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收藏本站99首页|新闻|展览|拍卖|收藏|专栏|特色|人物|书画|机构|出版|版画|招聘|上海站|成都站|English
【中国民营美术馆发展论坛】皮力:M+ 比视觉艺术"多一点"
0条评论 2015-09-20 16:20:23 来源:99艺术网 

香港M+美术馆资深策展人皮力
香港M+美术馆资深策展人皮力

2015年9月20日,由银川当代美术馆和99艺术网共同承办的2015第三届中国民营美术馆发展论坛在银川举行,本届论坛主题为:中国民营美术馆的制度建设与专业创新。目前论坛正进行到第二单元,本单元的主题是“M+:比视觉艺术‘多一点’”,香港M+美术馆资深策展人皮力正在做主题发言,以下是发言实录:

今天很高兴有这个机会跟来自世界各地的同行分享关于博物馆的制度和创新建设方面的一些情况。我介绍一下M+即将要在2018年落成的美术馆的筹备情况,以及在学术界和博物馆的收藏方面的情况。

M+是正在香港兴起的一个博物馆的计划,M+是其中的一个美术馆,叫M+,它比博物馆的M要多一点点的意思,M+的定位是一个全球化的事业,是一个全球的国际性的博物馆,不是以单一的民族和国家和地区为建立起来的叙事的一个美术馆,这个在今天的亚洲是很难得的。

M+博物馆的建筑是雅克•赫尔佐格来设计的,未来的展厅的面积是1.3万平方米。跟其他所有美术馆非常不同的是,我们的库房跟美术馆是在一起的。M+博物馆建筑是在从香港中环到机场地铁的上方,地铁隧道斜着通过整个美术馆,这是在建筑上非常挑战的东西。当时6个建筑师竞标的时候,我们最后选中的是雅克•赫尔佐格的方案,雅克•赫尔佐格的方案是直接在通道上架起一个桥,把房子提升起来,这是整个未来的美术馆的情况,它面向大海。于建筑,它基本上像一个屏风一样,透明的,你能够看到对面的维多利亚湾。

一个美术馆除了基本的建筑之外,它还有什么东西是比较重要的?中国博物馆都是平方米的面积,一个博物馆的定义并不在于它的建筑物,而是在于观众和内容之间的关系,我们怎么样制造这样的关系呢?在做一个国际形态的现代的美术馆之外,在这样的美术馆里,我们还能做一些什么?

第一、我们有没有可能在当代的博物馆展览水墨的可能性,今天任何白盒子的美术馆都是把一个墙上挂一张画,或者把这个手绢完全展开,中国的传统文化里面,这种慢慢的展开水墨画的观赏方式和现代的语言有没有可能结合在一起。

第二、M+是一个视觉文化的美术馆,包括艺术家的影像,包括电影工业,是不是有一种新的可以用来展示活动影像的展览方式呢?

第三、传统的展览作为博物馆主要内容的方式,我们有没有别的方式让观众接触到作品的可能性。比如我们有没有可能实现“一到一”观众直接通过预约的方式,像看图书馆的方式来看他感兴趣的作品。第二个未来把作品修复的实验室,把库房作为一部分可以向公众来开放的区域。在所有博物馆的教育项目中,除了看到具体的作品之外,很多时候人们对于一个作品的修复,陈列,布展也很有兴趣,我们把这类空间叫做第三空间,在后台的库房空间和前台的展览空间,有没有可能把这样的空间开放给公众看。在明年的2月份,我们会开放数字平台,就是数字M+,数字M+是美术馆空间的延伸,我们有自己网上杂志,有自己网上的展览,而且这个数字M+会成为网上教育项目的平台。同时,我们也会把这个网站变成一个社交媒体,大家可以在这个上面对艺术界的新闻进行讨论。

今天想跟大家分享的是M+的内容,一个博物馆谈到内容的时候,核心的内容是我们如何建立起我们的藏品的问题,藏品是如何跟这个博物馆的项目进行相关的关系的发展,这个是非常困扰我们的一个问题。

