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收藏本站99首页|新闻|展览|拍卖|收藏|专栏|特色|人物|书画|机构|出版|版画|招聘|上海站|成都站|English
多元影响下的中国当代架上绘画——2014 国际青年艺术沙龙邀请展艺术家对话
0条评论 2015-03-12 13:44:54 来源:99艺术网专稿 

对话艺术家:   陈波(中国艺术家);马轲(中国艺术家);CHRISTOPHER STRONG(澳大利亚艺术家) ;CANER KARAVIT(土耳其艺术家);金宝妍 (韩国艺术家);任剑(中国艺术家);熊宇(中国艺术家)

\

河北师范大学博物馆

CHRISTOPHER STRONG: 我来中国已经两个月了。头 一个月在北京,第二个月在南京工作。今天参加这个展览,我也非常高兴能有这样的机会参加这个活动,同各位进行艺术方面的交流。在澳大利亚,对中国的关注变得越来越多,不管商业、政府、政治、文化….而且中国艺术在澳大利亚的地位也在逐渐上升。

任剑: CHRISTOPHER STRONG他也是国际艺术家驻地项目的成员。

熊宇 :今天的展览有很多的绘画作品。在今天的中国艺术当中架上绘画占了很大的比例,我们的艺术学院一直以来都习惯于用传统的油画,国画,版画,这样的绘画媒介来界定架上绘画创作的分类。但今天当代艺术架上绘画的材料的界限变得越来越综合,很多艺术家都会使用不同的媒介来进行创作,而不再局限于传统的绘画分类。

\

2014年 12月国际青年艺术沙龙展

CHRISTOPHER STRONG:其实我对中国的传统艺术研究不是很深入。但是根据我这两个月在中国的所见所闻,我认为目前的中国艺术,主要是传统艺术和现代艺术正在慢慢地融合。绘画材料的的界限也变得更微弱,这就是一个逐渐整合的态度。

熊宇:中国艺术家绘画比以前自由很多,绘画材料的使用也更自由,最近的国际艺术活动中很多国际策展人提到中国当代艺术这个概念,在你看来今天的中国艺术在国际艺术范畴里会有一种强烈的风格吗?

\

2014年 12月国际青年艺术沙龙展开幕式

CHRISTOPHER STRONG:根据这两个月以来我所看到的,我逛过许多中国的美术馆,可以看到很多具有中国文化背景的作品,有一部分画我并不能直接看出中国或者亚洲的元素,有些画可以看出来是有受到西方的影响的。比如几天前我在一个展馆看到一副奥巴马穿着超人衣服的画,它就很像是西方的绘画。从这一点上可以很明显的看到外来文化对中国艺术的影响。

\

2014国际青年艺术沙龙展展览现场

熊宇:今天下午有个学术讨论,这个学术讨论我们大部分都是艺术学院的老师或

者是从艺术学院毕业出来的。讨论中一个话题就是中国的这种学院教育体系,而在中国艺术学院对当代艺术其实影响相当大,中国的艺术家几乎都毕业于各个美院或者艺术学院,这一点很有趣,因为很多艺术家后来的创作其实和学院教育没有什么关系,这也是今天讨论今天的学院教育体系问题的原因。

\

新世界   200cmX450cm 布上油画  2014年 (200cmX150cm X3)三联画熊宇

CANER KARAVIT:其实我在土耳其也是一名教师,我来过北京两次,第一次是在07年。当时是在清华大学专门进修中国的版画,之后我开始研究中国的传统画。我的老师是汉史老师。同时我当时也在北京的八宝山学习。我在北京看到许多手工制的工艺品。我发现传统的中国画还有现在的中国画它们是非常不同的绘画。因为我学习的主要是西方绘画,这时我发现中国绘画和西方绘画在思想上,技法上是非常不同的。我觉得中国的传统绘画受到宗教很大的影响,这一概念非常的深刻。今天这也是我非常想研究的一个方向,当然我也面临着许多的困难。西方绘画和中国绘画非常不同,我在中国学习了八个月还是觉得有很多困惑。我希望在我的学校里可以开一门课介绍中国绘画作品我的学生,让他们意识到中国的传统绘画跟今天艺术的差别以及东方艺术跟西方艺术的差别。也给学生打开一扇新的门让他们意识到世界上有东方和西方两个非常不同的艺术思维方式。

