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收藏本站99首页|新闻|展览|拍卖|收藏|专栏|特色|人物|书画|机构|出版|版画|招聘|上海站|成都站|English
专访日本艺术家村上隆 看日本战后艺术现象
2019-07-18 09:47:56 来源:联合早报 作者:黄向京

日本当代艺术家村上隆来新举行东南亚第一个大型个展“村上隆:从超扁平到气泡膜”,展示日本战后到1990年代经济泡沫至今的社会艺术现象。他在接受联合早报专访时,谈到日本兴起的新艺术运动,也分享自己对社交媒体的狂热。

国际知名的日本当代艺术家村上隆(57岁)一忙完香港大馆当代美术馆回顾特展“村上隆对战村上隆”,就到新加坡泰勒版画院举行东南亚第一个大型个展“村上隆:从超扁平到气泡膜”(Takashi Murakami:From Superflat to Bubblewrap),展示日本战后到1990年代经济泡沫至今的社会艺术现象。

村上隆的两件霓虹灯装置《超扁平》和《气泡袋》(非卖品)。
村上隆的两件霓虹灯装置《超扁平》和《气泡袋》(非卖品)。

出生东京的村上隆,个展展出70多幅版画(每张千多元起,版量几百到一千),最新创作的八张大型绘画(每张100万元起)和两件霓虹灯装置(非卖品)。

已有四五年没来新加坡的村上隆,是第三次来新,他上周接受联合早报专访时坦言,若和商业画廊合作,艺术家须要关注销售与否,但与泰勒版画院合作不一定要卖,艺术家有更多创作自由。村上隆一向喜欢卢森堡已故画家Michel Majerus的作品,获得该画家基金会支持,为大型绘画实验性注入涂鸦艺术元素,开拓新艺术形式。

村上隆读了一堆“新绘画”及街头艺术书籍,深受影响。他1996年到纽约展开艺术家生涯时,街头艺术已趋向风格化,更纯粹似艺术,信息强有力。他买了很多T恤,拍下一些街头艺术品。他在2001年设立Kaikai Kiki画廊后,也和日本街头艺术家合作展出,深化沟通,最近参与纽约“超越街头艺术”联展。日前美国街头艺术家KAWS的作品拍卖创新高,村上隆说:“艺术市场正在寻找下一个KAWS。”

日本动漫《多啦A梦》主要人物出现在村上隆的画里已有十几年,让我们得以穿越任意门,逃往童年梦想的国度,童心未泯。当不成动漫家的艺术家却让日本动漫与流行文化、波普艺术及御宅元素在创作中无所不在。笑脸的太阳花(与骨髅并存)、Mr. DOB(米老鼠融合音速小子的角色)等村上隆创造的经典标志,充满“幼稚力”,非常可爱、超扁平的视觉形象,被视为潮流时尚的符号,其实是1996年提出(2001年修正)“超扁平”艺术风格语言的呈现。作为东京艺术大学首位日本画博士,村上隆创作也取材于日本传统绘画、科幻小说等。

日本二战战败后产生一种独特的心理,像御宅族文化中的动漫画及电玩游戏是不想长大的童趣艺术投射。因为战败,电影业没钱制作好电影,反而制作很多黑白电影。村上隆从超扁平进而提出气泡膜观点,指出1990年代以后的日本,经济泡沫化,通货紧缩严重至今,尤其过去五年经济问题更加严峻,导致自杀率增加。

村上隆最新个展展出八幅绘画,有些灵感取自日本动漫人物《多啦A梦》等,唤起童心。
村上隆最新个展展出八幅绘画,有些灵感取自日本动漫人物《多啦A梦》等,唤起童心。

日艺术家搬到郊外创作

村上隆指出,过去15年来,日本出现新艺术运动,一批年轻艺术家纷纷搬到郊外与乡村,当农夫或靠政府津贴补贴生活,有点小钱,大量休闲时间,以超低收入成立家庭。他们没有苹果智能手机或电视,花很多时间制作陶艺品或手作衣服,每个月拿到跳蚤市场售卖。这股风气催生了两三百名艺术家,其中50人名气很响,艺术品售价非常便宜,最贵的绘画不过5000美元,高品质陶艺品介于50到100美元之间,村上隆到市场疯狂买下很多艺术品,并邀请这批艺术家到他的画廊展出。

