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收藏本站99首页|新闻|展览|拍卖|收藏|专栏|特色|人物|书画|机构|出版|版画|招聘|上海站|成都站|English
99艺术| 娑婆之境:喻红笔下那敏感 脆弱 无助 真诚的——人性
2019-03-04 14:41:18 来源:99艺术网 作者:Roger

何为娑婆世界?

它是释迦牟尼佛教化的三千大世界,此界众生安于十恶,堪于忍受诸苦恼而不肯出离,为三恶五趣杂会之所。在传统印度宇宙观中,这个世界上所有生命的到来,是为了其前世所为,而在今生忍受艰难困苦。

它就是我们的世界,其中每个遭受痛苦的人都是自我欲望的囚徒。你我分明了解它是一个充满缺陷与痛苦的地方,却仍对这个“需要承担忍耐的世界”迷恋万分。

而“娑婆之境”也是中国当代艺术家喻红个人思考与创作的一个重要表达。正如上文提到,这个概念来源于佛教,意为“需要承担忍耐的世界”。在喻红的笔下,在这“婆娑之境”中,既有人类以退为进的抵抗,也有人类渴求在逆境中超越伤痛的寄托。

正是:万般皆为苦,唯有自渡。

喻红的作品正是给我们以启发,以“渡”的可能……

《尘世》,150 x 300 cm,布面丙烯,2016
《尘世》,150 x 300 cm,布面丙烯,2016

《风起云涌》,布面丙烯,140 x 150 cm,2015
《风起云涌》,布面丙烯,140 x 150 cm,2015 

 《观涛》,布面丙烯,150 x 200 cm,2016
 《观涛》,布面丙烯,150 x 200 cm,2016

《红色肖像》,130×97cm,布面油画,1989
《红色肖像》,130×97cm,布面油画,1989

《日常生活——我在水里》,2011年
《日常生活——我在水里》,2011年

敏锐目光下,处世不惊的力量

也许更多人是从一张中国业界有史以来最优秀的“大卫素描”,认识了女艺术家喻红。而实际上,她也是中国当代艺术史中,无法绕开的女性艺术家。她见证、参与了改革开放之后中国当代艺术的发展。她这种想要直接描绘她所生活的社会现实的冲动,将她和一个名为“新生代”的新兴运动连结在了一起。曾经,这一群年轻的艺术家试图摆脱社会主义现实主义的风格,着眼于对日常的现实表达,并将身边的人作为绘画的对象;如今,这位六十年代出生的女艺术家创作力依旧旺盛。

\

一直以来,喻红的创作多数根植于她个人生活与社会大背景中。作为一位艺术家、一位传业授道者、一位母亲,她有着更突出、更敏锐的观察力和感受力。喻红的作品中,很容易察觉一种宁静、同时又令心灵感动而无法言传的力量。

贯穿喻红艺术生涯的,是她对周遭人、事的描绘,是普通大众的“肖像”,是身处“婆娑世界”我们的写照。

她画自己,在床上、在水里、更衣时、怀孕时、那些平淡中不平凡的日常,她也画各种各样的女人,作家、乐手、藏族女、售楼小姐、白领、川妹子、女保安……创作灵感常来自个人生活以及周遭人们的日常,建立起一个对时间的感受和记忆巧妙融合的世界,去捕捉人物因自身经历而散发、演变的情绪。

《游园惊梦》,布面丙烯 ,500 x 920 cm,2015
《游园惊梦》,布面丙烯 ,500 x 920 cm,2015 

《游园惊梦》局部之“盲人摸象“、“猴子捞月”
《游园惊梦》局部之“盲人摸象“、“猴子捞月”

《游园惊梦》局部之”刻舟求剑“
《游园惊梦》局部之”刻舟求剑“

对这一点她曾说过:“我生活在人群里,发现了许多令人心灵感动又无法言表的东西,这些都是关于人性的敏感、脆弱、尊严、隔膜、无助、真诚和情爱的故事……所有人都被它驱使着,于是生活发生了各种各样的故事。它们成了我作品的主题。”

喻红用敏感的目光、感受,触及所到之处,并表现在作品中,这一点与色彩大师夏加尔有着异曲同工之妙:“……我的绘画是写实的……我们的内心世界就是真实,可能比外面的世界更加真实……我用心画画”。(夏加尔)

“生活就是如此简单平静,有些人不愿承认这最真实的一面,而我欣赏的则是洗尽铅华,处世不惊。”——喻红

那敏感、脆弱、尊严、隔膜、无助、真诚的——人性

细看喻红的作品,多数是关于人生的短暂和不确定的脆弱性。她的创作聚焦于人性的原始状态,也传递了人在社会结构中表现而出的敏感、无力和疼痛。“人性”是其作品一直以来最重要的核心。

喻红曾表示,“我的创作一方面来自非常具体的人,个体在面对各种非常具体的问题时产生的焦虑、彷徨;另一种是普遍的每一个人都面对的问题。这两种不断在交替,个体性与普遍性的交替。”