\

《彼岸》200X254CM布面油画2014年 马轲

任剑:以往中国所谓画油画的艺术家学习的其实是西方绘画的一个传承,是来自西方传统的油画,但到今天呢,中国的艺术家已经不再是按照西方的传统油画模式去工作了。中国的艺术家有了自己对材料,对艺术态度的新的认知方法。

CHRISTOPHER STRONG:对,今天中国架上绘画的主流还是油画。我来自澳大利亚,我聊一下澳大利亚在这方面的一些变化。我们澳大利亚也是从西方一些传统的油画技巧上开始学习,后来形成了一些我们新的观点,在这方面是一致的。今天时间有限我对这方面也不细说了,我非常想知道中国各位,对于油画非常有研究的各位,你们在这方面是怎样一个观点?

马轲:如何看待西方的影响

\

莫迪里阿尼100CMX200CM2013年 布上油画 陈波

熊宇:我觉得我们以前学习西方绘画追求的是学的技法一定要正宗,一定要学地道的西方油画技术。但是90年代以后,基本上这个观点就比较弱了。中国当代艺术,很多时候只是把油画看作一种创作材料,创作中也会有很多新的油画技法诞生。也不是说像以前那样把技法运用得完全跟西方一模一样,基本上我觉得90年代应该是一个分水岭,90年代以后在对待油画的观念上有很大的变化。

CHRISTOPHER STRONG:其实我刚才有听到您的言论,在澳大利亚,其实我们大多还是沿袭了欧洲一些传统的画法。刚才您也说到中国的艺术家在探索新的模式,还有自己在这方面的看法。我就非常好奇中国的艺术家是如何需要寻找一个新的方法、理念,新的手段的呢?您是觉得有这方面需要,还是有其他的什么原因。

\

没有魔法的魔女  40cmX30cm  2014年布上油画熊宇

熊宇:艺术家的创作会根据自己的创作需要来选择材料,选择技法。在中国现在我们面对的一个很客观的情况是,如果从学院的体系来讲,如果你要学到西方很纯粹,非常原版的绘画技术其实是很困难的。今天的中国的艺术学院很少开设欧洲古典油画深入的技法研究这样的课程。所以中国学到的大部分西方绘画是通过图片,看博物馆,或者某些西方艺术家讲授的材料技法课程,来进行交流学习。而不是一个非常系统的渠道,那么这样的话就说在西方的技法和油画的表达上必然会有一个障碍。这个障碍中国艺术家曾经觉得很困惑。但是后来,艺术家在用当代思维去思索一个材料的时候,他就不受这个材料本身所局限,他可以自由的去思考。在这种思考下他便会主动的研究一些技术,他会为了达到自己的创作效果去研究技法,这样的话,慢慢的就会有一些新的材料新的技法创造出来。

\

《黎明》布面油画100cmX380cm  2013年 马轲

CANER KARAVIT:其实我认为中国艺术家在学习油画技法这方面是非常困难的,他在学习西方的油画的过程中必然会面临一些技法或思想上的碰撞,因为东西方的思维方式是非常不一样的。另外中国的传统文化是非常丰富,那么中国老一辈艺术家在学习油画的时候会面临一个两难的境地。西方的技法、创作思路与中国传统绘画非常不同,但是中国有这样一个传统文化,应该很好的利用起来。油画是完全属于西方的一个东西,它的技法也是西方的。土耳其艺术家在这方面,我认为在学习西方的过程中处理得不太好。因为土耳其传统的创作形式是石壁画,有点类似于木版画。但是在19世纪油画当时新到土耳其的时候,也面临着两种文化的碰撞问题。当时的土耳其艺术家选择是完全摈弃传统文化,完全接受西方文化。所以导致传统文化已经完全看不出来了,我认为这是非常错误的一个方面。

马轲:我认为,对于一个异质文化充满兴趣是人的本能。问题是你的态度是小偷小摸。。。。。。还是个江洋大盗。。。。。这是你的,这是我的,从历史的角度来讲古今中外会分得很清楚,但在未来一定是模糊的。

