成交价46,352,000港元
清雍正(印玺)清乾隆(盖盒) 乾隆帝御宝昌化石与田黄组玺三件 成交价46,352,000港元

对话

《艺术市场》:你于1999年加盟苏富比,自2003年起领导苏富比亚洲中国艺术品市场。2006年,正式执掌苏富比全球中国艺术品部,于全球四大拍卖中心香港、伦敦、纽约及巴黎举行拍卖。2018年3月,正式被委任为亚洲区主席。在你的领导下,苏富比一直在中国艺术品板块保持领导地位。如何安排中国艺术品在全球四大拍卖中心的布局?中国艺术品占据苏富比全球艺术品拍卖业务的多少?

仇国仕:纽约及伦敦的中国艺术品拍卖一直以迎合当地藏家传统收藏口味为主:美国藏家较追捧佛教艺术品、家具及古青铜器;而伦敦的藏家则偏好宋代及明清瓷器。当然这不能一概而论,但这是我们策划各拍卖中心的拍卖方向。巴黎的拍卖较为不拘一格,从19世纪的清瓷、百年前在法国大受欢迎的松石绿彩瓷,以至漆器家具,皆不时亮相于巴黎拍场。香港为中国艺术品最前线的市场,我们一向于香港拍场呈献最顶尖的珍品,其中尤以明清瓷器及工艺品为主。我们的客人均期望在香港欣赏到最好的艺术品。因此,筹划每场香港拍卖对我们都是一个挑战。

在苏富比全球艺术品拍卖业务之中,中国艺术品部门的成交额稳占五分之一,而这部门亦是亚洲苏富比最大的部门。自苏富比亚洲区原主席朱汤生先生(JulianThompson)于1973年在香港举行首场中国艺术品拍卖开始,亚洲地区的藏家及艺术经纪人数量一直增长,而本部门亦一直领导亚洲区的拍卖业务。中国艺术品部门非常国际化,我们每年皆于纽约、伦敦、巴黎及香港进行春、秋两拍,大部分藏家来自中国,但来自欧洲、美洲及日本等地的亦为数不少。

《艺术市场》:近些年,全球经济形势的持续低迷造成了国际拍卖行业的剧变,中国内地的嘉德、保利等拍卖行进入香港,与长期占据香港市场主导地位的佳士得和苏富比争夺市场,使竞争进一步加剧。在如此严峻的市场背景下,苏富比如何面对市场低迷期,保持中国艺术品板块的市场份额?

仇国仕:苏富比在中国艺术品市场一直处于领导地位,自香港苏富比成立以来,我们的专业知识与实力长期深得重要藏家信赖,是委托拍卖的首选。我们定期推出重要的单一藏家专场。同时,为了推动市场发展及开拓藏家的收藏眼界,我们亦于过去15年举办了不少专题拍卖,从文人古董珍玩,至清代宫廷艺术品不一而足。近年,我们更把中国艺术品融入崭新的“人间异珍:奇趣”专场,拍品范畴广至爱斯基摩艺术、西方古董,以至自然历史文物等,旨在打破地域文化及时间界限,以全新角度审视及欣赏中国艺术品,对新旧藏家来说皆耳目一新。

《艺术市场》:香港苏富比2018秋拍最终斩获36.4亿港元,相比较去年秋拍同比增长15%,而这项成绩成为苏富比进驻香港以来的总成交额第三高。你如何看待这次的拍卖业绩?

仇国仕:本季秋拍取得佳绩,足证苏富比成功吸引新藏家并拓展市场,而这也是我们在拍卖概念上推陈出新的成果。随着本年成交总额直逼10亿美元,2018年势将成为亚洲苏富比历来成绩最好的年度之一。自进驻香港的45年来,苏富比一直处于亚洲艺术市场的最前沿,本季佳绩进一步证明我们在推动市场趋势的角色。我们悉心筹划的拍卖,继续迎合当今藏家品位,并巩固香港作为汇聚亚洲及西方艺术的国际枢纽地位。

《艺术市场》:近几年,香港苏富比成交的天价拍品有哪些?

仇国仕:近年我们有幸呈献不少来源有序的珍稀藏品,并屡创佳绩。近年较瞩目的成交包括:亨利奈特典藏清康熙御制粉红地珐琅彩开光花卉盌,于2018年4月以2.39亿港元成交;一件北宋汝窑天青釉洗于2017年10月以2.9亿港元成交,创中国瓷器世界拍卖纪录;以及2014年春拍的玫茵堂珍藏明成化斗彩鸡缸杯以2.8亿港元成交,刷新当时中国瓷器世界拍卖纪录。

今年春、秋两拍亦成就多件天价拍品,春拍的瞩目拍品包括:明宣德御制的《大般若波罗蜜多经》十卷,以2.39亿港元成交,刷新佛教文献世界拍卖纪录;清康熙粉红地珐琅彩开光花卉盌,以2.39亿港元成交;清状元画家钱维城的手卷《台山瑞景》,以1.47亿港元成交。至于秋拍,清乾隆御制珐琅彩虞美人题诗盌及清乾隆洋彩透雕夹层玲珑尊皆以逾亿港元成交,成交价分别为1.69亿港元及1.49亿港元。

《艺术市场》:香港苏富比最初以瓷器作为主导,至今已寻求和拓展多个领域。香港作为苏富比亚太地区重要的市场,对于今后板块的布局有哪些规划?

仇国仕:随着经济及文化全球化,亚洲藏家的品位愈加多元化。我们由最初的单一板块(瓷器工艺品)发展至现时约10个拍卖类别,除亚洲艺术品外,更多藏家开始懂得欣赏和收藏西方艺术品,如印象派及现当代艺术、当代艺术、西洋古典油画等。去年我们于香港的现当代艺术晚拍首次引入西方艺术,更于两年内成功举办两场“赏心:悦目新视野”展售会,将西方艺术精品带到亚洲。此外,我们亦透过崭新拍卖策展概念来拓阔藏家的收藏眼界,如“人间异珍:奇趣”,涉足范畴广至爱斯基摩艺术、西方古董,以至自然历史文物等。

《艺术市场》:中国藏家在瓷器收藏方面的喜好有哪些转变,对市场有哪些影响?

仇国仕:由于明瓷、清瓷成交屡创新高,加上我们着力扩阔区内藏家的收藏,所以宋瓷、文人雅器及古代艺术品等领域亦逐渐成为中国艺术品板块的焦点。在20世纪至21世纪的首十年,中国艺术品市场一直追循20世纪20年代始于英国的方向,侧重瓷器收藏。影响深远的东方陶瓷学会至少导引着全球三代藏家的收藏方向。虽然其他门类的艺术品与瓷器的成交价位仍有一大段距离,但近年漆器、玉器、佛像及文人艺术品等领域正逐渐受到瞩目。

《艺术市场》:今后香港的艺术品市场发展前景如何?苏富比要如何吸引更多的藏家进来?

仇国仕:香港艺术品市场健康稳健,但以敏求精舍为首的一代重要藏家年纪渐迈,正等待着新一代藏家接捧。正是如此,对我们来说,向新藏家介绍中国艺术板块,以及培育新生代的鉴赏力,及发掘潜在买家至为重要,而苏富比正全力投入,向这个方向发展。

编辑:江兵

新闻热线:010-51374003-809/818/808  主编信箱 Email:art@99ys.com 客户投诉
编 辑QQ:1173591114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2号798艺术区01商务楼2010室 邮编:100015 99艺术网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号:文网文[2010]179号 沪ICP备17033488号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4-2008 北京久久弋曙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常年法律顾问: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