从2012年开始,在收藏委员会的管理下到今天为止,总藏品数量是4000多件,已经增长了一倍,这些藏品基本上涵盖了视觉艺术,建筑,设计,电影,产品设计,还有包括流行文化等等的问题。我今天给大会提交的主题叫做比视觉艺术多一点,多一点点的地方在什么地方?我们从来不是一个视觉艺术的博物馆,我们今天走到大的博物馆去,我们看到整个视觉艺术的缺失,你看到一个设计的画廊,我们看到这些设计和视觉艺术的关系并不是完全的融合在一起。M+想做出一些不一样的地方,我们试图重新打通不同的视觉文化的关系。

谈了视觉文化,第一个是传统的视觉艺术概念,举一个很简单的例子,一个很年轻的中国艺术家叫曹斐的作品:完全通过虚拟人生的电子游戏,虚构了一个所谓的中国的IMB城,是一个非常有名的视觉艺术的作品。与此同时,我们收藏了在香港很活跃的法国驻香港的几个设计师的作品,他们一直在关注整个珠三角地区的建筑和相关的人文生态的关系,这部分是作为我们的设计和建筑的收藏被构藏进来。2013年,我们收藏了全套的杨福东的作品,这样构成了M+视觉文化的收藏的方方面面,但这不是一个单项的关系,我们可以再做一个文化。我们假设一个视觉文化,当我们谈到M+的时候,曹斐的作品也可以成为一个活动影像的藏品。我们看到M+对珠三角的生存和建筑的讨论的时候,他又从一个建筑的收藏开始转变到视觉艺术里面去。到杨福东用影像的方式来追述江浙地区文艺青年的生活的时候,电影里的城市的外貌也都可以成为展览的一部分。

流动性是不同媒介之间关系很核心的一个根本。这种流动性包括不同的文化,比如传统的视觉艺术的时候,香港林东鹏的一件作品用霓虹灯来撰写书法的方式,我们着重考察香港的文化,我们收藏了很多香港街头霓红灯的文化,当我们把霓红灯作为一个纬度,放在王家卫早期的电影里的时候,可以串出很多不同的叙事方式。

第二个是传统的视觉文化,还是用林东鹏用霓红灯做成的书写和书法的关系,这个书法的关系,又和另外一种书写和当代艺术的书写时间的关系是什么样呢?我们看到刚刚收藏了杨诘苍和九龙皇帝带有街头涂鸦性质的藏品。可以看到,我们试图在不同的藏品之间进行它的关系,2012年捐赠给我们美术馆的1510件的藏品,从年表来看,M+关注的是20世纪到21世纪的视觉文化,如果我们看到这块,希克的藏品所涵盖的区域基本上涵盖了从1974年无名画绘时期的作品,一直到2001年最年轻的艺术家的藏品。这里面又包括了从最早的新生代,到新媒介,到珠江三角洲时期的艺术,它的范围非常大。但是我们知道,尽管我们是世界上最重要的关于中国当代艺术的收藏,但是我们不能说这是一个最完整的收藏,在这个收藏的基础上,我们加入一些新的背景,我们现在想分享的是我们正在做的一个项目:

叫做宋怀桂与80年代的北京,在2013年的时候有一个非常难得的机会,当时接触了一个在北京的艺术家——万曼,一个保加利亚艺术家,在1986年的时候,在中国美院开了一个班,当时叫壁挂艺术班,是软雕塑的班,是第一个中国接触到所谓的空间语言装置语言。

宋是80年代在北京开了第一个餐馆,宋怀桂当时80年代北京上流社会高层一个非常重要的人物,他是最早把设计国家大剧院的建筑师。宋作为一个设计,关于当时的上流社会和文雅社会的一些很实际东西,这些材料是在我们的一个设计的层面上。与此同时,我们手头收藏了很多50年代到70年代在中国在保加利亚,在巴黎所完成的壁挂的雕塑。我们可以看到,今天没有意识到的西方的现代主义的传统是如何被贯穿到中国来的,同时包括我们受到的捐赠,包括谷文达的装置的关系,我们可以看到,通过这样的一些人物和文献,我们在设计和视觉艺术当中,搭成了这样的一条线。