正如我们谈起她“目击成长”系列,就是关乎生命、关于成长,关于社会对个人的影响。

“当医生把她包好,放在我怀里时,她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我,新生儿的眼珠上像蒙了一层油,高光巨大,黑亮亮的……看着她的眼睛,我的眼泪一直不停地淌着,心情无法言说,静静地感受着她可爱的粉红色的重量,心中明白从此我有了不可推卸的责任。”(喻红)

女儿从脱离母体开始,逐渐成长,成为一个独立的个体。而当类似这样细小的叙事构成系列时其力量就不可抑制地产生了。喻红变得广博,作品渐渐从女性自身情感,转向了女性个体与社会关系的叙事。

1986年,喻红和小东在中央美院三画室
1986年,喻红和小东在中央美院三画室

喻红笔下的自己与刘小东
喻红笔下的自己与刘小东

也正如喻红“金色天景”系列中,通过对现代社会中的个人和群体的生活状态的描述,对人的幸福和痛苦、憧憬和失落、对人生的悲凉、短暂和无奈的刻画,把我们身边日常社会生活状态和人性深处的诉求表现得淋漓尽致。

这些画面都让我们看到艺术家寄寓其中的深情:用“写实而灿烂的笔触构筑生命的寓言”:

在快速发展的社会中,我们对于世界、生命、伦理、发展等事物的不确定性的疑问;

我们不断从生到死,从无知到有知,从得到失的处境;

我们对于生命的无奈又无知的盲目……

我在画面中隐喻的这些小故事指向的都是人性:人的自以为是,自以为能够判断和把握世界,但实际上我们完全不能够对这个世界作出理性和完全的理解……——喻红

《坤乾》布上丙烯,250x300cmx3,2014
《坤乾》布上丙烯,250x300cmx3,2014

《深潭》,190X110cmX3,布面丙烯,2012
《深潭》,190X110cmX3,布面丙烯,2012

如何具备“清醒的文化意识”?

在不断演变的中国社会中,经济、政治、文化与世界格局都给处于其中的人类不断的焦虑、压迫和紧张。面对如此“婆娑之境”,怎样做才算是一个具有“清醒的文化意识”的艺术家?

这是个无法说得清楚的问题,至少目前不行。

而喻红几十年的创作生涯中,从未停止过对此的思考。

人与人的关系、人与社会的关系、人与空间在超现实世界中的关系。她巧妙地构建出了一个融合不同的时间概念、记忆及她内心世界的情感状态变化相关的世界。

她近年来的作品中,我们看到了来自中西方的交错影响:中国历史故事、传统寓言神话、唐朝佛教绘画、中世纪哥特基督教绘画,文艺复兴时期的湿壁画……同时,喻红将中国诗歌及宗教传统运用到作品中——历史时间与生活现实也因此同步——从而串联起艺术中传统和当下对现实生活的感悟。

《半百 No.9》,布面丙烯,2018
《半百 No.9》,布面丙烯,2018

《半百 No.16》,布面丙烯,2018
《半百 No.16》,布面丙烯,2018

《青春可以迷茫》,布面丙烯,2018年
《青春可以迷茫》,布面丙烯,2018年

龙美术馆(西岸馆)将于2019年3月9日至5月5日呈现喻红大型个展“娑婆之境”。由杰罗姆·桑斯担任策展人,此次展览是对中国最受瞩目的女性艺术家之一喻红的作品全面深入的展示。

本次展览将回顾她从艺术生涯早期至今的绘画作品,展现她的创作脉络以及对新的绘画表达方式。展览共分为4部分,分别是“重生之时”、“贯穿喻红艺术生涯的‘肖像’系列”、“半百”和“目击成长”。

《重量》,布面丙烯,2018年
《重量》,布面丙烯,2018年


喻红:娑婆之境

展览日期:2019.3.9—2019.5.5

主办方:龙美术馆西岸馆

策展人:杰罗姆·桑斯

艺术家:喻红

关于艺术家

喻红1966年出生于中国西安,80年代在北京的中央美术学院学习油画,1996年研究生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油画系。1988年至今,任教于中央美术学院油画系。喻红最初接受的是写实绘画技巧的训练,后又发展出其独具的视觉语言,喻红作品的主题核心一直是“人性”与人是如何在这个社会、世界成长和生存,透过画笔下的人物表述其投入于现实和社会的关注情怀和个人剖析。喻红近期举办的个展包括:“游园惊梦”(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2016),“平行世界”(苏州美术馆,2015),“黄金界”(上海美术馆,2011),以及“金色天景”(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2010)。与此同时,喻红在2017年曾参加纽约所罗门·R·古根海姆美术馆的群展“1989后的艺术与中国:世界剧场”。

编辑:江兵

标签
新闻热线:010-51374003-809/818/808  主编信箱 Email:art@99ys.com 客户投诉
编 辑QQ:1173591114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2号798艺术区01商务楼2010室 邮编:100015 99艺术网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号:文网文[2010]179号 沪ICP备17033488号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4-2008 北京久久弋曙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常年法律顾问: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