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收藏本站99首页|新闻|展览|拍卖|收藏|专栏|特色|人物|书画|机构|出版|版画|招聘|上海站|成都站|English
周春芽:新绘画的春天
0条评论 2013-08-02 17:05:24 来源:99艺术网专稿 作者:张书彬

图2.21.1  2000年左右,周老师在玉林沙子堰小区的工作室。.

2000年左右,周老师在玉林沙子堰小区的工作室。.

第一章  出生 家庭 社会

侵阶藓拆春芽迸,绕径莎微夏荫浓。

——郝谷

1955年3月26日,春寒料峭,重庆市,周春芽诞生。他刚生下来时体重九斤,因为是春天生的,父亲就给他取名“春芽”。同样,他的姐姐是冬天生的,于是就叫“冬苗”;妹妹是夏天生的,叫“夏红”。

爷爷周孟绰曾是重庆巴县铜贯驿的大地主,1950年“土改”时被枪毙,这件事情对周春芽的父亲影响很大,“几乎断送”了他父亲的前程。他后来回忆:“我爷爷被枪毙的事情,家里对我们孩子是隐瞒的,因为在当时这是很不光彩的。我是后来才知道的,但我始终不敢说出来,我知道如果说出去同样会影响我的前途。”

父亲周可风,20世纪40年代毕业于武汉大学外语系,1948年加入中国共产党。50年代初是中共重庆市政府秘书科科长,后来被安排在重庆市作家协会搞文学评论,60年代初重庆市作家协会和四川省作家协会合并,被调到四川省作家协会。母亲陈力辉出生于上海一个银行职员的家庭。在上海读大学二年级时,陈力辉参加中共上海方面在上海招收的由两千名大学生组成的“西南服务团”,1949年随刘邓大军徒步走进四川,不久加入中国共产党,后来留在重庆市第三中学任教。1959年调入四川音乐学院工作。 因为父母工作的原因,后来全家迁到成都。周春芽是“在文联大院和音乐学院之间长大的”。

1962—1966年,周春芽读了4年小学,据他后来回忆当时他所接受的思想是:我们生活在一个幸福的社会和幸运的年代。他从小就喜欢画画,“是父亲的影响,因为父亲自己喜欢画画,他让我保持一种对绘画的兴趣”。他在很多作业本的后面打上格子自编连环画,最喜欢画战争的题材,特别喜欢画国民党军队的起义队伍,他觉得国民党士兵的服装好看。在与批评家Jonathan Goodman先生谈话中,针对这段经历,周春芽说:“我上小学的时候就喜欢画画,但那时还是比较原始的、初级的自然表露。在作业纸的后面画一些自己想象的或者是一些电影中的情节人物。我没有看过其他的绘画艺术,技法完全是任何小孩天生就可以自然掌握的。”

1966年,中国爆发了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周春芽在《大事记》里这样回忆了当时的场景:

几乎所有中国的大学、中学、小学都停学了。我们当时也觉得好耍。成天在街上看那些工人游行。开始他们还是高呼口号。后来一次去上海路经长沙住在一家小旅店,突然听见外面枪声不断,冲进一群手持冲锋枪的人问我们是不是他们的对立派。才觉得以前在电影里看到的和我在作业本上画的情节变成了现实。当时,我怕惨了。

中国特别是四川省的文化大革命发展到各派力量的大规模的武装冲突,中国军队处于袖手旁观的状态。所有的知识分子成为当时在中国社会中地位最底的阶层。

1969年,13岁的周春芽经历了人生中第一次最悲痛的事情。他的父亲在文化大革命中遭受冲击,不断地被批斗、挨打,心灵上遭受了极大的创伤,不久便去世。至今,周春芽记得父亲对他说的两句话:一是要锻炼身体,二是要坚持画画。