与此同时,我们也收藏了一个非常有意思的文献,我们收藏到了陈家林在1979年和1980年拍摄的40分钟的电影胶片,这个胶片完全记录了当时在美术馆以外,在北海公园,在整个新兴美展的过程。90年代之后去日本,2000年以后再回到中国的时候,他对中国的电视剧创造了非常大的作用。今天看到的《汉武帝》、《康熙王朝》的总导演全部是陈家林,作为视觉文化的点在这个里面。我们试图在设计视觉艺术和影像之间寻找到这样的关系,同时我们可以把外部世界的联系放进来。

1979年香港的几个平面设计师,郭孟浩来到了北京和天安门广场,他用雕塑完成了在中国大陆第一件行为艺术的作品。1979年,1980年,一个香港电影导演李翰祥从香港到北京,1979年中国电影通过了很重要的法律,香港的电影导演可以到中国来拍外景,在这之前香港的外景全部在香港的尖沙咀做的假外景,当他们可以拍摄真外景的时候,李翰祥导演了《火烧圆明园》和《垂帘天正》。

我们希望能够在已有的设计当中,不断的添入新的方案,我们可以造成一个很多元的方式能看待中国艺术和外部世界的关系,这个是我们在2017年会开幕的一个展览,叫做宋和中国的70年代的艺术,我希望大家到时候来看。

我们谈到视觉文化,包括了建筑、设计、视觉艺术的综合体,从地域上来说,我们收藏香港,收藏中国,也收藏亚洲,但是他们会讲,你们所谓的国际叙事有什么样的不同呢?我们希望M+是特别强调亚洲和所谓外部的当代艺术的关系的一个美术馆。这个有点像我们每天打开在中国的报纸,在纽约的报纸,你可以看到最基本的新闻事件在这个地方,但是对不同区域的新闻有不同的侧重点,所以,这是我们的一个最基本的所谓的把国际叙事和已有的中国亚洲和中国本地的叙事结合在一起。

当20世纪和21世纪时间的纬度再加上所谓的视觉艺术,视觉文化,不同门类之间的关系的时候,我们发现,我们怎么样把这些视觉叙事呈现出来,可能变成一个非常有意思的问题,,我们可以看到,一个集成电路板里面的任何一个小开关,它往左开往右开会导致这个电流的方向发生变化,也会导致所有的叙事都会发生变化,所以,我们希望它不是一个单一的一个线性的叙事方式,是一个大数据时代的不同的观念和关系的叙事,我们希望这个叙事,中国世界,亚洲世界和外部世界的联系能够很完整的出现在我们的博物馆当中。

我们美术馆还有另外一个比较重要的点,我们比较侧重的是关注20世纪以来在全球化时代前后发生的海外的亚洲人,或者离散的亚洲文化是如何体现在艺术当中。一个非常有名的韩国艺术家白南准,他是认识的最重要的录像艺术家,白南准基本上造就了所谓的现代录像艺术的叙事的语言。我们收藏的几件白南准的藏品,包括了他最早1959年的一件水墨画。我们一直在强调水墨画,我们谈这个不是从民族主义的角度来谈,我们的水墨艺术包括了在日本和韩国来的二战以后的现代书法的实验,包括在海外、美国这样的艺术家、抽象表现的艺术家,以水墨为媒采所产生的作用,我们强调水墨是国际化的概念,不是民族主义的概念。

当白南准活跃在纽约的时候,70年代的时候,有一个水墨艺术家王无邪也在美国,最早接触了当时美国抽象绘画,把抽象绘画和中国的水墨结合一起,王无邪表明了水墨的文化和70年代、60年代美国抽象艺术之间非常密切的我们可以看到的关系,这个抽象的文化和水墨的关系,同样也可以看到在白南准的新媒体和抽象绘画之间的关系。台湾人谢德庆他以偷渡的方式到了美国,在1980年他完成了5到6个行为表演,在2013年也收藏了整个谢德庆6个行为表演的所有的文献和实物。当谢德庆和王无邪在纽约活动的时候,艺术家刁德谦,目前为止唯一一个在美国的抽象绘画运动当中,跟抽象绘画运动发生密切关系的华人,这个艺术家的回顾展两天以前在尤伦斯开幕了,展现了160件作品,其中有29件是从M+借的,我们收藏了一个“大亨里”,是他小时候在成都的家,他一直在追寻他下时候家园的关系。