\

西递印象 34cmX38cm 布上油画  任剑

任剑:我问一个特别具体的问题,怎么看待以风景题材为主题的艺术家,我跟陈波当时上学的曾经讨论过,当时聊到,在西方美术史上画风景的艺术家都是二流艺术家,虽然也出现了很多杰出的艺术家像大卫-霍克尼。在中国艺术史里却不是这样。我是画风景的,今天的艺术,尤其是中国的艺术已经是,这么说,中国现在的艺术似乎更关注批判,表现,更关注象征。所以,这方面显而易见风景画是弱势。那么我自己总要给自己找个理由,我画风景得理由。我坚信风景有种力量就是隐喻的力量。不能说风景就没有表现,没有批判了,画风景的非得是视觉美。我觉得总有一种它存在的意义。我这么认为,因为的确从艺术史来看,像霍克尼,他的确很有表现力,也有当代感,。我们老说风景其实是印象派那个概念,所以我们不能那样简单的认为。

陈波:其实这是个怎么看西方的问题,我觉得过去,信息还不是很充分的情况下,我们以油画这种方式学习西方的时候,我们基本上可以说是在崇拜中学习欧洲的那些美术史上重要的大师。我们崇拜他们包括崇拜他们的技术也包括些精神层面的东西。实际上到了现在,中国通过了一百多年的学习。我们现在对西方艺术包括对古典(古代)的艺术并没有了那种技术上的膜拜。也并没有觉得他们的技术有多么多么的了不起。而如果说我们现在对西方艺术家还抱有的与其说是崇拜,不如说是某些方面的尊重。比如像我们现在的状态多少有些浮躁,有些急功近利。我们在看待西方艺术的时候,包括西方的大师还有西方现在活着的优秀艺术家时,他们让我们真正有触动的是他们的质朴。他们好像比中国人憨厚,比我们更诚实,单纯。

\

青年周恩来2014年30cmX40cm 布上油画  陈波

马轲:打断一下,我觉得这也是从一个结果的角度来看的原因。我们在一个过程中,这个很正常。我的态度是要跳出这个历史观。尊重是肯定的,崇拜没有必要。

陈波:这点我跟马轲看法一样。

马轲:欧洲绘画首先获得了国际视野。像表现主义,多少受到亚洲的艺术或非洲艺术的影响。西方传统绘画都有一个非常严谨的逻辑支撑,很强的克制,少有后来表现主义那种释放。我感觉就是我们喜欢它是因为那里面有我们自己。我认为融合是一个更大的趋势,而且在今天如果还是一个单一文化背景的话,这显然是已经落入到一个工艺品的角度了。事实上仅凭单一文化背景已经很难呈现存在的真相。艺术中更有力量的真实来源于思考,它不仅是一个审美的愉悦。

\

艺术家任剑

陈波:其实我认为回到根本上,是表达而不是学习。你还是在表达。中国的艺术家在表达,外国的艺术家也在表达。这不是谁向谁学习的问题。

马轲:对,表现主义的本质是由表达的迫切性导致的表现。落到这个点的话也不在我学你或者是你学我。因为在一个信息发达的时代形式本身就是让你可以互相学习。但是内容很难交换。

任剑:可以跳出来的,它是挑选过的,它是一个结果。作为韩国艺术家,金宝妍你怎么看中国的艺术家,怎么看待中国的艺术 

\

河北师大博物馆

金宝妍:其实从我个人的角度,我本人是对中国文化非常感兴趣的,那么我也知道我的许多我的韩国朋友其实也对中国艺术很感兴趣。同时,中国和韩国的地理位置是非常近的,两方面交流起来也非常方便。我认为中国特别是在现代艺术的领域是具有一定成就的。

编辑:罗远

标签
0条评论 评论

0/500

验证码:
新闻主编信箱 Email:art@99ys.com 商务合作99yangkai@163.com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2号798艺术区01商务楼401室 邮编:100015 99艺术网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号:文网文[2010]179号 京ICP备19027716号-1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4-2008 北京久久弋曙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常年法律顾问: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436号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