对于他童年时代的家庭,周春芽在访谈中说:“我小的时候感觉我的家庭乱七八糟的,不是一个非常稳定的、温暖的和幸福的家庭,在我懂事的时候我感觉自己完全是在一个很乱的环境中长大的。所以给我的感觉是我的家庭很不完整。因为我小的时候我的父母就下去搞‘四清运动’,几乎没有人来管我和照顾我,有一个姐姐还住在学校,很多年我都是一个人拿着饭盒去食堂买饭。到了文化大革命还是没人管我,所以我就和一个红卫兵组织到处乱跑,跟他们一起吃,一起住。所以我这个人的独立能力很强,到目前为止我这个人的家庭观念还不是很重,家庭这个概念很少,也很淡薄。”

父亲的死对他家庭的打击是非常大的,母亲带着三个孩子过着非常艰难的日子。父亲死后,周春芽进入一种彻底独立的状态之中。1971年,在好心邻居罗玉华、唐中六的介绍下,他考入成都市“五七”文艺学习班 ,这是当时江青为培养革命的艺术人才而在全国范围内建立的新型艺术学校。在这里,他结识了启蒙老师万启仁和苗波,以及日后和他一道“崛起”的同窗程丛林。但是当时他去学习的最初目的并不是单纯学绘画,而是为家庭减轻一些经济负担,因为这里每个月有11元钱补助。

当时在学习班学习的课程全是绘画基础,教学方法是采用苏联的美术教育——素描、石膏像、色彩静物写生、风景写生,完全按照美术学院的教学方法进行。后来,1977年国家恢复高考后,四川美院招收30名学生,包括周春芽在内,其所在班级共有5人被录取。可以说,“五•七”文艺学习班3年的学习给他奠定了扎实的绘画基础。

1972年,整个一年的星期天,周春芽和程丛林几乎都是在成都市图书馆度过的。他们翻阅了大量的俄罗斯和前苏联的画册和艺术家传记。在这里,他们认识了列宾1844—1930)、苏里科夫(1848—1916)、谢洛夫(1865—1911)……当时他的理想是“当艺术家就要当列宾、苏里科夫那样”。但是十几年后,当他与梦想的这片土地擦肩而过时,思想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后来在回忆这段经历时,周春芽多次谈到传记小说《初升的太阳》对他的影响。

《初升的太阳》是前苏联纪实体小说,讲的是一个仅仅活了15岁的卓有才华的小画家勤奋学习的一生。叶永青在《心路历程》一文中提到这本书曾是他的座右铭。周从小就立志当最好的艺术家,当时他认为首先要了解一些优秀艺术家的生平传记,看他们是怎么成长的,很巧就发现了这本书。在这本书中他看到了前进的动力和方向。

1974年,他从“五七”文艺学习班毕业到了成都市美术社工作,当时的主要工作就是为各个单位的礼堂画毛泽东的油画肖像,“每天都做一样的工作,像生产一样。”但是他还是坚持在业余时间画素描和色彩写生。画毛泽东肖像最大的好处就是可以节约一些油画颜料来画自己想画的画,于是他故意把肖像画得很薄。当时他最喜欢的颜色是画毛泽东肖像嘴部的“佛山银珠”,这也是最贵的颜料。画家在《大事记》中如是说“我就是靠着这些公家的颜料读完了后来的四年美院。”

1976年,他被分配在四川名山当知青带队干部。当时的生活非常简单,每月一斤肉、半斤糖、半斤油。消息的闭塞以至于当时他们对西方世界一无所知。但是物质的匮乏并不能抵挡他们对于精神世界渴求的热情。一次,罗马尼亚油画展在北京举办,周春芽、何多苓和杨千一道乘硬座火车北上,带着两个馒头和一壶白开水待在中国美术馆一整天看展览。

周春芽:蓝顶是一种精神

厚积薄发——周春芽艺术历程

编辑:陈荷梅

0条评论 评论

0/500

验证码:
新闻主编信箱 Email:art@99ys.com 商务合作99yangkai@163.com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2号798艺术区01商务楼401室 邮编:100015 99艺术网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号:文网文[2010]179号 京ICP备19027716号-1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4-2008 北京久久弋曙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常年法律顾问: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436号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