作为成功艺术家,村上隆的一个孤独男孩开心自慰的雕塑,2008年在纽约苏富比以1500万美元成交。他说:“这些年轻艺术家坚信不追随艺术市场金钱的游戏,坚持作品售价平易近人,如果画廊要涨价,他们就退出,有些真的做到。”在他看来,用便宜的气泡膜包裹的艺术品,是纪念性的一刻,代表日本新文化感觉似乎可被陶艺品拯救,现实是它们无法被保护,日本文化成为气泡膜一样的东西。

“日本文化从超扁平发展到气泡膜,虽然故事听来悲哀,但是艺术家在贫困之中仍可创造,年轻人得创造出自己的前途。而我这个游走于西方艺术世界,拥有很多的艺术家,非常妒忌他们的自由!我的自由只限于几个瞬间,更多想的是怎样卖作品、沟通的问题,但这些年轻艺术家完全不管!”

村上隆作品经典标志笑脸花。
村上隆作品经典标志笑脸花。

日本人对村上作品冷感

历来村上隆作品展出时,不乏公众争议、批评,不仅法国人,日本国内对他也非常冷感。村上隆早已不在乎日本人怎样看他的创作。他在Instagram、面簿、Twitter等拥有大量粉丝,六成是新粉丝,两成是香港人,其余是欧洲人,日本人几乎没有。

村上隆名气如此响,与其跨界时尚流行品牌合作不无关系。受邀与法国时尚品牌路易威登(Louis Vuitton)合作(前后十几年)之前,村上隆根本没听过这个牌子,助手说这是日本女人为之疯狂的包包,不可不合作,果然让他的笑脸花更大众化。这些年与他合作的品牌愈多(如Uniqlo、Supreme、Vault by Vans、Casio G-Shock),九成合作基于品牌已有想法,需要多颜色或日本风格的笑脸花等,艺术家执行就可以了,只有去年与某品牌合作,村上隆原以为是原始的、有机的合作,没想到成果是非常商业化的产品,艺术家无法苟同,“这种创作与商业之间的鸿沟很难克服。”

村上隆的版画不乏自画像,结合笑脸花和骨骼经典符号。(STPI提供)
村上隆的版画不乏自画像,结合笑脸花和骨骼经典符号。(STPI提供)

也是藏家的村上隆藏有超过千件作品,当代艺术占据多半,其余为陶艺品等等。幽默坦率的他不讳言地笑说有几件“古董”在横滨博物馆展出,某大学教授专家直言“假的,假的,假的”,高价买来的“古董”变成垃圾,展出时礼貌标明“这并非真品”,听者笑翻了。这些个人收藏基于陶艺品非常脆弱,难以运输带出国展览,还有展览保险问题。去年,他在熊本博物馆展出收藏,撞上五级地震,展品没事,但博物馆负责人坦言若展品经地震损坏,保险无法赔偿。

这些藏品藏在村上隆东京以北靠近福岛的工作室,面积比STPI展厅大三倍。2011年福岛因地震海啸引发核电泄漏,村上隆省思超扁平理论是否太过表面,并问自己能做什么?他依据佛寺传统,创作了500个罗汉绘像,这组让人免于灾厄、不顺,令家庭安乐的神明,2015年在森美术馆展出。其富艺术性的罗汉像版画系列这回也展出。

前些时候传出草间弥生控告某中国画廊展出的一件气球雕塑是赝品。村上隆派人去查,发现该画廊将日本购得的村上隆作品海报当作品展出,而非伪品,一笑置之。

本区域收藏村上隆作品的,以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菲律宾为多,尤其印尼富有华人房子大,喜欢大件作品。

沉迷于社交媒体

当下人人沉溺于社交媒体,村上隆坦承自己太疯狂,作为Instagram超级粉丝,每天花两个小时浏览,很少贴文,加上Netflix等网上电视娱乐节目,又多花两个小时,难以自拔。他每早起身坐在马桶就上社媒,为之发笑,发现“天啊,时间不见了,上社媒超级浪费时间,但我已上瘾。”

展览即日起至9月14日,在新加坡泰勒版画院(STPI,41 Robertson Quay)展出。星期一至五上午10时至晚上7时,星期日至下午5时,星期六上午9时至傍晚6时,公假休息。门票每人8元,可上网:www.stpi.com.sg或到画廊购买。

编辑:江兵

新闻热线:010-51374003-809/818/808  主编信箱 Email:art@99ys.com 客户投诉
编 辑QQ:1173591114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2号798艺术区01商务楼2010室 邮编:100015 99艺术网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号:文网文[2010]179号 京ICP备19027716号-1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4-2008 北京久久弋曙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常年法律顾问: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436号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