我讲这四个艺术家,并不是完全没有关系的,包括大亨里的作品,这四个人都是从60年代到70年代到80年代来自亚洲不同的地方活跃在纽约的地方,他们又各自把他们的传统带到了他们的国家,比如白南准带到韩国,王无邪带到了香港。当把这些藏品聚集在一起的时候,亚洲和外部,中国和外部,我们原来认为很固定的关系开始变的越来越松动了,我们怎么样使用我们的藏品,我们怎么样根据已有的藏品建立新的收藏,我们怎么样把这些藏品变成一些可以看得见的视觉叙事,我们希望它能够在2019年的时候奉献给来自世界的观众。

以前谈到香港都说香港是一个文化的沙漠,我个人是不同意这个看法,但是对于美术馆来说,它的核心挑战是如何建立起它的观众。我觉得M+面对的挑战跟银川当代美术馆面对的挑战是一模一样的,我们面对的是认知上的一个巨大的挑战,我们怎么样建立起我们的观众。在2019年开馆以前,我们就不断的通过做一些我们的活动,打造我们观众的团体。我们就我们在收藏和陈列、教育当中遇到的问题,我们邀请全世界这些方面的专家来给我们进行一到两天的讨论会,有一天的讨论会是闭门的,我们内部跟策划人的讨论,有一天的讨论是对外的,公众都可以来听的,这种讨论会除了给公众传达出很有效的关于M+的信息之外,我们其实也是给这个专业的美术界有更深刻的交流,能够告诉他们M+在发生什么?

另外一方面,我们也经常委托艺术家作品。我到香港策划的一个项目,我们和宋冬合作,和亚洲艺术文献库联合合作,以文献为展览,它把36年的中国历史现描出来,观众都可以参与涂这个颜色,我们通过委托艺术家来合作,做这些作品的时候,我们都没有场地,我们M+建筑都没有钱,我们都是在城市当中租场地做展览,这些对我们的策划人来说是挑战,我们策划人把城市而不是美术馆作为一个可以玩耍的地方,这是在2013年做的另外一个项目,叫充气,因为做这个展览之后,这个地就开挖了,变成了未来M+的工地,我们希望让观众更有效的知道这块地方上正在发生什么,我们邀请了全球8到9个艺术家以气球,以充气为基本媒介做了这样的一个展览,像一个巨大的充气雕塑的公园一样,那年在参加博览会的时候可以看到,非常的好玩,这个在香港收到了12万的观众。

同时我们也希望把香港艺术带到外面去,从2013年到2015年连续2年在威尼斯的香港馆都是由M+来策划的,在2013年是李杰,今年是曾建华,我们跟中国的展览不一样,这个展览到了威尼斯以后,第二年回到中国,让本土的观众知道香港艺术家在海外的活动。

最后想跟大家分享的一个例子,就是数字化的平台,我们一直觉得数字化平台对年轻人是非常重要的平台。2014年的时候,我们做了一个探索霓虹,在城市的空间当中,租借场地来做展览,发生在一个数字的平台上,我们收藏了香港非常重要的一些有临街城市的霓红灯,同时邀请香港所有的观众到街上去,看见了霓红灯都可以拍一张照片上传到网站上。在探索实际美术馆的收藏怎么样跟数字化的平台结合在一起的时候,我们希望把美术馆不再变成一个高雅的艺术空间,它也关注流行文化,亚文化和街头文化,这个是M+在当时做的一些项目。我们希望这些霓红灯的收藏,可以从不同的角度让我们来理解,它可以是视觉艺术的一部分,我们收藏香港最早的霓红灯的文献,也可以是电影里的一个场景,也可以是我们关于城市景观的研究。这是M+到目前在做的关于收藏,关于我们的项目,关于我们的建筑,所以很高兴能和大家分享我们正在做的事,希望2019年美术馆开幕的时候欢迎大家来。

谢谢!

编辑:江兵

0条评论 评论

0/500

验证码:
新闻热线:010-51374003-809/818/808  主编信箱 Email:art@99ys.com 客户投诉
编 辑QQ:1173591114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2号798艺术区01商务楼2010室 邮编:100015 99艺术网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号:文网文[2010]179号 沪ICP备17033488号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4-2008 北京久久弋曙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常年法律顾问:
(0)
(0)
(0)